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从IFutura到Verdana—看宜家字体的改变

从IFutura到Verdana—看宜家字体的改变

66

0

0

2015-12-21 00:13:11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全球最大的家居连锁宜家家居(IKEA)更换了自己的字体,从原先的IKEA-Sans(基于Futura)改成Verdana。瑞典民间的说法是,宜家的目录册印刷量仅次于《圣经》。如此大的影响力,使得使用新字体的2010年目录册一经出版,就引起了大批设计和字体爱好者的注意。Facebook和Twitter上很快出现了大面积的震惊和批评的声音,设计师社群也出现了长篇的激辩。 网上发起请愿签名反对这一决定,至今人数已经接近7000。网上的巨大反应也引起了主流媒体的注意,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和《时代》杂志等都对事件进行了报道。

毋庸置疑,宜家这一更换字体的做法必定是经过理性思考和经济衡量过的。宜家的解释是,这一更换完全是因为 Verdana“更加经济和高效”,可以跨国家跨平台使用。实事求是的说,单就字体功能性来讲,Verdana 的确占上风。Verdana 的大写“I”和小写“L”显然比 Futura 识别读高,在屏幕显示也胜一筹,也有意见称 Verdana 的数字设计要好过 Futura。进一步说,Verdana 的采用成本必然要比 Futura 要低(现在主流的平台都搭载 Verdana,而 Futura 的授权要花上成百甚至上千美元),而且其跨平台(比如从平面到 Web)的一致性也优于前数字时代的 Futura。

尽管从以往经验看,经典设计的新变化总是会带来反对声音。但对宜家这次换字体不依不饶,也并非是纯粹的惯性心理作祟:Verdana 诞生于 Web 1.0时代,专门为屏幕小尺寸显示而设计,是 Windows 很多版本的默认字体,与 Arial 和 Comic Sans 等一样,被全世界的办公系统滥用,形象和气质都与一向挥着设计大旗的宜家的企业形象难以拉上关系。 因此官方“高效和经济”这一解释显然不能满足很多崇尚设计的消费者。 在批评者眼里,已成为某种宜家从“瑞典风格的现代主义”堕落到“同质化和全球化”的象征。

Futura 是1920年代现代主义的经典字体,由 Paul Renner 设计,灵感来源于俄国的构成主义,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文化继承。宜家使用 Futura 长达五十多年,Futura 已经植根于宜家的设计传统,成为宜家企业形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与宜家注重设计的哲学相得益彰。而现在宜家忽然为了一个“成本”和“通用”的理由,悄然改变了自己具有重要识别度的形象元素,将自己几十年来建立的视觉形象置于一个令人困惑的危险境地,同时也伤害了以设计为上的心理定位,怎么看也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做法。《卫报》写到:“(Verdana)给人感觉与一个根基于设计的瑞典公司并不相称,看上去反而更像一个不会在让人想看第二次的公司”。而美国字体设计协会(TDC)前主席 Allan Haley 的评论也讲出了很多人的心声:“这一做法极有风险……(此次变化后,宜家)将和任何使用 Verdana 的公司变得一样。它的新闻册与街边饭馆的菜单已经无异,(因为Verdana)无法达到品牌区分的目的。”

然而宜家这一令人不解的设计决策,却看似与当今潮流吻合。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近年来与经典审美格格不入的设计潮,看能否帮助我们了解宜家的做法。 让世界哗然的2012伦敦奥运会徽发布不久, 著名的设计师和评论家 Michael Bierut 撰文描述设计界这一被称之为“新丑陋(New Ugly)”的潮流。被评论的代表性设计包括:Wolff Olins 另为纽约市(NYC)设计的标志,被形容似“交通高峰期挤在市中心的四号车里”;电子绘图板 Wacom 的新商标(“妈妈你什么时候学了Photoshop”);炙手可热的德国文化杂志《032c》(打破了平面设计最后的“禁忌”——横竖拉伸字体)等等,都是视觉上十分荒唐而不“专业”的设计。这样的例子在今天也没有停止,百事的“微笑”新商标和奥迪汽车(Audi)的商标换字就是这一视觉困惑潮流的延续。

