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当世界不再需要新闻的搬运工,门户和小编应该怎么办?

当世界不再需要新闻的搬运工,门户和小编应该怎么办?

134

0

0

2016-07-22 00:35:29

金龙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小编按:如今,信息的产生和传播模式已经不再单一了,通过新的媒介产品向用户提供新闻信息推送服务,也不再属于独立支撑的商业模式,例如,微信公众号可以解决了优质内容的来源问题而基于用户习惯的推荐系统可以负责分发,门户和小编的压力似乎骤然上升,未来又将是怎样...

QQ图片20140913231212

一个北航自动化专业的男生,一个人大新闻专业的女生。你们猜猜谁是负责推荐算法的产品经理,谁是负责原创新闻的评论员?

在望京中轻大厦 15 层,凤凰网的会议室里,这两个人的故事很快勾起了我的兴趣。因为我从某研究所地球物理专业硕士毕业后,来到36氪开始报道创业公司。

第五大门户的烦恼

这个艺名叫“唐驳虎”的胖纸是凤凰新闻客户端的评论员,再早生几个月就不是 80 后了。2007 年加入凤凰网之后,他和另外一个小伙伴撑起了这个“第五大门户”的军事频道。2013 年,希望向移动端转型的凤凰网将他调到了凤凰新闻客户端。

四大门户的格局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划定,2005 年依靠凤凰卫视影响力挤进来的凤凰网一直没能获得一个名分,“第五大门户”多多少少有点自嘲的意思。现在这个自嘲的帽子甚至也戴不稳了。凭借以个性化新闻推荐,“今日头条”获得了上亿用户和上千万 DAU,有人开始称它是“第五大门户”。

“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今日头条蹿升得最快的那一段时间,也是我们客户端活跃度提升最慢的时候”,凤凰新闻客户端负责人傅泗航告诉36氪,“所以我们就把高欣艺找来了,试着做新闻推荐”。

高欣艺就是文章开头说的那个人大新闻专业的产品经理。之前是天猫商城的产品经理,淘宝和天猫 PC 页面右侧的“掌柜热卖”就是她推动的。这个1986年出生的姑娘觉得阿里巴巴的氛围很鸡血,也不喜欢996,所以只呆了一年多就离职了。

2

“最大的收获不是学会了在大公司做事的方法,而是把自己和老公所有的钱都拿来买阿里的股票了”,高欣艺的丈夫是小米黄页的产品经理齐云飞,两人是人大新闻的同学。准备离职的时候高欣艺注意到了今日头条,“因为都是做推荐的,就给张一鸣写邮件约在北京见面。但是一到北京就被公司拉去开会,一直开到晚上回杭州的航班起飞前。所以就错过了”。

不做搬运工

高欣艺最终选择了凤凰这家媒体属性很强产品属性很弱的公司,是因为傅泗航可以算是她的启蒙老师。高欣艺还在读大二的时候就以实习生身份加入草创的凤凰网。2006 年他们所在的资讯中心还只有三四个人,这个部门后来在两会报道和国际重大事件中表现非常抢眼。

2009 年从香港中文大学硕士毕业之后高欣艺正式入职凤凰网,她马上就感受到编辑工作的枯燥,于是就一边当“新闻的搬运工”一边投简历。三个月后她加入豆瓣,成为了豆瓣 FM 的首任产品经理。

在豆瓣的三年可能是她职场上最开心的三年,直到豆瓣 FM 遇到了瓶颈。高欣艺觉得在产品方面的很多设想得不到阿北的支持,也没能及时扩大音乐版权库的规模。FM 团队感觉失去了目标,每天都在做一些简单重复的工作,所以她选择了离开。

但是豆瓣给她打下的烙印还是非常明显。这个说话很轻,很爱笑的女生第一次见面就说,“凤凰新闻客户端想要做的是新闻推荐的 Pandora。”

多数人都知道 Pandora 是个性化的流媒体音乐平台,但是 Pandora 的音乐基因组计划还并不为太多人所知。该计划是由专业的音乐分析师在 450 个属性中选择标签,精确描述一首歌曲的特征,然后 Pandora 的算法根据用户的喜好向他们推荐音乐。

