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商业周刊:揭秘Google改版流程

商业周刊:揭秘Google改版流程

23

0

0

2015-05-14 18:23:50

 青青莲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导读:最新一期美国《商业周刊》撰文,对谷歌界面的改版流程和背后的故事进行了介绍。

以下为文章全文:

第8次改版

每天都有2.68亿人使用谷歌来搜索信息。每当用户输入搜索请求后,谷歌的软件便会给出最相关的链接。虽然后台运算非常复杂,但整个查询过程却非常简单,也难怪用户会忽略很多流程。那么究竟是哪些人会去关注其中的各个元素呢?

虽然在地图、图书、电子邮件和社交网络等领域都进行了尝试,但谷歌的帝国依旧建立在搜索之上。在该公司2009年237亿美元的收入中,有97%来自广告。尽管谷歌并未披露AdWords和AdSense等单个广告产品的收入数据,但多名内部人士承认,谷歌对搜索结果旁的“赞助商链接”的依赖程度,就好比石油国家对油井的依赖。

在提供搜索结果的同时,谷歌还会在页面右侧提供一些广告链接。自从1998年诞生以来,谷歌搜索页面已经经历了7次小幅改版。最近一次是在2007年5月,当时,谷歌在通用搜索中添加了图片和视频内容。2010年5月5日,谷歌进行了第8次改版,用谷歌搜索产品和用户体验副总裁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的话说,本次改版“幅度很大,而且特别重要”。

谷歌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拥有领先的搜索技术,但却很难被发现。第8次改版的目的就是突出这些优势并且将其整合到主结果页面中。用户现在可以通过额外的工具栏来进一步挖掘信息。也就是说,用户在提交了一条搜索请求后,可以快速对其进行过滤。例如,可以只展示那些来自购物网站的信息,也可以只显示某一主题的视频,或者最新的新闻报道。在搜索结果的页面左侧增加了新的标识和一系列彩色的图标后,用户就可以获得许多新的选项,整个页面的外观也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

改版动力来源

即使是几个像素的变化也有可能会影响到谷歌的利润,可是谷歌为什么愿意对这款互联网历史上最成功的产品进行大幅改版呢?“网络一直在变化、发展和创新,”梅耶尔说,“即使对于谷歌这种人们每天都会使用而且已经非常熟悉的网站而言,改版也是非常重要的。”

本次改版的并不仅仅是外观。过去几年来,微软必应以及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媒体的发展证明,基于整体相关性对网页进行排序的谷歌搜索已经过时。去年12月,谷歌承认了这一点,并表示将开始对网络进行实时索引,帮助用户组织社交媒体信息。

部分业内人士对这种做法的复杂性提出质疑。“先进的搜索几乎从未奏效,”美国市场研究公司Norman Nielsen Group首席分析师雅各布·尼尔森(Jakob Nielsen)说,“人们并不愿意使用搜索引擎。他们希望离开搜索引擎。这就是获得优异广告效果的原因所在——用户想离开搜索引擎,所以他们有可能会跑到广告主那里去。”换句话说,谷歌之所以获得成功,是因为它从来没有试图用多样化的体验来束缚用户。

然而,竞争格局正在改变。今年3月,Facebook超越谷歌成为全美访问量最高的网站,微软也针对必应推出了自己的计划。虽然必应在美国搜索引擎市场位居第三,而且与谷歌有着很大的差距,但它却在努力发展旅游和购物等领域。必应最近推出了一个设计,可以根据用户需求调整搜索界面。如果用户明显在寻找机票购买信息,必应就会变成一个旅游搜索。必应主管史蒂芬·维茨(Stefan Weitz)说:“这与当前以链接为基础的主流方法完全不同。为每个搜索请求都提供同样的用户体验并不合理。如果你只是想要订一张机票或是查询某一航班,为什么要展示那么多链接呢?这不合逻辑。”

谷歌的每次改版都让会使其算法更为复杂,但却一直保持了简洁的界面。美国投资银行Edward Jones分析师安迪·米德勒(Andy Miedler)说:“谷歌一直都在创新并对产品进行改进,但却一如既往地坚持了简洁性原则。人们越来越喜欢谷歌的简洁。”此前的每次改版都是在简洁与复杂之间进行权衡的结果,而且每次都能够提升谷歌的盈利能力。

