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戏说「愉悦」强迫症,真的交互设计满足需求足矣

戏说「愉悦」强迫症,真的交互设计满足需求足矣

41

0

0

2016-11-01 00:14:49

破茧~~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37 枚圆章典故源自 99 年美国一部卖座的喜剧影片《上班一条虫》,餐馆老板希望自己的服务生带上圆章,借此让服务生同客人打开话匣子,试图愉悦客户,从而获得更好的生意。但实际上影片中的女服务生最后对此举表示轻蔑,竖起了中指!

尝试大批量制造「愉悦」式交互设计,这就好比强迫服务生在制服上戴上 37 枚荣誉圆章,真是受够啦!

笔者最近突然发觉 iPhone 手机里某些应用的令人倍感「愉悦」。比如 Gmail 团队开发的另一款独立的电子邮件应用 Inbox,由于采用了谷歌最新的设计语言 Material Design,悬停于显示屏右下角的圆盘形按钮动感十足,令人印象深刻。当笔者用手指向下滑动有着多个收件人的讨论组邮件时,圆盘形按钮内显示出意味着「回复所有」的回转箭头图标,当笔者滑动到讨论组邮件的末尾时,圆盘形按钮则摇身一变,幻化成为一个文本框,回转箭头图标则一分为二成两个单独的小箭头,一个箭头表示「回复」,另一个则表示「转发」。整个变化过程精细流畅且优雅大方,像极了生物学上细胞的有丝分裂过程。

换句话说,这就是谷歌最新的设计语言 Material Design 所明确追求的那种「令人愉悦的美妙细节」。谷歌声称「此细节有两种作用,一是通过细节上的变化来提醒用户,二能为用户带来短暂的期待感以及华丽丽的工艺感,此外用户也的的确确感受到了这些个美妙的小细节。」

的确笔者承认是感到了这种变化,的确是有种工艺感。但是笔者根本都不在乎这些细节,这与我如何或者为何在手机上使用 Inbox 应用完全没有关系。

关于 Inbox 应用的设计和工艺感

通过短短的四次点击,用了不到 30 秒时间,笔者就完成了下载安装包、启动应用、配置个人邮箱并进入试用等一系列常规动作。这意味着笔者能够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一些邮件相关的操作,完成之后立即删除该应用,下一次使用的时候继续重来一遍。

为什么要如此折腾?其实笔者不喜欢在手机上永久安装电子邮件应用,究其原因无非是笔者无法抗拒时不时地在手机上查阅邮件的冲动(画外音:这其实是一种强迫症,但是通过「阅后即焚」的另外一种强迫症来克制前一种强迫症的确可笑)。

这也解释了为何迅速快捷流畅的用户体验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我可在手机上彻底消除电子邮件对我的勾引,还我一个清静的世界。只有超级紧急或者迫不得已的原因才能让笔者重新使用电子邮件应用,Inbox 应用重新安装和配置并不麻烦。

这是 Inbox「愉悦」式交互设计所导致的吗?很显然不是!结果令人满意吗?太对了。

针对互联网科技公司对「愉悦」(delight)这个词的推崇和迷恋,新书《年轻的钱》作者凯文·罗斯 (Kevin Roose) 曾在纽约杂志做过专项调查;此外各大知名 IT 公司专注于用户体验的专业人士齐聚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参加为期两天的年度「愉悦(delight)大会」;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帕罗奥多 (Palo Alto) 的知名设计公司 Ideo 的设计总监英格丽德· 菲泰尔(Ingrid Fetell)还曾专门推出一本设计方面的书籍名叫《In Defense of Delight》(书名直译为《为愉悦辩护》)。每个和数字化创造设计相关的机构和个人貌似都对「愉悦」(delight)这个词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无论什么鬼都上「delight」。难道全都令人愉悦吗,抑或仅仅是一个不太令人蛋疼的东东罢了。

笔者也不卖关子啦,也不拿晦涩的邮箱应用删除强迫症来打比方,个人认为「愉悦」在交互设计上被期望过高,具体理由有三:

1. 浅薄的新鲜感。这种类似于 Inbox 邮件应用的那种细胞有丝分裂的「令人倍感愉悦」的交互设计就好像在圣诞节礼物上精美包装纸一样,也就是增加打开礼品盒的吸引力,换句话说就是刚刚下载完安装包之后,第一次启动应用初步体验一下新鲜感罢了。

2. 后续乏力。如果你每天早上都收到同样的圣诞节礼物,这种收到礼品的「愉悦感」定会荡然无存,甚至会令人反胃。这种「愉悦感」的产生部分来源于惊喜,除非用户如婴儿般天真抑或你手机里的应用能躲猫猫,否则一次又一次同样的惊喜方式定会失去作用。

3. 由不得你。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设想一下如果交互设计团队都在密谋如何让笔者远离正面情绪,那真的会让人恶心。「愉悦」是一种转瞬即逝、特有的、难以解释的个体感受。尝试去大批量制造这种所谓的「愉悦感」,就好比让服务生在制服上戴上 37 枚荣誉圆章那样尴尬和刻意。

笔者也并非是刻意针对「愉悦感」来矫枉过正,我们不要低估了有灵魂的设计,尽管有点钻牛角尖,但意图上的区别尤为重要,可以看看 20 世纪最有影响的一位勤奋的天才设计家查尔斯·伊姆斯 (Charles Eames) 是如何解释设计师的职责,

设计师本身的角色就好比一位考虑周全,能够预判客人需求的好主人。

如果你把应用的用户体验当做观众的反馈,那么「愉悦感」自然就是设计师所追求的目标。但如果你把应用的用户体验看做邀请别人来家做客,那么过分强调「愉悦感」就显得有失要点。美国当代声名卓著的剧作家、电影编剧大卫·马梅 (David Mame David Mamett) 在其《真与假:演员的异端与常理》的书中写到,

在餐馆里享用一顿晚餐仅仅只需要美味佳肴配上良好的环境足矣,根本无视服务生的「虚情假意」,这种与享用晚餐完全无关的额外情感投入会让人感到很假,很廉价。

Gmail Inbox 开发团队那种迅捷无痛的应用安装的用户体验,令我感到似乎他们已经预判出我作为「客人」的需求,但这唯一令我满意的交互设计(软件的下载安装、邮箱设置以及使用并删除)并非真正他们想要愉悦客人的方式。不得不承认 Inbox 的交互式设计是笔者在 iPhone 手机上选择 Inbox 而非其他诸如 Outlook、Mailbox 甚至 Gmail 手机客户端的首要原因。这就好比在餐馆享用晚餐,我不需要服务生能否为我提供所谓的「愉悦感」,在良好的环境下享用美味佳肴足矣。

 

文章来源:"Delightful" Interaction Design Needs To Die

本文由 TECH2IPO /创见 梁超编译

地址:http://tech2ipo.com/96490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