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初创公司头两个月就赚了 20 万美金,可我仍然感觉被打脸

初创公司头两个月就赚了 20 万美金,可我仍然感觉被打脸

50

0

0

2016-09-15 02:25:41

破茧~~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1421424387492

我的初创公司在头两个月就赚到了 20 万美金,然而我仍然觉得被打脸。想知道为什么吗?这个故事得从曾经的一个简单问题开始说起。

从一个问题说起

有一位著名的企业家,心情沮丧地问我:「我想要出本书,但是我没时间去写。写作的过程真的是一件让人烦不胜烦的事情,你得写,写完还得找人给你出版。有没有一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能不能在不经过这些繁琐环节的前提下,来出一本属于自己的书呢?」

之所以她选择我询问问题的答案,那是因为我是有足够资格的。一方面是我是一名作家,曾经写过三本书都荣登 NY Times 的畅销榜榜首;另一方面我还是一名创业者,我开了一家出版公司,为很多具有潜力的作家提供出版平台。但是,即便我是这么理想的人选,在诸如以上的对话中,我总是有一套早已准备多时的话要送给他们。

我要说的是:坐下来精心写作对于出书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事实上,这本身就是出书的核心步骤。如果你不想付出(写作),就想有所收获(出书),那简直就是活在梦里。一般我说这话的时候都带着点儿鄙夷的腔调,带着点儿对懒人们的不屑,他们好像觉得无论什么事儿,哪怕是出版一本书,都跟天上掉馅饼一样容易。我还经常引用马克·库班(Mark Cuban)的名言:「人人都想成为明星,但是没人想在成名路上付出那么多。」

但是刚刚那个问题有点儿不一样。它的发问者是叫做梅丽莎·刚则莱斯(Melissa Gonzalez)的企业家。当时也不是在一般的晚宴上,而是一个名叫 LDV 创业者晚宴上。(LDV 是一个由伊万·尼尔森筹办,只通过邀请函才能入席的晚宴)。对于她所提出的问题,我一开始还是拿出了我准备好的那一套说辞,还有对于提问者背后的懒惰心态的鄙夷,当然我是在说教。但是当我沾沾自喜说到一半,我看到她看我的眼神时,我意识到似乎说错了一些话。她打断了我,然后重新向我提问:

梅丽莎:「你是个创业者是吗?」

我:「是啊,那是当然。」

梅丽莎:「我也是个创业者,我觉得啊,咱们创业者所共有的,最重要的责任就是去解决问题。关于我刚才的问题,你到底是选择解决呢?还是站在这儿口沫横飞地给我说教,让我明白什么是辛苦劳作,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的道理?」

然后我顿时无语了。我承认,她说的对极了。我面前的女人何尝不知道那些大道理呢?她都已经在竞争极为激烈的零售市场创办了成功的事业。在这个晚宴上出席的 30 多名创业者都是标准的成功人士,我竟然在他们面前说教,而不去想怎么解决他们的问题。我顿时脑子有点儿懵,然后我给她说容我想想,咱们先保持联系,我想到办法了就会跟你联系的。

冥思苦想的那几天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的大脑里面一直盘踞着她的问题。到底怎么样才能避免写作过程,让那些人达到出书的目的呢?当然在出版发行环节,我们可以通过网上发售等形式让传统的流程彻底得到简化,可是我一直打心眼里觉得你既然要出书,那必须要写书啊,写作本来就是这必不可少的环节,怎么可能避免呢?最后我放弃了思考。几天后,忽然灵光乍现,似乎头脑中有一道闪电照亮了曾经某一处被我忽视的黑暗角落……「写作真的是出书的必经之路吗?如果你在出书的过程中把写作拿走,它看起来会是什么?」于是我迅速的开始自问自答起来:

问:什么是书?

答:书是以文字为载体的想法的集合,一般都是以排列有序,设计精美的印刷字体现出来。

问:书的作用是什么?

答:书,尤其是非小说类的书,往往是将作者脑海中的某个想法抽离出来,然后投射到读者们的脑中。

问:那么写作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答:写作,就是通过词和句,将这些想法固化,投放在书上。

问:那么有没有其他方式能够将想法投放在书上的呢?

答:如果书的存在是传递想法的中介,那么写作是形成书的一种方式,那么有没有可能有另外一种方式呢?对了!用「说」!

问:如果问用「说」来取代「写」呢?

答:如果我能找出一种方法,让用户能够通过说话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是靠把文字写下来,是不是最后也能成书?梅丽莎能否仅仅是想法说出来呢?当然!她肯定能办到!

我将自己的想法从头至尾的打磨了一遍,然后给梅丽莎去了电话。

我说:「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在大概 12 个小时的时间里,我能够让你的想法变成现实,将你的书在免除了写作这个过程后,以最专业的方式进行出版,成品会放在 Amazon 以及其他商店的货架上,而你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用嘴来表达,你能办到吗?」

梅丽莎:「这个主意听起来蛮不错的,我想我可以试一下。」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问题就变成了如何去细化这个过程,坦白来说,我也不知道这是否可行。但是正如梅丽莎所说:创业者的使命就是负责解决问题,给人们想要的某个答案。我对自己满意的一点就来源与此,我做到了。

于是我又找到曾经的一名雇员:扎克·奥伯龙特(Zach Obront),他和我还有梅丽莎三个人聚在一起,开始头碰头商讨如何完成这个项目,如何进行测试,看这一切是否能够转化成一次伟大的创业之路。下面就是我们一步步所做的事。