初期准备工作

商业周刊今年3月获准采访了谷歌设计团队的16名员工,当时该公司正在修复漏洞,为改版做准备,这一过程需要美工人员和编程人员的紧密配合。这一工作既需要融入新的分散化、社交化的网络,同时还要继续提升搜索广告业务,因此压力很大。尽管如此,整个团队的氛围却很轻松。谷歌产品经理努都·简纳基兰姆(Nundu Janakiram)是负责协调工程、设计等团队成员的关键人物,他说:“这个项目事关重大。每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搜索引擎上,这是整个公司的纽带。我们必须做好。”

虽然配置、网速、浏览器和屏幕尺寸都各不相同,但谷歌的每个页面都必须要完美兼容不同类型的电脑。而且还必须进行优化,以便为用户提供尽可能快的搜索和点击速度。单是这些技术要求就足以令设计人员抓狂。所以当该团队2009年被委派开展Search Results V8项目时,他们决定不考虑这些要求。

24岁的斯坦福大学毕业生简纳基兰姆、34岁网络设计师乔恩·威利(Jon Wiley)以及两名视觉设计师总共设计了数百种不同的页面,用于为用户展示搜索结果。简纳基兰姆说:“但凡能想到的,我们都做了。”在这些板式中,导航工具从屏幕左侧被转移到右侧,颜色也从谷歌传统的淡蓝色调变成了更为活泼的色彩。不仅更改了链接样式,还翻转了模块。其中一个板式将页面的每个像素都塞满信息,还有一个设计则添加了显示广告。

这个无拘无束的创意阶段可以让思路更为清晰,但其作用基本上也仅限于此。等到设计师和工程师一同进入到更为宏观的领域,并且开始认真思考新的版面时,对全球最赚钱的网页进行改版的急切心情便无法抑制。曾经负责德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网站运营,并于2006年11月加盟谷歌的威利说:“我们希望把重点放在一个革命性的模式上,通过这种模式,既能够吸引用户,又能够给他们带来一些完全不同的体验。”工程师们则试图将自己看作是改革的促进者,而非因循守旧的人。本次改版的技术主管纳特·盖林(Nate Gaylinn)说:“有时候一名设计师会告诉你他们想要什么,而你则会告诉他们你可以通过四分之一的工作来完成90%的任务。如果为了获得好的用户体验的确值得这样做,那么你就要进行一些额外的工作。但是如果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我们则会通过一些较为简单的途径来实现。”

每天都要站着开会

每天下午4:07都会召开一次站立的例会,大约会有10人参会,多数细节都是在这些会议上经过充分讨论而决定的。谷歌联合创始人赛吉·布林(Sergey Brin)估计,步行穿过谷歌总部园区需要7分钟的时间,因此谷歌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传统:两次会议之间的时间间隔为7分钟。参与该项目的所有人都要站着开会,以确保不会有人感觉太舒服,从而避免浪费时间。

简纳基兰姆把一个键盘固定在椅子靠背上,从而可以一边开会一边做记录。盖林说:“例会的目的是讨论每个人的工作状态。如果彼此之间的工作有重复,便可以发现并进行协调,避免重复。”每个提交的功能都会进入到用户界面审核阶段,这一工作由规模更大的搜索团队负责,以便确保这些功能不会对搜索引擎基础架构造成不良影响。盖林说:“他们会确保我们不会搞砸。”

细致的测试

到2009年10月,该团队已经推出了首个功能性的原型产品,谷歌的全部2万名员工都可以对其进行测试。内部员工可以提交漏洞或者对设计发表评论。谷歌既没有透露具体参与测试的人数,也没有披露员工的评论内容。简纳基兰姆则表示,高峰时期,他们团队每10秒钟就会收到一条反馈,但并非所有的信息都有用。他说,即使是谷歌的员工也对设计提出尖锐的批评。

搜索按钮成为首批反馈信息的焦点之一,设计人员将该按钮改成了蓝色。简纳基兰姆说:“有很多人告诉我们,他们发现这个按钮会分散注意力。他们通常都是通过回车键来搜索的,而这个按钮会将注意力从搜索结果转移到搜索框上。”

除了内部测试,谷歌的开发人员还通过了19次为时数小时的眼球轨迹测试来对新设计的各个方面进行了研究。眼球轨迹测试始于20世纪早期,当时是通过固定在眼部的仪器来追踪眼球的运动。而现在则可以通过内置在电脑屏幕内的摄像头来测试眼球运动轨迹,从而帮助研究人员了解到用户浏览网页时,真正观察的区域。用户通常都会浏览网页的前两行,然后再以垂直方式浏览屏幕左侧,这就是所谓的“F形态”。

