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一碗盒饭的互联网之旅

一碗盒饭的互联网之旅

43

0

0

2016-07-04 03:57:07

金龙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摘要 : 几年前,大家抢的是入口。现在,抢的是场景,哪个公司提供的服务被用户使用的频次高,就投资哪个公司。而外卖显然是用户使用频率较高的领域。继打车软件大战之后,外卖网站成为互联网公司纷纷涉足的新风口。

hefan

抢外卖:打车软件之后的互联网新风口

自从四个月前饿了么这家外卖网站获得新一轮3.5亿美元的融资后,外卖网站突然成了各家互联网公司的心头肉。

互联网巨头们也早已押注外卖市场。阿里推出了淘点点,百度上线了百度外卖,腾讯、京东和大众点评则联手投资了饿了么,团购老大美团网也上线了外卖业务。

其实从打车软件开始,互联网投资的风向就已经发生了变化。几年前,大家抢的是入口,哪个公司吸引的人多,就投资哪个公司。现在,抢的是场景,哪个公司提供的服务被用户使用的频次高,就投资哪个公司。而外卖显然是用户使用频率较高的领域。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多年来一直在寻找风口。团购网站火的时候,他投资了拉手网,但后来被美团打败。幸运的是,饿了么成为当下站在新台风口上的公司。这家外卖网站的第一轮融资100万美元正是来自金沙江创投。

在这一轮外卖竞赛中,饿了么和美团外卖走在前面,被业界称为双寡头。两家公司都宣称自己拿下了大概1500家左右的高校,平均每天销售100万份左右的外卖。

但随着新玩家纷纷出现,这个行业也在重演当年团购行业混战的局面。想想团购网站大批倒闭的旧事,外卖网站会否重蹈覆辙?

两个85后

2008年,两个85后——张旭豪和康嘉——在上海交通大学制冷与低温工程专业读研究生,两人住一个宿舍,经常因为打游戏而叫外卖。后来两人干脆自己做起外卖生意。

一开始是做上海交大的外卖市场,他们打败了一个自己师兄创办的外卖网站“小叶子”,然后拿下了上海市高校市场,最终做到上海市外卖市场第一名。创办饿了么之后,张旭豪和康嘉分别担任这家外卖网站的CEO(首席执行官)和CSO(首席战略官)。

最早的时候,他们是给美国的订餐网站GrubHub发邮件,想要对方投资,但被告知不投中国公司。最后,这个项目到了金沙江创投的面前。

朱啸虎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他第一次见到张旭豪和康嘉,是在他担任评委的一次科技创业基金比赛上。当时,还在上海交大读研的这两个年轻人获得了第一名。比赛结束后,朱啸虎给他们发了名片,说欢迎他们找他融资。

2011年,朱啸虎再次见到两人。当时外卖行业没什么人关注,投资圈都在投团购网站,他提了好几个刁钻的问题,比如餐馆老板通过网站接单是需要给提成的,很多餐馆就私下跟用户对接,你们怎么办?两人给出的答案是,取消佣金制,实行年费制。这一回答让朱啸虎很满意。

“我当时觉得,他们几个20岁出头,能有此眼光,很不容易。而且我自己也是上海交大毕业的,就支持了他们一把。”朱啸虎说。

在上海市场站稳脚跟之后,这家外卖网站开始向全国扩张,先期进入的是北京和杭州两个城市。

进入北京时,他们选择复制上海的成功经验,从清华北大附近一家日本料理店下手。因为地理位置不好,这家日料店快撑不下去了,他们建议它专注外卖,结果餐馆起死回生。康嘉说,这个餐馆老板后来结婚的时候还请他们去喝喜酒。

在盈利模式上,康嘉表示,目前网站收入主要是三块:一是餐馆的竞价排名,二是网站给餐馆提供的IT系统和软件方面的服务,三是配送费收入。

在他们现在所覆盖的250个城市里,跟商家大多数的合作模式是充当商家和顾客信息桥梁的角色,即用户通过他们网站下单,订单给到餐厅,餐厅自己送餐。过去他们向餐厅收取的是提成,后来改成了年费制,现在基本是免费模式。

