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离开腾讯的日子

离开腾讯的日子

75

0

0

2015-08-21 00:45:30

萤火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qq1

“不管怎样,这都是中国互联网界最有价值的一批人。”

李晓娟走进来,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家叫三度时的咖啡馆已经坐满了人。中间高台上,辣妈帮的联合创始人赵博正在讲如何将一个母婴社区的用户从零做到2000万。

这场分享会的听众几乎全来自于腾讯或曾供职于腾讯。作为腾讯的创始员工之一,赵博也在这家公司工作了10年。讲座结束后,赵博给大家留了自己的QQ号。

“这就是典型的腾讯式社交”。一旁的李晓娟说。有时候,仅从一个QQ号就能看出一个人入职腾讯的年份和地位。

李晓娟曾是腾讯QQ的产品经理,现在也辞职出来创业,希望做一个定位于图片社交的产品。跟这里的很多人一样,她希望通过参加这场分享会认识朋友,结交资源。她的项目还需要一个技术合伙人。

  围绕“前腾讯系”的生意

从三度时咖啡馆往北走2公里左右,就是腾讯总部所在地腾讯大厦。

在阿里巴巴上市之前,腾讯作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拥有2万多名员工,分散在深圳、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地。

这个时代,这些平均年龄29岁、收入不菲的“腾讯人”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汇聚了众多“腾讯人”和“前腾讯人”的三度时咖啡馆的活动有一个官方的名字——“极课堂”。其组织者叫潘国华,他曾在2004年至2009年间工作于腾讯。但与一般腾讯离职者背景不同的是,他是一个HR。

潘国华负责过腾讯集团人力资源部的招聘工作,也担任过腾讯北京和上海分公司的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离开腾讯后,他先后去了360和猎豹移动。

2013年他卸任猎豹副总裁后,在家里赋闲了一段时间。这时他发现,多年前自己建立的一个腾讯离职员工QQ群“永远一家人”已经有了3000多人,成 为人数最多的腾讯离职群。而且,平日找到他打听各种人事,引荐各种资源的事情越多越多。潘国华想,何不以此专门做点事情?

在中国的互联网界,每一个大的互联网公司其实都相当于一个“黄埔军校”,“毕业生”不间断地在几个大公司之间迁徙,同时开始更多地活跃在各个创业公司 和风投机构。而每个大公司都有自己的非官方离职员工组织:百度的离职员工组织叫“百老汇”,阿里巴巴的叫“前橙会”,网易的叫“离易”、“新浪的叫“毕 浪”,金山的叫“旧金山”等等。

潘国华给这个基于离职QQ群的组织起名为“南极圈”,因为腾讯的吉祥物是企鹅。不过,和那些松散的离职组织不同,从一开始,潘国华就想把“南极圈”商业化。

他发现,在网络的1.0时代,金山这样软件基因的公司贡献了大多数的人才,而在网络2.0时代,BAT就成了人才输出的大户。

“你看看,现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几乎都来自于BAT。”潘国华对《财经天下》周刊说。而具体到腾讯,无论是游戏还是社交,这两个带有腾讯基因的 领域都充斥着腾讯系的创业者。比如游戏创业界的新星“刀塔传奇”,月流水超过人民币2亿元,其CEO王信文来自于腾讯。而因为“低调内敛”的企业文化,更 多腾讯出走的创业者作为技术合伙人隐藏在媒体的镁光灯下,比如房多多技术合伙人李建成、我趣旅行网技术合伙人郑荣金。

潘国华预计未来会有源源不断的腾讯离职者投入到创业的潮流中,所以将“南极圈”定位于为这些创业者进行投融资相关服务。他的想法已经得到了众多投资机 构和个人的认可,“南极圈”也在筹备自己的基金,同时不断通过自媒体的方式发布腾讯离职员工相关创业、招聘、融资等信息。