出书的整个过程

形成这本书的大纲:扎克给梅丽莎去了几次电话,帮助她理清这本书的思路,明确重点在何处。这几次对话之后,扎克为这本书写了一个大纲。

为书的具体内容对她进行采访:后来,扎克专门拨出两个小时的时间跟梅丽莎通话。这也算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采访」,其对话的线索完全以书的大纲为主。他问了她尽可能多的问题,围绕着大纲将所有重点全部覆盖掉。而与此过程,旁边有个录音机将梅丽莎的回答一字不落的全部录制下来。

转录录音:他用 Speechpad 将录音转成文字。

将转录成文字的内容进一步细化成文字手稿:如果你曾经看见过一份从语音转化而来的最原始的文字内容时,你就会知道那简直没办法读下去。所以我们还得需要一个编辑将这些文字进行再整理。这些文字最后还是能忠实地表达梅丽莎的想法,让它们更加自然地流淌在字里行间。

对一些内容进行细节上的编辑:梅丽莎后来又花了一点时间对内容进行从头至尾的检查,保证了这本书与她的想法完全重合。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做这件事,我们还在摸索阶段,所以来来回回修改了好几次。当然我们会保证这里面没有任何拼写和语法上的错误。

设计封面:因为梅丽莎本身就具有相当高的美学品位,这个封面由她来操刀,看起来棒极了。后来我们还加入了另外一位世界级的封面设计大师艾琳·泰勒(Erin Tyler),他让封面更加精美。

其余专业出版方面所需要细化的地方:其实在一份由专业机构出版的书和明显是自己自费出版的业余写手出的书之间,是有着千差万别的。这些区别是由成千上万个小的细节所体现出来的。比如内部的排版、营销、版权页、书籍护封上的简介。我们确保这些小的细节上万无一失,完全是专业出版机构所做的水准。

出版:她的书《Pop-Up Paradigm》现在正是开售。

所有权:梅丽莎拥有这本书的完全所有权。在这个过程中帮忙的我们只会拿到一些提供相应服务的酬劳而已。她拥有这本书的全部收入。这与传统出版的层层克扣不同,这是一本完全属于她的书,她的声望,她的财富。

从开始到结束,整个过程花费五个月的时间,在我们共事的这段时间里,为数不多的几个身边人知道我的想法,所有人都爱死了这个主意。并建议我以此开办一家公司。他们都想享受这样的服务。是啊是啊,每个人都表示喜欢这个想法,但是一旦说到得收取他们费用的时候就不吭声了。但是其中还是有两个人愿意出钱来购买这个付费套餐的,他们仅仅还是在电话中就干脆利落的答应掏出真钞来支持这门生意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跑到 Podcast 上又对这个服务做了一番阐述,大概花了将近 20 分钟的时间。仅仅因为这次播出,我们又多卖出去了 4 份服务。这前后加起来就是 6 份单子了,在我们确定是否能够将其作为一种服务正式向公众推出之前,我们已经有了 6 个订单了。

请记得,如果你在真正开始创业之前就已经开始售出产品了。那么这就是标准的「市场产品契合点」了。你找到了这个契合点,就意味着发现了一片无人进驻的市场空白。

我和扎克决定创业了,将这个公司命名为「Book In A Box」,正式于 2014 年 8 月份向公众推出这项服务。在接下来的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的营收达到了 20 万美金。我之前就有过一家提供出版服务的公司,现在我把这一切都推开了,全心全意地扑到「Book In A Box」的运营和管理上。

别人怎么看这个事儿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太酷了!我对这家公司实在太喜欢了。不仅仅是因为它给我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当然,钱是不错的东西。但是这些钱也证明了一家初创公司背后某个创意所具有的不可估量的价值:你真的为实际人群提供了某种具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解决了他们的问题。这反映到 Book In A Box 上就是:无数人想要出一本属于自己的书,但是他们都没有足够的时间,能力,耐心来做这件事。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们不仅仅是解决了它,更重要的是寻找到了最简单、花费代价最小的方式。

如果你想找个枪手为你代写的话,你至少得付 4 万美金才能请的来一个像样的写手,你还不能保证成书的质量如何。他们也仅仅是负责写作这一个环节。后续的出版,营销,你还得自己想办法,每个环节你都得付钱。我们所提供的套餐服务最低 1 万 5 千美金,最高 2 万 5 千美金。专业出版机构在出版过程中一切必要环节我们一个不拉全部做到位。作者只需要说出自己的想法即可。但即便我上面说的天花乱坠,可是有一股更加强大的情绪席卷而来,淹没了我之前曾经有的兴奋。

我觉得自己被现实打脸了。

我为什么会觉得被打脸?

我觉得被打脸是因为人们在过去的十年里面都在问着同样一个问题:「我到底该怎样出书?」而我答案一如既往永远是一个模板,表达一下对他们缺乏工匠精神的鄙夷,却从来没有像一个创业者一样思考问题。那个时候我的想法就如我所痛恨的哪些人一样,永远觉得现状是最合理的存在,没有什么是能够改变的。你所要做的事就要延续以前的做法继续下去。

我觉得被打脸是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么好的商机摆在我的面前我却屡屡错过。事实上,无数人问过我这样的问题。十年前,当这个问题第一次在我面前提出的时候,这个商机就开始敲我家的门了。我是那么的固步自封,觉得作家理所应当就得伏案疾书。

但我也看到了诸如 LDV 晚宴这些聚会场所的好处。这里面聚集着无数聪明的创业者们,他们有热情,有想法,能帮你换另外的角度看待问题,当然也会将灵感推到你的身边。

这就是我一次无意中寻找到的商机,从不可能到可能;从固步自封到冥思苦想;从曾经擅长的领域闯入到一个从来没有人进驻的空白市场。这是属于我的创业经历,我更想跟各位分享的是,创业本身就是一个创造奇迹的过程,请将自我设限拿掉,勇敢追逐自己的创业梦吧!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