高欣艺的团队,目前有一半是编辑另外一半在做算法。通过算法解析文本给新闻加上“显性”的标签,比如习近平、高圆圆、小时代,目前已经积累了上万个。“隐性”的标签仍要靠人,比如知性、八卦、还有最近很热的“打虎”,目前有 55 个。在高欣艺的设想中,想要这套推荐机制完整地跑起来,显性标签还要翻一倍,隐性标签则要增加一个数量级。

“我们和今日头条相比,算法这部分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所以就想用编辑来弥补,我们还是想让读者阅读的时候有一种杂志或者说经过排版了的感觉”,高欣艺承认自己的产品问题还很大,“只做了三个月时间就上线了,现在想起来简直觉得很鲁莽”。

疯狂的评论员

新版的凤凰新闻客户端 9 月 2 日上线,新版用户人均日启动次数提升 60% 左右,日均阅读时长提升了 10-20 分钟,次日回访率也提高了 10% 左右。在高欣艺觉得舒了一口气,不过实际上凤凰新闻客户端的流量之前已经走上增长的轨道。他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广告营收为人民币 2.9 亿元,同比增长 38.9%。而广告收入的增长主要来自移动端。

这要感谢“唐驳虎”,在报道 MH370 航班失事的过程中,他和凤凰新闻客户端名声大噪。后者的流量迅速增长了五倍。在一片“点蜡烛”,“等你归来”的煽情报道中,唐驳虎只用搜索引擎(还只是百度)和他面前的五块屏幕,就和 CNN 的专业一线航空记者得到了相同的结论,而且更快。

除了互联网时代免费便捷的信息获取手段,唐驳虎的北航出身也帮了他的忙,他有不少同学和熟人在航空系统工作,如果需要更专业的结论,他还会通过朋友向朋友的朋友求证。“国外的一流媒体就是让专业的人报道专业的新闻,记者都是由相关行业执照的,比如退役飞行员报道航空。在中国大媒体没有这个兴趣。中小媒体又没这个实力,所以只能土法上马”。

唐驳虎说的土法上马指的是他不仅要评论航空和军事相关的突发新闻,连前一段很热的孕妇手术台死亡事件也要评论。在这件事情上唐驳虎失手了。由于第一手的消息有误,他的评论把矛头指向了孕妇家属。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孕妇家属并没有拖延治疗。

“出事两个小时内就要评论,肯定证据不足,害怕风险的话就只能吞温水了。没有观点的评论不会有人看的,我也不会写”,唐驳虎的信心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出道以来总的来说他还是胜多败少。

凤凰新闻客户端也从唐驳虎身上看到了希望,傅泗航从资讯中心抽调了四个资深编辑到客户端担任评论员。花名和“唐驳虎”风格很像,“郭莫弱”、“刘三解”,“周公谈”。这些人最近写了一些让人看了标题就忍不住要点开的文章,主要集中在凤凰擅长的历史和时政领域,比如“谁是西汉王朝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曹操喜好霸占人妻源于内心自卑情结”。

他们都是妖怪”,傅泗航说这句话的时候你很难分辨出他到底是褒义还是贬义,“这些人写文章很吸引人,但是不好管,而且产量也不稳定”。作为凤凰网资讯中心的元老,他嘴里总是会蹦出来纪律、队伍这样的词汇,“做时政新闻不需要什么创造性,经验和反应很重要”。

无论是做新闻推荐还是提拔这批评论员,都是傅泗航的决策。他的决策完全基于流量,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提升 DAU 都值得一试。但是他的经验总会让他怀疑这是否靠谱。“前几天财经频道来向我告状,说唐驳虎又评论房价了”,傅泗航说起来这个事情直摇头,“他在北京买了两次房子,今年一次 08 年一次,买完房价就跌。他评论房价能靠谱吗?”

还需要这么多小编吗?