在眼球轨迹测试中,工程师和设计师坐在临近的房间内通过单向透明的玻璃镜观察测试者的举动。每名参与测试的人都会被指派一个搜索任务,这样一来,谷歌团队便可以观察到页面的实际运行状况。在商业周刊造访谷歌期间,一名参与者被要求进入这样一种情境:他的侄女正在撰写一篇有关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的报告,而他则需要帮助侄女找到特定的信息。当这名用户向其他内部测试人员一样,因为蓝色的搜索按钮而分神时,就意味着一个想法要被废弃了。在其他一些实例中,眼球轨迹数据还可以帮助设计者在不同的色彩和板式尺寸间作出选择。

虽然工程师和设计师很看重眼球轨迹的结果,但统计人员在数月时间内只对数万名真实用户进行了测试。由于每天都拥有2.68亿用户,因此谷歌可以只面向一少部分用户推出一款新产品,但仍然能够获得足够大的样本。谷歌希望为赞助商链接带来更多的搜索和点击,而任何放缓或阻碍这一过程的因素都会对谷歌的利润产生影响。

在改版的最后阶段,统计人员将注意力放在了谷歌搜索框和第一条搜索结果之间略有增大的间距上。“没有人会注意到平均多花了几十毫秒的时间来点击搜索结果,” 谷歌软件工程师帕特里克·赖利(Patrick Riley)说,“但是如果所有的用户都要多花几十毫秒,我们就得当心了。”这一分析被反馈给设计人员,随后得以调整。简纳基兰姆说:“我们将定量和定性反馈与我们自己的感受结合到一起,并重新进行了设计。”

设计理念遭质疑

看重技术指标是谷歌文化中的重要部分。谷歌的两名联合创始人布林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都是工程师出身,他们一直以来都认为,外观必须屈从于性能。佩奇至今都觉得,主页除了一个搜索框之外,不再需要其他元素。但这并不意味着设计人员也会屈服于这种想法。谷歌第一任视觉设计师道格拉斯·鲍曼(Douglas Bowman)因此于2009年3月离职的。鲍曼在stopdesign.com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在谷歌,数据“成了所有决策的支柱,这制约了谷歌,使之无法制定任何大胆的设计决策”。他还指出,由于团队无法在两种蓝色之间做出选择,因此对41种不同的色度进行了测试,从而导致一个项目的推迟。他写道:“我们最近还曾经因为究竟应当对字体加粗3个像素、4个像素还是5个像素而争吵,他们还要求我证明自己的选择。”鲍曼现在担任Twitter创意总监。

其他在谷歌工作过的著名设计师也承认,过度强调数据会令人厌烦。2006年加盟谷歌并出任谷歌设计总监的杰弗里·维恩(Jeffrey Veen)说:“我合作过的设计师都很棒,但他们通常都受过人机交互训练,而缺乏美学素养。这就造成了谷歌的设计现状。我想招聘的人都无法被谷歌聘用,因为他们缺乏计算机科学的背景。”维恩已于2008年离开谷歌。

但梅耶尔并不认同这种批评。“我们根本没有压制直觉,”她说,“我们需要利用直觉来推动创新,为谷歌带来伟大的设计。我们所能做的是,利用互联网的力量及其可以衡量的特性来找到科学的方法,从而判断创意的优劣。”作为Search Results V8项目的首席设计师,威利认为,他对这一使命感到满意,而且理解搜索设计并不是为了给用户带来惊喜。“这就像是电影中的灯光设计或音效设计,”他说,“如果你看电影时说,‘这音效设计真棒!’这恐怕就有问题……我并不希望有人说‘看,这搜索页面多漂亮!’而是希望人们说‘我想要的……在哪里?’然后点击一下,之后便离开了。”

改版仍在继续

在新版页面推出之前,改版依旧在继续,有些还非常重要,发布日期因此而推迟了5次。项目团队曾经计划在搜索框下方包含一个widget,从而帮助用户定制搜索结果,以便获得与其所在位置相关的信息。但由于该技术的效果不够好,因此被否决了。还有一个功能可以为用户提供一种方式,寻找相似的结果。该功能最初取名为“不完全不同”(Not Entirely Unlike),但后来改成了更为直观的名称“不同的东西”(Something Different)。

就在梅耶尔上周通过博客向全世界宣布谷歌改版后,该项目团队依旧在工作。对于工程师而言,新版谷歌发布之日正是受到批评最多之时,也是最伤脑筋的时刻。即使Search Results V8项目团队已经解散,并继续从事其他项目,但改版仍在继续。简纳基兰姆说:“从许多方面来看,这个项目永远不会真正结束。改进总会持续。”(鼎宏)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