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硅谷创业圈趋势:说出你的失败故事

硅谷创业圈趋势:说出你的失败故事

49

0

0

2016-02-11 00:08:38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硅谷创业圈趋势:说出你的失败故事

创业失败大会FailCon创办人菲利普斯

国外媒体近日发表文章称,在创业成功故事层出不穷的硅谷,创业失败如今也成了一种光荣,而不是难以启齿、要遮遮掩掩的事情。创业者们纷纷公开说出自己的失败经历,从中总结和学习。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5年前,卡桑德拉·菲利普斯(Cassandra Phillipps)创办FailCon——旧金山的失败庆祝大会。看到硅谷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取得成功,她感到很受挫,对于自己的创业前景也感到紧张不安。因此,她渴望从那些创业失败故事当中获得一丝慰籍。

该为期一天的大会很成功。在FailCon创立的前四年里,每年10月都会有多达500位创业者跟行业老兵聚集一堂,分享他们的失败故事,进行诸如“当一切都偏离轨道时该怎么办”等主题的圆桌讨论会。

然而,今年,FailCon在旧金山的大会取消了。菲利普斯称,这部分因为创业失败现在已成了硅谷的热门讨论话题,因而没有必要再专门举办一个失败谈论大会了。“‘你会创业失败’已然进入了人们的字典。”她说道。

根据哈佛大学商学院创业管理高级讲师史克尔·高斯特(Shikhar Ghosh)的一项研究,30%至40%获风险投资的创业公司烧掉大部分或者全部的融资,70%至80%没能给投资人带来预期收益。

失败成光荣

如今,失败经历在一些硅谷创业公司中成为了一种光荣,创业者们纷纷大声说出自己的失败故事。

在一篇题为“今天我创业失败了”的博文中,硅谷创业者克里斯·普尔(Chris Poole)毫无顾忌地描述了他的绘画游戏应用DrawQuest的失败。“没有软着陆,没有美丽的结局——我们就是失败了。”普尔2月写道。

在接下来的720个单词里,他的语气显得有些忏悔。“商界中鲜有人能够明白获风投支持的CEO失败的痛楚。”他写道。他还说,他的前一家科技创业公司Canvas也以失败告终。

普尔向读者解释道,尽管DrawQuest应用下载量达到了140万次,但这并不能让它存活下来。“看似成功的产品却失败了,这也许会让人感到意外。但这种情况经常发生。”

他并不是第一个公开剖析自己的创业失败的人。类似的博文在硅谷创业圈已经变得司空见惯,信息服务公司网站CB Insights博客今年1月还专门汇总了数十篇类似的帖子,题为“51篇创业失败回顾文章”。6月以来,该网站还进行了更新,新增了50篇帖子。

早期录入的一篇文章来自乔丹·尼姆罗(Jordan Nemrow),他打造的应用Zillionears.com可让音乐人通过闪购模式将他们的音乐直接出售给消费者。尼姆罗写道,Zillionears.com没能成功,是因为“人们完全不喜欢我们的产品,用过的人也没有一个觉得它酷。”

在该文章被病毒式传播后,出现了某种意外。“那篇文章在一个周末获得了10万次点击,给我们的应用带来了1万次左右的浏览。”尼姆罗说道,“而在此之前,我们的总浏览量只有100次。”

但不幸的是,到他公开Zillionears.com的惨淡表现之时,一切都为时已晚了,文章带来的关注度无法转化成销售额了。该公司那时候已经倒闭了。

尼姆罗后来接受Startup Sessions网站采访详谈其公司的一些失策。他还跟创业合伙人丹·波拉斯科(Dan Polaske)一块在一个YouTube视频当中讨论他做得不好的地方。

从失败中学习

在硅谷以外,创业圈对于失败经历则没有那么坦率——这也给菲利普斯带来了另一个商机。4年前,她开始在包括巴西、日本、伊朗、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在内的其它国家出售FailCon大会授权许可,每份许可1500美元。在多伦多,致力于帮助企业分析失败经历并获得教训的公司Fail Forward在7月举办了一个类似于FailCon的大会。

Fail Forward创始人兼CEO阿什利·古德(Ashley Good)指出,“没有人会希望失败,它很可怕,你不会听到我说要庆祝失败。”但她补充道,“聪明地失败,是一项越来越重要的技能。”

古德的意思是,通过运用不同的语调、更加正面的语调,将自尊与经历分离开来,设法改变对于失败经历的论调。

“你可以跟自己说,‘我创业失败并不意味着我就是个失败者。’”古德指出。

她认为硅谷流传的那些失败回顾文章是有好处的,但她认为,要是创业者没有利用那些信息来学习和调整自己,纠结于自己的过失是毫无意义的。

Zillionears.com的尼姆罗表示,看到到处都是这种创业失败文章,人们会开始觉得他们也可以说出自己的公司是如何走向失败的,“然后大家都会这么做”。

看到其它的文章,尼姆罗意识到,失败是因为创业想法不成熟,还是因为不够认真,似乎无关紧要。失败成了个人履历上的筹码,网上发表的失败回顾文章则是名片。

FailCon转型

菲利普斯说她也注意到了这股趋势。“很多人在创业仅仅6个月就说,‘那个想法行不通。我要做下一个项目。’”她说,“你真有必要写一篇长达10页的文章来讲述你从6个月的创业失败中学到的所有东西吗?”