“越来越多出自腾讯的,天使投资人在加速腾讯员工,离职创业的热潮。 而腾讯,开始学习谷歌。

离职员工组织

侯峰是单飞企鹅俱乐部创始人。跟潘国华的背景相似,他曾于2009年至2012年在腾讯做HR。不过,侯峰经历了腾讯2009年至2012年从几千人到2万多人的高速发展时期。

2012年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外部有很多职业和创业机会的诱惑,不少腾讯人离职,包括侯峰。离开腾讯后,他发现有不少腾讯同事还经常咨询他一些职业 和创业的问题。“一方面移动互联网浪潮兴起之后,对很多腾讯人是一种刺激,另一方面随着搜索业务、电商业务等架构调整,必然面临人员的流失和重新组合。” 侯峰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对于腾讯的HR来说,有一个天然的便利资源,就是掌握了很多在职和离职人员的QQ号。侯峰很快组织起几个腾讯离职HR,在2012年成立了单飞企鹅俱乐部。

“目前腾讯的离职员工大概在1万人,可能到2018年就达到2万了,这时腾讯离职人员已经跟在职人员的人数相同了,这对一家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侯峰说。

目前单飞企鹅俱乐部已经有8名全职员工,分布在深圳和北京。这些前HR通过QQ群跟所有人都建立了一对一的联系,按照侯峰的规划,他正在做一个最详尽的离职员工数据库。

单飞企鹅现在对腾讯离职员工的服务免费,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帮助和服务更多的“单飞企鹅”,将来会逐步考虑在人才对接、投融资项目对接等方面从合作企业收取少量费用以维持平台正常运营。

今年,单飞企鹅俱乐部在全球选了10个城市开展线下活动,武汉、厦门这样的二三线城市也在其中。

侯峰意外地发现政府资源对于腾讯离职群体也非常看重,比如二三线城市的开发区管委会就对腾讯离职员工特别感兴趣,希望以优厚的条件吸引一部人回原籍创业。

不过,做离职员工组织其实并不容易,因为这个组织纯粹以感情为纽带,每个人的需求都不一样。“你在QQ群就会发现,活跃的都是需要资源的,不活跃的都是不需要的。” 侯峰坦言。

最关键的是,无论是单飞企鹅俱乐部还是“南极圈”,对腾讯员工和离职员工的服务都是免费的。这意味着,这两个商业化的组织在运作模式上,“客户黏性”并没有那么强。事实上,多数人都同时在这两个组织活跃。

采访中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目前最幸福的“腾讯系”创业者并不是那些今天在媒体上声名显赫的人物——在深圳,早年加入腾讯的人大多都随着公司的成长获得了财务自由,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辞职后选择服务于“前同事”。

“现在针对我们的定制服务有果汁外卖、婚礼设计、旅行规划、房产中介等,多数都是腾讯离职员工创建的。”一位腾讯员工表示。

这些“小而美”的公司业务量都不大,但客户却足够精准。徐婧离职之前在腾讯工作了10年。她在离开腾讯后做起了婚纱定制。按照徐婧的说法,她的“云间婚纱礼服”从不主动做任何营销,主要业务来自于自然流量和朋友之间的口碑推荐。

“这是因为腾讯员工的确有一个相对优质的朋友圈。”李晓娟说。在她看来,跟做圈子生意相比,腾讯老同事之间更多的还是靠互相影响和信息交换。

“著名的互联网离职员工 组织——PayPal黑帮(Paypal Mafia):由PayPal的离职员工组成。其离职员工部分从事创业,部分从事投资。其中,以创始人身份创立的公司有Linkedin、Yelp、Y o u T u b e 、Y a m m e r 、Tesla等; 以投资人身份参与的天使案例有F a c e b o o k 、U b e r 、Airbnb、Zynga、Flickr、Evernote等。资金、人脉、传播在这一群体中互动,如滚雪球般扩大了整个创业生态的势力。

“前腾讯人”想投出下一个马化腾

“你好,Tel!”人群里不时走来握手的人,这种腾讯式的称呼让刘成敏感到亲切。他是这次腾讯离职员工活动现场最受追捧的明星。

刘成敏是腾讯的创业元老之一,2003年加入腾讯,曾任电信事业部总经理、移动通信部总经理、移动互联网事业群总裁,离职前担任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

现在,除了打理他的酒庄和茶馆生意,他的主要身份是天使投资人。

“有没有100万以下融资需求的,我直接打钱!”刘成敏站在台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们都太贵了啊!”

