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许朝军:逆向思维创造啪啪

许朝军:逆向思维创造啪啪

56

0

0

2015-05-14 20:09:51

〆色計ㄕ╄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移动互联网要以非常傻瓜式的生活化心态看待,创业者要把自己想象成没用过电脑的人。

许朝军:固守PC思维啪啪就不会诞生

  啪啪创始人许朝军

北京798的艺术园区里,啪啪团队成员们在一间由厂房改建的办公室里,墙壁上贴着各种新潮壁纸。与同事们相比,啪啪创始人兼CEO许朝军显然“前卫”:当初办公桌上的超大苹果笔记本已被移走,取而代之的是台智能手机,如今许朝军就是借助一部iPhone进行办公。

“手机基本可以解决所有问题,我又不需要做PPT,主要是收发邮件。虽然很多人觉得使用手机办公没有使用PC那么顺畅,那其实是人的惯性,觉得敲键盘很快捷,实际上,很多人在手机上仅仅需要回复一个‘OK’或通过语音就可以将事情讲清楚。”

在编者看来,许朝军多少有点手机强迫症,许朝军则解释说,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极大降低了用户进入门槛。移动互联网要以一种非常傻瓜式的生活化、娱乐化心态看待,创业者需要把自己想象成是小孩或老年人,想象成是一群没有用过电脑的人。

“我妈妈从来没有用过PC,她也不会用,因为键盘一打开就把她挡在外面,我家的小孩才几岁,也根本不可能碰电脑。但我妈妈和小孩不需要学习就可以使用Pad,很多4岁小孩就可以使用啪啪,能学会拍照录音,两岁的小孩也可以每天打开啪啪听大人的声音。”

许朝军说,今年春节过年回家会给自己的妈妈买部智能手机,不用太多的学习就能让老人家享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众多快乐。反过来。自己的妈妈和小孩使用Pad也带给自己很大启示,即对于移动应用来说,设计要从极端去考虑,使小孩和老人都很非常容易上手。很多人都说要进军移动互联网,基本是PC和移动端都有,这种设计理念本身有问题,有些像微软surface既能当笔记本用,也能当平板用。实际上,产品的功能和渠道不一定要非常复杂,比如很多人上厕所时,就是拿部Pad,玩玩游戏或看看书。

啪啪的诞生就是一种逆向思维,很长一段时间啪啪只有iOS版。啪啪的创意也是许朝军是在游泳中想到。在游泳中许朝军思考:啪啪该是一款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什么样的产品,这个产品甚至放弃平台梦想,忘记社交关系和账号的梦想,直接基于微博和微信的关系链。当办公不再使用电脑后,许朝军强迫着通过手机来解决所有办公中遇到的困难,这让他有了不一样的思维。“只做移动互联网后你才会思考啪啪这样的产品,不然你老想PC怎么办?”

“比如啪啪出现时,肯定有人会说PC上怎么录音啊?很麻烦,这个创意马上会被否掉。”许朝军说,2010年或2011年出来的产品大部分既有移动版又有PC端,传统思维模式很容易将真正的创意否决掉。微信的做法就很不一样,根本不考虑PC,反过来PC甚至只是手机上的延伸。

当前许朝军的第一个项目点点有些不温不火,许朝军却有些庆幸:幸亏没做得太大规模,这使得团队可以很快推出啪啪,要不然团队更多注意力肯定是,点点该如何来做移动互联网。当前豆瓣、人人、开心网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怎么去做移动互联网?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所有人都是屌丝,没有高富帅,创业公司可以百分之百经历做一个新项目,相反,大公司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业务,有那么多投资人,这些历史包袱让这些CEO们不得不去考量。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打法也发生了改变。PC时代从小众到大众,慢慢滚动发展,五年后可能会熬出头,但随着移动互联网出现,PC都慢慢萎缩了,这种玩法已经不再成立。许朝军甚至有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价值。他说,创业者的互联网项目如果短期内看不到起色就应该果断抛弃,在移动互联网上寻找新机会。“互联网就像泰坦尼克,它已经快沉没了。如果你的项目不行,那就应该快点逃掉。”

啪啪走红是踩到点子上了有强烈需求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啪啪突然就火了,火得似乎在意料之外,不仅有开复老师的精致的美食,旅行中的游览;黄小蕾、小S、徐峥、佟大为、伊能静等明星纷纷在啪啪上晒新剧照,讲新动态。许朝军谈及啪啪走红时表示,这主要是踩到点上,市场来决定啪啪的走红。

