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吐槽”吐出来的经济

“吐槽”吐出来的经济

27

0

0

2016-11-27 00:04:05

破茧~~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核心提示] 众所周知的吐槽是大江南北男女老少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但吐槽除了能吐出槽点外其实还能吐出经济来。

吐槽”,源自于日本漫才(类似于中国的相声)里的“突っ込み”。闽南语中有“吐槽”一词,所以台湾的翻译都翻成“吐槽”,此后随着媒体的传播,让熟悉网络的人基本都能意会其用法。在传说中的第一个冷笑话中,前面的猴子吐了著名的槽“我们不是猴子吗,怎么会说话?”后,吐槽成为了大江南北男女老少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

新八

为什么用了张新八的图,你们一定懂的

可怜的是,随着用量的增加,“吐槽”逐渐被玩儿坏了,以至于很少有人理解和掌握它的真正含义和用法(详情可参考百度百科-吐槽)。绝大多数情况是,我们在表达那些并不是毫无意义的信息时,就可以大咧咧地表示“我在吐槽”。好吧,本着严谨的治学态度,同时为了避免被纠结家们吐无意义槽,本文基本采用较为广义的“吐槽”的定义——针对特定事件、言论的具有信息含量的,不带有极强情感的回复。虽然这个定义相比于数学中的形式化定义远远不够,但是如果希望实现一个“吐槽识别器”,在标注种子数据时,也基本够用来判断什么样的评论算“吐槽”了,例如“呵呵”就不是吐槽,而“呵呵想喝西北风么?”就是。

采用这样的定义,实际上能够在一定程度把吐槽的需求映射到人类表达意见的需求上。我们喜欢表达观点,却不愿意因为自己的表达而受到反驳、诋毁,或者得罪到别人。那么温和的“吐槽”就成为了最有利的选择。随着 Web2.0 逐步“占领”了互联网,每个人都能成为内容的提供者,信息以惊人的速度生成并积淀下来,“吐槽”以其特点在冗余当中闪闪发光,让我们打开浏览器后仿佛置身于“吐槽”的互联网中。

那么,吐槽如此重要,以至于让人不禁联想到了更多有趣的东西,比如产品、经济。如果你还是不同意这个观点,立马就想辩驳一番,感觉有一斤槽噎在喉中不吐不爽,那么,其实你已经懂了。

信息爆炸的燃料

还记得三年前,WOW 吧中的“贾君鹏,你妈叫你回家吃饭”,盖出了一百余万层的贾氏神楼,神奇的回复和调侃至今还被人津津乐道。如果说这是互联网炒作团队们的一次实验的话,那么后来号称超越 WOW 吧的李毅吧,在碰撞和交流中,居然产生的流传更广更深的“屌丝”文化。在一次次的吐槽中,微弱的信息得到了爆炸式的传播,甚至于影响到了主流文化。

开复老师曾经沾沾自喜地发微博“有的人在工作的时候,你以为他在娱乐;有的人在娱乐的时候,你以为他在工作”。确实,在微博等内容平台上,信息被吐槽不断催化,以娱乐的方式迅速得以传播,推动者互联网经济。稍远者如 51 账单的营销案例,就很能说明问题。当一条内容有意思的信息,被伪装成平台官方账号进行“有我”“没有我”的吐槽转发后,吸引了真正的官方应用官方账号(如淘宝)进行转发,造就了“150元,50个小时,500万次曝光”的神话。稍近者如江南style,除去歌曲本身有特色外,个人认为,对骑马舞的不断模仿才是产生 YouTube 点击吉尼斯纪录的根本原因。

那么,如果把互联网比作一台高速运行的汽车,那么互联网经济可以算作是这辆汽车的引擎。进一步的,吐槽作为引爆信息传播的一大诱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称作驱动互联网经济引擎的燃料。

激活用户群体

从本质上来讲,吐槽产生经济,是源自与群体效应:当用户数量达到一定规模,并且之间有较高的交互时,精彩的内容一定会产生并被传播。这个过程中,吐槽充当了“二传手”的作用,既是群体效应的原因,也是群体效应的结果。

所以,在蜂群效应下,我们很难讲是吐槽激活了用户,还是用户主动产生了吐槽。在一个社区中,它们互为因果,形成良性的循环。这让我们很容易联想到系统的初始状态——既没有用户也没有吐槽。于是很自然的,刺激用户参与,并加入到吐槽行列就成为了初始社区的关键任务。而对于成熟的社区,用户的数量也是无法限制的,而能控制的只有亮出“槽点”让用户一吐为快了。于是乎,天涯在挖坑,度娘在搞笑,京东的客服什么都知道,就连前一段刚火的啪啪,也在应用中添加了许多让人忍俊不禁及其他一些让人不禁想说点什么的内容。

概率燃料——难以控制的能量

你已经看到,吐槽是一股巨大的能量。然而相比于智慧与容貌、谈吐与举止,个人更愿意把吐槽归于那一类难以控制的能量当中。

很多情况下,预设的内容难以引起用户的兴趣,吐出去的槽没有回应,就好像扔进山谷的石块了无音讯。曾经被认为要改变世界的 Color,最近爆出 700 万被苹果收购的消息。在更早一段时间,这个基于位置的图片分享应用,被 Om Malik 评价为“像无边的撒哈拉沙漠一样贫瘠”,没有精彩的内容,没有像陌陌一样的美女,甚至没有有趣的槽点。

而另一些情况,就更让人哭笑不得了。例如,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鲁神大战左小祖咒”事件,最终以左小祖咒发起了投诉鲁神“攻击公知”,大比分败诉,被吐槽至渣而告终。另一个趣闻,本已从之前事件中得到平息女神舒淇,却硬要赶诺贝尔文学奖的趟,转发了一条“莫言小说里最深刻的十句话”的微博,**[和谐]闪闪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亮瞎了网友们的眼。质疑女神智商的吐槽,让这条微博接连数天蝉联热门微博榜首,也许并不是舒淇的本意。

对于吐槽产生的效果,优势很难预估,相同的吐槽,很可能导致不一样的结果。包括 Google 在内,各大内容平台都尝试过通过提取特征的方式预测某个热门词的发展趋势,在总体而言能收到较好的效果,而对于特定的单个事件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准确。我们姑且把吐槽称作是互联网经济的“概率燃料”吧。

当谈到概率,一切就好办了,只要存在可能性,就具有操作的价值。所以虽然吐槽的能量难以被控制,但根据泊松过程,不懈的尝试后一定有产生价值的时候。这话似乎听起来像没有营养的成功学,但事实正是如此。不要怕敏思苦想的吐槽沉入水底,不要怕随意发话引火烧身,在互联网中,最恐怖的不是遭到群起而攻,而是长时间的默默无闻。

正如同换个角度想,女神可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发一条微博就检验了转发者的智商。又如韩国著名的 SM 公司(不准吐槽别人的公司名)总裁李秀满说过:“Anti 也是粉”。

裹足不前,才是真正的失败。

来源:极客公园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