朱啸虎认为,做外卖应该是先轻后重的节奏。一开始集 中资源扩张,做成一个全国性的平台,具备了相当的市场份额之后,就必须把模式做重一些,比如提供自配送服务,这样才能把用户的忠诚度做出来,并形成市场壁 垒。现在,饿了么只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有自配送队伍,大概1000人左右的规模。

不过,他们的最终目标是做一个移动的商业平台。“李嘉诚说过,对服务业来说,最主要的就是地段、地段和地段。我们要建立一个一小时的服务圈。你希望一小时送到的东西,我们都会提供。”康嘉说。

新风口

当年就跟踢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的外卖网站,在今天成了投资人和互联网巨头们眼里的香饽饽。

美团外卖业务负责人王慧文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2012年底的时候,美团基本实现了盈亏平衡,开始考虑开发新的业务增长点,考察了五六个行业后,最终锁定外卖市场。王慧文是美团网创始人王兴的清华大学室友。

2013年美团上线外卖业务的时候,发布了一篇《出师表》,提到外卖是一个比团购还要大的市场,所有不参与这场战役的团购网站都将在这一波O2O浪潮中出局。

康嘉也对南方周末记者预测,目前外卖占据中国餐饮业市场的10%左右,三年后预计将达到30%左右。

在国外,在线外卖市场已经出现了成功上市的公司。 2014年4月,美国在线外卖网站GrubHub在纽交所上市,上市一年来,股价比较稳定,目前市值38亿美元左右。同时,外卖也成为美国互联网巨头争夺 的对象。2014年6月,美国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Priceline就以26亿美元收购美国领先的网上订餐平台OpenTable。

到今天为止,圈内公认的在线外卖市场的前三名是饿了么、美团外卖和百度外卖。不过,目前没有数据统计机构给出具体的排名顺序。更多的对手还在路上。

2014年,饿了么狂飙突进,2014年初只有20个城市,一年后是250个。人员从200人扩充到4000人。这像极了当年团购网站的光景——很多刚大学毕业没几年的人,管理着一个城市的站点。

当年这些管理问题让很多团购网站倒下,对于外卖网站来说,如何避免重蹈团购网站倒闭的覆辙,是一个重大考验。

对消费者来说,能从外卖网站们的竞争中占到的便宜估计不会太多。饿了么和美团方面都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外卖行业跟打车软件市场有很大不同,未来外卖市场的竞争,补贴等价格战手段将很难奏效。因为坐出租车的用户体验都差不多,但外卖不一样,用户在意的是饭菜是否好吃。

而且,补贴对于高校市场可能有效,但对于写字楼市场和社区市场来说,补贴效率很差,特别是白领们,更关心的是服务体验而非价格。所以,拥有多少优质餐馆资源以及送餐速度,是一家外卖网站能否立足的关键。

王慧文说,外卖行业从需求来说,高校市场需求最大,其次是写字楼,最后是社区。从市场空间来看,社区最大,写字楼次之,校园市场最小。但校园市场虽不大,却容易进入,最难做的是社区市场。

在高校市场,两家的优势都很明显。饿了么起家于高校,王兴做美团之前做过校内网,对高校市场十分熟悉。对于白领市场,美团有商家资源的优势。而在饿了么的投资人里,京东和大众点评等都在白领市场有不错的口碑和影响力,能帮助他们发展白领用户。

唯一的不确定性就是社区市场。写字楼附近的餐馆店小顾客多,就餐环境拥挤,饭菜也不那么可口,大家愿意接受外卖。社区的餐馆则占地比较大,饭菜也相对可口,所以人们更愿意去社区餐厅直接点菜,要让他们待在家里用外卖网站订餐,就得要求外卖网站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

饿了么和美团都把提供自配送服务当做提升服务体验的重要手段。但正如王慧文对南方周末记者所说的,对于外卖网站来说,自配送以后将是一个标准化产品,是外卖网站的标配。

但要真正建立一个能覆盖一小时配送圈的自配送队伍,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和长时间的等待。这点,京东建立自己的配送队伍所花费的资金和时间,已经证明了这项工作的艰难。

作者:谢鹏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