许朝军说,中国有很多优秀的创业者,不过,很多产品却都不温不火,难道是这些创业者水平不行?也不是,创业者把产品做出来如果有强烈需求自然就火,比如创业者如果能做一个产品,让全世界所有女性看起来都能年轻20岁,或能够发明一种裙子,所有女士穿起来都很性感,这个创业者马上就可以成为世界首富。这也在于产品踩到点子上,有强烈需求,用户一定会蜂拥而至。过去很多成功的产品都是这样,要找到一个需求点。

以Instagram为例。Instagram真正找到了人们不愿意把自己的照片分享上来原因,并进行解决。比如有人举办一个Party,有一些朋友不能来参加,原因在于自己没有很漂亮的衣服,有这种挫败感。Instagram的CEO洞察到这个需求,通过滤镜解决了需求。很多屌丝照片搞得高富帅,这使得大家愿意分享。因为人的内心还是愿意分享好东西,不愿意分享自己差的东西。

回头中国市场,要用存在的角度去分析应用背后的合理性,不是以前有的创业者说,坚信这个应用一定能起来,所以要硬推产品。中国这么多创业者做应用都有滤镜功能,一个比一个做得漂亮,甚至Q拍都没有火起来。许朝军说,点点团队想来想去,这个时候恰好声音慢慢火起来,觉得声音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催化剂,就像滤镜之于Instagram一样。

“啪啪最创新的地方在于把声音和图片做到很好的融合。你发现啪啪产品很简单,一进来发现很多好朋友在啪啪都可以互相关注。对于我们团队来讲,你告诉我一个想法,我基本上能做到,但前面的需求点是不是爆发出来,你只要踩对了,大家自然拥护。”

啪啪这款产品让许朝军兴奋,在于啪啪推出的前一个月有15万安卓用户到啪啪网站上去提交自己的手机型号,说有安卓版本发布让第一时间通知。无数人在微博上艾特啪啪团队,这在以前根本不可想象。许朝军说,自己以前也负责运营过人人网,那个时候人人网只开通了中国前一百所学校,其他学校学生则在论坛上呼吁人人网什么时候能够开通到自己的学校。“好的产品,像苹果排队一样,一个产品火了你是可以感知到的。”

这跟做点点时的感受很不一样,许朝军坦言,做点点很难。其原因在于点点需要找很多的艺术家、摄影师、插画师,虽然点点在同类产品中做得还不错,但并没有变成用户推着点点往前走,没有很多用户争着哭着用点点,或者漫画家打电话过来说点点一定要怎么做。

“应该是产品、是用户推着往前走。产品问题如果没解决特别好,对于大企业没有问题,但对于创业公司来讲,推着这样的产品可能比较吃力。我的体会,对于创业公司来讲,没有很多钱去推广,也没有精细化运营迭代开发,一定要做一个所谓女生穿起来都很性感的裙子,你要把握这个市场的需求,让用户感觉得到,让用户为你疯狂。”

实际上,啪啪仅仅是点点团队探索出来的一个产品,也仅仅是做了一个半月就上线,而且后台跟点点是一模一样,但前面产品发生本质变化,给用户新的感觉。

去中心化产品才有更多可能性

作为一款诞生不到半年的产品,未来该如何走,许朝军坦言,啪啪并没有想得太远,并非一定要定位成一个图片或是声音的产品。现在啪啪是既有图片又有声音的社区,有一些是以图片为主,声音辅助,有一些以声音为主,图片辅助。“我们要不要做纯图片?这个没戏,我们要不要做纯声音的?移动互联网是碎片化的,90秒已经很慢,每天让单田芳讲个评书,一个小时是可以的。但这并不是我们的产品所需要去做的,所以就我们来讲,我们是图片声音。”

许朝军说,啪啪的整个设计里很难讲哪个更重要,只要用户能产生内容,其他用户能消费就可以。啪啪也没有必要中心化,只推一些名人,啪啪也会挖掘更多的明星,这类明星和广泛意义上的明星不太一样,比如可能就是某一个村子里面的任,或者是学校的老师,啪啪的声音要体现出区域化的特点。这有点类似东北二人转,东北有各种各样的二人转,希望啪啪一个小范围也可以很火。产品去中心化才有更多可能性,而啪啪需要做的就是定好规则。