菲利普斯这五年是一边做全职工作一边运营FailCon这一副业,从中她学到了不少创业知识。她目前在移动游戏公司Pocket Gems做游戏设计师。她说,在这份工作中,她总是会假设她的小组打造的新产品会走下坡路。例如,他们会发现有一小组成员没有做好自己的本份,又或者产品招致部分用户的差评。

“没有产品刚推出的时候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她说。菲利普斯和她的团队会事先就如何解决这样那样的问题制定应对方案。他们会共同商讨特定的解决方案,设立预警系统。

在某种程度上,FailCon的成功让菲利普斯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过去的三次大会门票均售罄,各吸引了400到500人参加,门票价格在100美元至350美元不等。FailCon也吸引了不少大牌赞助商,包括亚马逊网络服务(AWS)、康卡斯特和微软。菲利普斯透露,FailCon有盈利。

她说,现在,硅谷对于失败故事的开放态度,令FailCon这种为期一天的大会变得不合时宜。

因此,她想要重启FailCon。她可能会转而举办互动性更强的小型研讨会,采取邀请制。FailCon 2.0将会在2015年10月亮相。

“失败急救”

加州大学精神病学临床教授迈克尔·弗里曼(Michael A. Freeman)指出,创业者还是需要从失败中学习,因为硅谷科技孵化机构通常都不会教导创业公司如何应对失败。他供职于加州大学的创业中心,去年FailCon大会在旧金山举行期间他举办了一个名为“失败急救”的研讨会。

他称,在硅谷和湾区,在文化层面人们对于创业失败的偏见已经大大减轻,尽管在个人层面,它也仍难以承受。

目前,弗里曼在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员一起就创业者的失败和成功展开研究。作为一家非盈利机构和一家创业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弗里曼表示,“硅谷每个月流入上十亿美元的投资。如果你失败过,有的投资者会觉得你很有胆量,会觉得你不会因为遭受挫折而无法坚持,会觉得你能够战斗到底。”

从失败中走出来

对于特雷·格里菲斯(Trey Griffith)而言,运营一家失败的科技创业公司就像是“用头撞墙,试过各种各样的办法,但仍然于事无补”。

他运营的创业公司Endorse.me旨在帮助企业通过利用教师推荐信招聘大学生。他在苦苦维持公司运营期间发出了“SOS”求救信号——一篇详述其困境和恳求读者提供建议的博文。

他很高兴自己当初公开说出了自己的困难——他因此认识了他现在的老板。

格里菲斯现在是Teleborder技术副总裁。该公司位于旧金山,致力于开发软件帮助人力资源人员为海外员工办签证。他称,现在,在Teleborder面试求职者的时候,他不会抗拒他们的履历中的失败经历。

失败关乎实践问题。格里菲斯对于在创业公司经历过困境的求职者很有兴趣。

他当初跟尼姆罗差不多同一时间写出各自的失败经历。尼姆罗向他表示了支持。两人曾在一家湾区酒吧把酒共醉,同病相怜。在尼姆罗加入购物网站Shop It to Me,格里菲斯开始供职于Teleborder之后,他们也一直保持联系。

不久之后,他们有了新的共同点:成功。

谈到到Shop It to Me工作的决定时,尼姆罗说,“我想,亲身去见证创业公司的成功非常重要,我想要看看它们的内部是如何运作的。”

格里菲斯也不再觉得自己在承受头部损伤的风险。“当你的公司运行良好,处于成长的时候,感觉真的很不一样。”他说,“我们的公司目前正是处于运转良好的阶段。当然,它并不是完美无缺,我们肯定也得解决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我们走在了正确的方向上。这让人觉得非常兴奋。”

几个月前,格里菲斯聘请尼姆罗加入Teleborder,担任软件工程师。

“感觉它是最不性感的公司,‘哦,是啊,我们是做签证的。’”尼姆罗如是谈论他的新东家,“但现在,性感但并不成功的公司多不胜数,而Teleborder则会很不一样。加入该公司是一种很有趣的改变。”

译者:乐邦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