这天有单飞企鹅俱乐部在深圳举办的线下活动。之前,类似的活动已经在全国各地举办了好多次。现在,越来越多像刘成敏这样出自于腾讯的天使投资人正在加速腾讯离职创业的热潮。

出自腾讯的另一个著名天使投资人曾李青的投资原则一度是“非腾讯人不投”。他创造的一个经典投资案例是淘米网,创始人汪海兵早年曾是QQ宠物的产品经理,2007年离职后创立儿童游戏社区淘米网,2011年这家公司成功在纽交所上市。

直到现在,曾李青负责管理的德迅投资也把腾讯创业群体作为主要的投资对象。

“投资腾讯员工,对我们来说,减少了很多背景调查的成本。而对于天使投资来说,时间成本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刘成敏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跟曾李青不同,刘成敏没有固定的办公室,钱分散在不同的基金机构,不过他平均一个季度看1000个项目,一年投40家公司。

个人风格浓厚的天使投资人一般都很看重效率。在当天的活动现场,刘成敏专门找了一个房间,约了十多个之前报名的团队聊项目。他把之前投资过的联校网联合创始人李俊辉拉到跟前说:“我跟他们就是在单飞企鹅俱乐部的活动上结缘的。”

按照李俊辉的说法,刘成敏拿到融资计划书后不到两周就带着基金合伙人去办公室拜访了他们团队,然后不到1个月就做出了投资的决定。

从投资人角度,他给腾讯系出身的创业者打了一个60分的及格分。对,仅仅是中等水平,因为他发现很多腾讯创业者只是优秀的产品经理,缺乏领袖气质。“其实腾讯本身还是一个温室,从购房补贴到包括假期在内的各种福利待遇非常好,所以很多人在腾讯时是不用操太多心的。”

有意思的是,刘成敏和曾李青都是单飞企鹅俱乐部的投资人。“我们俩投资这个组织主要都是为了看项目方便。”刘成敏说。

另一个有意思的变化来自腾讯——侯峰在2013年创立单飞企鹅俱乐部时,曾有个腾讯高级副总裁过来以个人的身份递话,希望他低调一些,因为担心“引发在职员工动荡”。而到了2014年,潘国华开始做“南极圈”时,却得到了来自腾讯官方或明或暗的支持。

2014年中秋,腾讯HR部门启动了老员工回流计划,并希望借助“南极圈”这样的组织建立沟通平台。

2014年11月11日,在腾讯公司成立16年的时候,“南极圈”组织了12名“老鹅”参加了在腾讯大厦37层举办的“入职10周年员工同学会”,同在职10年的老员工一起,跟总办“叙叙旧”。

徐婧当天也赶到了现场,她获得了一本精美的纪念册和一个定制版的QQ公仔,更重要的是她见到了很多老同事。“我又感受到了那种家的感觉。”

侯峰和潘国华不约而同都提到了谷歌。2011年,谷歌推出了离职员工网站GoogleAlumni(Alumni意为校友、同事的意思)。谷歌官方邀请所有离职员工加入,然后赠送礼物,和现在的员工一起分享生活乐趣。

在潘国华看来,腾讯正在学习谷歌。2014年以来,无论是腾讯人力资源的员工回流计划,还是腾讯开放平台对腾讯系创业者的欢迎,还是投资部连续在老员工创业项目中的投资,都在表达一个强烈的信号:腾讯在乎老员工。

“不管怎样,这都是中国互联网界最有价值的一批人。”潘国华说。而刘成敏则认为并非所有离职员工都一定要创业,兜一圈回腾讯也是不错的选择。

来源:pmtoo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