最新版本啪啪上的图片体现了地理位置的特点,比如用户是在798艺术区拍的照片,回到家里在啪啪上传有声照片,啪啪还是提示用户选择798的位置,并基于一个POI互动。这一功能甚至可以在很多农村有广泛的需求,比如一个人在北京旅游,将旅游图片发出来后,村里面的人可以围绕这一声音图片展开互动,更加生动具体。

啪啪还会做很多其他功能改进,比如一些明星发出一个语音后,很多人回复的是语音,用户不可能把每个语音都点开,这些内容不可能像文字一样一目十行。对此,许朝军认为,过去十年整个语音技术进步是过去五十年进步的总和,语音识别会变得越来越好,对于啪啪来说,形成社区后通过语音识别功能识别完后,用户可以来纠错。这里面还有一些社会学的驱动力在里面,比如大家是领导和下属关系,是客户关系,是男女之间的关系,一个70%的识别率,加上30%的社会学动力,最终能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得很好。

实际上,啪啪推出后遭遇不少用户吐槽,比如用户抱怨啪啪没有快进功能,语音只能从头听到尾,也有用户质疑啪啪很费流量,以及图片加载速度缓慢,许朝军也坦言啪啪推出三个多月来,已先后发布6个版本,仍有不少领域需要完善。比如声音识别度要不要做,位置要不要做得更好,POI信息怎么样做得更全,怎么样防止用户去乱填POI信息。啪啪社区有一定规模后是否添加寻找附近的人的功能。啪啪团队每天也花很多时间征集用户建议:比如图片能不能放大,能不能保存,或者用户说能不能拍视频,比如说录音时能不能加一段背景音乐等。

先满足用户什么样的功能,对啪啪团队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对此,许朝军说,这需要专业的判断,要分析背后的需求。比如说用求要快进,问题在于什么地方?客户想听第二遍或者是没听清楚,并不是说听第一次没有这个需求,可能听的时候有人来找他跳过了,但是他前面40秒已经听清楚了,所以是快进的需求。对于啪啪来说,要做很多思考,要保持产品简洁,从系数角度讲什么东西更重要,只有内心比较安定,安定时才会产生智慧。

啪啪不会成为“约炮神器”

用户在分享在啪啪上分享各种包括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的碎片化内容,啪啪除了提供带有声音的照片,还可以传递情感。不过,早有专业质疑,啪啪现在确实非常火,通过微博传播,带来了更多的用户,但用户需求有几种,有些是短暂的需求,有些是长期的需求,有些可能是跟风的需求,说到底,寂寞是所有社交问题都在解决问题,啪啪也是在解决一种寂寞需求。甚至有网友在啪啪上发现一些用户很露骨的语音互动,这让人怀疑,啪啪会不会像陌陌一样,披上一种约炮神器的色彩。

对此,许朝军回应称,未来啪啪可能会添加一种功能,比如回复可以直接点到用户微博中去,这能抑制一些用户乱发言,啪啪也会大力打压这种现象,类似情况属于个别现象,用户也可以举报。无论从点点还是啪啪,团队整个氛围精神面貌一致,不会允许这种现象。

此外,啪啪产品饱和能力一天比一天高,圈子一天比一天大,明星一天比一天多,新用户不同的增长,内容也在多样化,未来如果啪啪增长下降,可能有多种原因,要么同质化,要么有比更好的产品出现,啪啪要持续的在产品上做更多的创新。

实际上,许朝军在访谈中多次提及把把啪啪打造成正能量的移动图片语音社区,而不是语音图片,也不是“约炮神器”,核心价值是让“照片能说话”,让用户在其中分享彼此喜怒哀乐。

如今的许朝军在学习禅宗,每年十一或五一都会抽出一部分精力学习,这使得他可保持一种禅的心态,处变不惊,心态与2012年初的心态完全不同,那时的他表示,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失败是必然,成功是偶然。创业公司,离失败太近,如果不想失败就必须快马加鞭。

除了啪啪和点点,许朝军还在尝试一些新项目,他表示:“你不应该问我啪啪能走多远,而是我能走多远,我的团队能走多远。即使啪啪失败了,我们还可以做别的。对于团队,他充满信心,一定可以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