探其究竟,大部分“新丑陋”潮流的设计背后,设计师都有一套自己的解释。Wolff Olins 对于伦敦奥运会徽的解释是:“想要挑起公众的注意力和反应”,“律动”和“活力”也是关键词。而纽约市标志的字体,则表达了“纽约人的粗放”,同时也在操作上做为一个不同图像和色彩表达的媒介。英国《Creative Review》的评论直截了当的点名了 Wolff Olins 的意图:“当我们身边的商标设计都依据一个巧妙逢源的主流美学标准,那么唯一可以出众的方法就是有意拒绝这些标准。”

而《032c》的设计师 Mike Meiré 也有相似的观点:“现在有太多杂志都在装酷、装老练、装有内涵。它们看起来全都一样。对于这一点,我已经有些厌倦了。”这位有专业素养,曾经出品过很多在业界声誉极高的杂志设计的设计师,也刻意反主流,丢下了所有的科班规条。当有著名杂志设计评论指出《032c》的设计除了“丑陋”之外无法形容时,出版人和设计师都满意地笑了:“生活总有不同的美可以呈现。如果人们觉得(这些设计)使人困惑,那是因为我们太习惯传统设计的高效、流水线和正确性了。”

另一方面,尽管比起时尚和建筑,平面设计鲜能引起公众注意,而事实上,众多标榜“挑动”的争议性平面设计的出现显然真的挑起了公众的神经,达到了设计师的目的。伦敦2012年奥运会的会徽的发布,就引起了大众的关注,即便媒体上最常见的公众评论是“令人作呕”,和“我5岁的孩子也能画出来”。而宜家换字体的事件,也有意无意地让主流媒体上难得地发表了主张“应该关注字体”的文章。

在这些令人不解的设计背后,“反传统”、“挑动反应”、“反主流”都成为它们反其道的关键词。而 Mike Meiré 们所说的,对主流设计的“审美疲劳”,也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这些到底是对设计同质化时代的激烈反应,还是要促成一个真实的文化变革,评论界对各个作品有不同看法。事实上,这一波“丑陋”的潮流最早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初的“反主流”潮。当时《Eye》杂志就发表了极有分量的一篇评论《丑陋狂热》(Cult of the Ugly),评论当时出现的一些实验设计。

当时的评论与现在的意见类似。尽管视觉上不符合传统审美,但只要是设计师们有意图的,根据“形式随机能”(Form Follows Function)进行的设计实验和新风格的探索,评论界和设计师都比较认可。设计师们这种对于同质化设计和经典设计的反叛性回应,对另一种文化和精神的表达,是值得赞赏的。但为了丑陋而丑陋,抑或是缺乏智慧、训练和品味,不得已而成的“丑陋”,则是对设计的亵渎。 然而正如 Michael Bierut 指出,尽管艺术的许多变革都是由一次次不入传统眼的风格变化开始的,但“毕加索和史特拉芬斯基的出现毕竟只是少数”。这“丑陋”潮中究竟哪些是业余人士的信手涂鸦,哪些是稍纵即逝的潮流,哪些是值得注意的变革,需要单独评判,细细咀嚼。

谈回宜家换字体。看似与反主流的新“丑陋”潮流一样,都引起了公众反应和专业人士的不满,但评判它是否是一个设计层面的堕落,要看这个做法背后的意图。这是否是一个从设计高度深思熟虑过的做法?从官方的说法看,引人怀疑。倘若真是管理层为了节约开支而没有做设计上的考虑,那么这是宜家、也是商业平面设计的一大悲哀;而如果全球化和同质化是宜家设计要表达的新理念,那么大可赞赏一下宜家的设计探索精神和商业勇气。

来自:《艺术与设计》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