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现象级游戏《围住神经猫》的幕后故事

现象级游戏《围住神经猫》的幕后故事

65

0

0

2016-06-07 00:09:59

金龙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小编按:最近微信简直要被这只猫刷爆了有木有,来看看现象级应用幕后的故事。

无心插柳”是泥巴怪公司给《围住神经猫》大热现象的总结,这个原本只为“拉点用户”而花一天功夫做的HTML5小游戏,两天之内就成为了微信朋友圈最流行的娱乐。

柳成荫

面对这种意料之外的爆红,《围住神经猫》的开发团队却有些不知所措,他们本来是某个大公司旗下的一个小项目组,共有16个成员,计划中的项目是做个“正经的在线儿童社区”,此类小游戏并非团队的主要方向,他们只是“无意中发现可以在微信上分享HTML格式的小测试或小游戏来聚拢用户,于是就花了1天时间做了这么个小东西”。

shenjingmao1

《围住神经猫》不是他们开发的第一个小游戏,在此之前,他们曾开发“青蛙过河”之类的产品进行测试,他们为自己定下的总体基调是“简单好玩能攀比”,但直到这周《围住神经猫》上线的前两天,这种开发行为还属于夹缝中求生存的小打小闹。

但《围住神经猫》不同,开发组成员鲍阳(化名)目睹了这个游戏爆发的全部过程,第一天看到公司的人零碎地转一转,接下来两天就沉寂了下来,但后台数据还在增长。到了第三天下午,他突然发现公司以外的朋友开始转,到了第四天上午,他发现自己朋友圈里基本80%的朋友都转发了这款游戏的成绩分享,《围住神经猫》已经成了一个现象。

根据触乐网记者得到的数据,仅今天上午,就有230万个玩家进行了游戏,这是前一天同时段的400倍。由于今天一早就引起了话题性,各媒体和社交平台都开始自发传播,按照病毒推广势头预估,今日玩家数量应该超过数千万,乐观地估计,甚至可能过亿。

和前文提到的《青蛙过河》相仿,项目组的初衷是找几个受众大的小游戏改编,“神经猫”也不例外,游戏的玩法可追述到2007年日本游戏设计师Taro Ito制作的《黑猫》(Chat Noir),这几年国内的仿品Flash游戏也不鲜见。

shenjingmao2

shenjingmao3

游戏的原型之一——《黑猫》

模仿其他作品的玩法,使用未经授权的美术素材,这些行为对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恶搞游戏而言,或许不算太大问题,但对有着大公司背景(据记者调查,该游戏开发组只是公司旗下的一小支项目组)的产品来说,却是难以规避的风险。

《围住神经猫》爆炸式的流行并不在项目组的考虑之内,当名气达到一定程度,先前的小问题便有可能成为大隐患。版权纠纷正是他们可能面临的最大隐患。按照鲍阳的话说:“节操方面的问题一开始委实没放在心上,谁一开始能想到(人数)就这么破千万了。”

相比玩法,更麻烦的是美术素材的问题:游戏里的“神经猫”采用了日本漫画《全是猫》的形象,但在项目组在开发时并没有取得《全是猫》漫画形象的授权。

“其实我们倒很想和漫画作者沟通下的,一方面道个歉,一方面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性。”鲍阳对记者说。触乐网获知,这家公司目前已经开始着手解决关于版权方面的问题。

一个游戏,一条段子

回到“神经猫”本身,可能这个游戏已经在你的朋友圈刷屏,与其看游戏介绍,不如自己去尝试一下——饶是如此,我们依然会简单介绍一下:游戏规则像一个异化版的围棋,有着适度的随机性和巧妙的数学谜题,玩法也足够轻量。在游戏中,你所做的就是通过点击圆点围住神经猫——这种游戏玩法既适合点开就玩,又有一定的重复深度和挑战性。

《围住神经猫》大概具备了一个流行小游戏的很多优良特征:上手简单又不失挑战性;醒目位置大大咧咧地显示着网络流行俗语;欠欠的猫形象加贱贱的表情让人忍俊不禁;默认分享模版“我没有围住它,谁能帮个忙”和“我用X步围住神经猫……你能超过我吗”,恰到好处地撩拨起玩家攀比的心态。

但以上所有的分析,在这类现象级事物面前,总免不了事后诸葛亮的嫌疑,所谓的分析跟废话没什么区别,因为它本质上是个“段子”式的产物,你会分析一个微博上转发过万的段子有什么必然转发过万的理由么?