“你能感觉出来他的紧张,三天两头到我们办公室转悠,一边安慰我们放手做,一边又问这问那”,高欣艺告诉36氪,“在一个编辑主导的门户,现在要去编辑化,风险还是很大的”。在高欣艺看来,如果他们的推荐算法能够成功,需要的编辑数量可能会减少很多,多到她不愿意说出来这个数字。

但是傅泗航没有这么乐观。“新闻是一门手艺。机器毕竟是机器,它能比人更理解人,比人更理解政策吗”,傅泗航并不介意评论“第五大门户”头衔的竞争对手,“今日头条能起来,因为有门户的优质内容给他们打下了基础,现在优质内容来源切断了,你可以看看他们的内容质量。现在他们靠一些自媒体,我不太看好”。

如果我们抛开目前的困难,把眼光放到未来,假设到时候会有很多像我们36氪这样专业的垂直博客,还有更多小而美的微信公众号解决了优质内容的来源问题。然后基于用户习惯的推荐系统来负责分发,那还需要这么多编辑吗?”

傅泗航的回答语焉不详,也许是他仍然相信自己的经验,也许是他有所顾虑。因为目前维持凤凰网运转的,仍然是 300 多名勤奋的小编。而整个中国目前有 600 万网络编辑,其中的绝大部分是新闻的搬运工而不是原创内容的制造者。

然而傅泗航不说,不代表凤凰网心里没有答案。他们刚刚宣布600万美元战略投资移动新闻App“一点资讯”。后者在成为 MIUI 默认新闻应用之后获得了百万的 DAU。凤凰科技的小编刚刚结束了 iPhone 6 发布会的报道,他们告诉36氪,原创的内容逐年增加。凤凰财经也在试图聚合更多有影响力的专业作者来代替从传统媒体那里抓取内容。

“其实我们的编辑中应该有一半可以做原创内容,特别是早些年招进来的,质量还是很高的”,高欣艺甚至觉得一部分编辑可以加入产品团队,他们现在已经有一种叫“算法编辑”的职位了,“未来好的编辑要更多地做运营”。

更大的阻力来自读者

“您听说过 VOX 吗?”,当聊起门户转型这件事,氪星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起来 VOX,他们今年年初的 D 轮融到了 6000 万美元。VOX 传媒旗下拥有 6 家垂直博客,涵盖科技、时尚、生活方式,其中最知名的应该是 The Verge。VOX 没有类似总编室这种东西,各家博客拥有自主开火权,人员流动性极大。

但是傅泗航认为凤凰肯定不会这样做。“这样就乱了,人放出去简单,收回去就难了”,他仍然担心失控的问题,“而且这样写出来的东西让谁看呢?我们凤凰的用户群体也没有这么新潮”。凤凰网的用户群体,根据唐驳虎的说法是,“PC 端 35 岁到 45 岁,移动端 25 岁到 35 岁,这个结构已经多年不变了”。

唐驳虎最近的一篇文章,“好家伙!俄军已变相承认(MH17)被亲俄武装打下来的”,被读者骂了个狗血喷头。排名第一的评论被顶了 1200 多次:“老唐,你承认自己是美狗就好了,干嘛找出这么多理由,再说干嘛拿大韩航空说事,美国也不干净吧……你的主子就算得逞了也不会分一杯羹给你”。

“我们的用户主要是公务员、国企职工,总而言之是有家国情怀的这么一批人”,傅泗航说到这里也显得有些无奈。他不想进行激进的转变而让原有用户流失。唐驳虎告诉36氪,“PC 端的东西一切不变,只在客户端这部分做文章。”

然而即使是在移动端,傅泗航也从来不敢放开手脚。用户每一次进入凤凰客户端,所看到的仍然是编辑生成的内容,只有向上继续刷新,才能看到算法推荐的新闻。“每次退出之后重新进入,算法之前给你推荐的东西就消失了”,高欣艺觉得有些可惜。

于是高欣艺的团队和傅泗航商量了一段时间,考虑在 AppStore 上推出一个去广告版的付费 App,完全使用算法分发内容。iOS+ 付费,他们觉得这样可以过滤出那些他们真正想要的种子用户。

“一个收费的新闻客户端,你们真的是蛮拼的”。

来源:36氪,作者: Zuo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