没人能说清楚“神经猫”的成功路线,哪怕是项目组自己,也只能从身边亲朋好友的分享来感受游戏诡异的扩散速度。开发组成员试图还原游戏传播过程中的节点,第一个节点是“神经猫”游戏引擎的官方网站把该游戏置顶,此外是是几个专门收集HTML5游戏的微信公众平台把“神经猫”放到了很显著的地方。“但这些平台的订阅者我觉着大部分都是开发者”,鲍阳随后补充,“所以我相信这些算是自然结果的里程碑,大部分流量应该还是民间的病毒传播。”

所谓的“自然结果”,是指游戏传播到一定数量级后,会有媒体和名人自发传播,比如“神经猫”传播到今天,果壳和知乎上便出现了一些相关的技巧讨论,进一步推动影响力扩张,此时的传播路线已不可考。

shenjingmao4

像人气明星张亮也会在朋友圈分享“神经猫”

面对突如其来的成功,开发组表现出了足够的冷静。他们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是相互吐槽。有成员说:“我们加个广告条就能赚大钱了,别做什么儿童社区了”,还有人假装沮丧:“前面三年做的工作毫无价值”。有人揶揄序和美术同事,开玩笑地说一些“苟富贵,勿相忘”之类的话。鲍阳告诉记者,“内部的气氛很欢腾,但基本上还是保持着理智的平常心做该做的事。这件事带来的后续效应,相信即便我们不去想不去看,也会慢慢成型的。”

作为当事人,对整件事情的感想又如何?鲍阳的回答有些意味深长:“为团队高兴是肯定的,但我们只是身处这种速朽的现象,无非是搭上大浪尖的小杂鱼而已。”

游戏越傻,人们越爱玩?

时长关心应用市场排行榜的朋友或许会发现,自打《Flappy Bird》开了个坏头,《2048》推波助澜后,这几个月的大众“喜闻乐见”手游经常呈现出“返祖”的现象。时不时有简单到极致的手游名列免费榜前茅,我们固然赞许那些设计巧妙,短小精悍的创意佳作,但当这类产品开始扎堆出现,并且俘获大多数人的目光,这事就变得不那么正常起来。况且这些手游很多都称不上“设计巧妙”,视觉表现粗糙,全部内容靠一个创意来支撑——还往往是剽窃来的创意,粗暴地考验反应力和直觉,是这类游戏的一大特征,以至于有媒体曾发出“游戏越傻,人们越爱玩?”的感慨。

shenjingmao5

美区免费榜前五名一度被各种《100个球》之类的“小游戏占领”

类似的产品我们能看到很多,换皮的《Flappy Bird》和《2048》不多谈,《别踩白块》《100个球》《The Line》《疯狂伐木工》《一个都不能死》……这些小游戏已不能像早年那批小游戏那般设计精巧让人眼亮(如《割绳子》《切水果》等),仿佛受到“鸟和2”一夜爆红的启发,一部分游戏开发者突然抱起了中奖的心态,反正成本简单,只要找到一个不走寻常路的表现形式玩法,就有可能获得爆发式的成功。就在眼前,中国区App Store还有一款主打重口味的抠鼻屎游戏《X鼻科医生:鼻屎狂》打入了免费榜前列——类似的游戏有很多,但似乎搏出位就能获得更多的关注。鲍阳对这种情况也表示困惑:“我是从小玩FC长大的,眼看着市场上流行的东西越来越看不懂了,真心想说句‘No Country for Old Man’。”

在触乐网的评测中,曾对在美国区短暂流行的现象级游戏《100个球》给出过这样的讨论:

说到底,所谓的“优点”都不能证明《100个球》是一款优秀的手机游戏,我们还是没有回答一个问题:《100个球》为什么会流行?这个问题的背后还有无数个相似的问题:《Flappy Bird》为什么会流行?《2048》为什么会流行?

纵观这一系列仿佛流水线生产的小游戏,他们有无数的共同点:规则简单、操作无脑、画面单一、难度偏高但冲分只依赖简单重复,最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想过,也没准备好流行。对于绞尽脑汁试图火一把的开发者来说,这些奇奇怪怪的非正规军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流水线小游戏们没有丰满的故事,当然也就没有新手村,没有结局,除了有趣的规则,他们必须依靠社交网络推波助澜。在互联网冷酷的数据流水里,他们可能和一条微博段子、一个Doge Meme没有本质区别,流行与否,取决于网民手中的分享按钮。

来源: 酷推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