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互联网时代是如何损害你的大脑的?

互联网时代是如何损害你的大脑的?

53

0

0

2015-05-14 13:33:23

萤火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1421845094001

我们的大脑所受到的煎熬远胜于前。每一天,纷至沓来的消息、新闻、流言蜚语、全部穿上「信息」这个冠冕堂皇的马甲叩响你的房门。你很难从中分清楚什么是你需要知道的,什么又是你需要忽略的。同时,我们的手不随心,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三十年前,旅行社帮我们安排火车和飞机的预定,销售员来帮我们鉴别商店里什么东西是适合我们的,而如今,什么事儿我们都要自己上手。我们把其他十多种不同种类的职业都揽到自己手上亲力亲为,想着在眼花缭乱的信息世界为自己讨得一些便宜实惠。与此同时,还要忙着让工作养家,忙着照顾孩子和关爱老人,维持朋友的关系,还有我们的个人爱好还有钟爱的电视真人秀。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由的感叹,忙得过来吗?

我们的智能手机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一把多功能的瑞士军刀,它是词典、计算器、浏览器、邮箱、掌上游戏机、日历、录音机、吉他模拟器、天气预报员、GPS、短信收发器、Twitter 客户端、Facebook 客户端、还有手电筒。它跟三十年前 IBM 总部最先进的电脑相比,做的事情更多,功能更加强大。这个智能手机常伴我们左右,不离手心,成为了 21 世纪狂热文化的一部分。之所以形容为狂热,是因为我们只要有了稍许的空暇时间,就恨不得把所有事情都填满其中的每分每秒。我们走路的时候低头收发短信,排队的时候查收邮件,我们开始不自知地去查看身边朋友们此时此刻都在干嘛。哪怕是在温馨静谧的家中,哪怕是在橱柜跟前,我们都要一边听着绘声绘色介绍着城市养蜂业,一边在智能手机上记录下来购物清单。

不擅长多任务处理的大脑

尽管我们觉得在某个时刻能够胜任多项工作,但请记得这只是一种强有力的幻觉而已。麻省理工大学的神经学家,同样也是世界上分散注意力领域的最前沿的研究者艾尔·米勒(Earl Miller)表示:「我们的大脑天生就不擅长多任务同时处理。在人们所以为的多任务处理模式中,其实只不过是以很快的频率从 A 任务跳转到 B 任务而已。每一次的跳转都会让认知功能付出相应成本。」从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事实上我们都不擅长「左右互搏之术」,我们更像是一个业务的转盘子杂技表演者,在多个任务之间疲于跳转,无法辨识其中哪个任务对于自己来说是最重要的,并且时刻伴随着最强烈的焦虑,担心同时扔起来的三个小球会有一个接不住而全部搞砸。即使我们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更多了,但是令人讽刺的是,多任务处理让我们的效率大大下降。

研究发现,多任务处理会增加与压力有关的激素皮质醇,以及决定人们逃跑还是战斗的肾上腺素。这些物质会过度地刺激你的大脑,产生认知上的模糊,思维上的混乱。多任务处理会产生一种对多巴胺物质上瘾的循环作用,让大脑不断在失去焦点后,盲目的寻找外界更多的刺激源,这就有点儿像一路前进不断摘苞谷又一路抛弃的猴子。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前额皮质还会产生认知上的错乱,说通俗点儿就是但凡出现任何新鲜的东西,注意力立刻被更新鲜的东西绑架。这就像是我们在拿着亮闪闪的东西逗弄婴儿、小狗、猫咪时,它们的表现一样。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就变得更加清楚无误:我们赖以凭借的大脑,那个本应该专注于某个领域进行工作的大脑如今是那么地容易偏离本来的目标。我们接电话,在互联网上搜索东西,查收邮件,发送短信,每一件事都成了拨动大脑的开关,让它时刻关注在最新鲜的内容上,催生大量内源性阿片类物质,这些物质本身对于你专注于工作非常有害。我们再也无法从持续专注的工作中获取到巨大的成就感,相反在完成了数千个零碎细小,拿糖片包裹起来的小任务后,感到深深的失落和空虚。

大脑认知能力会受到影响

不仅如此,多任务处理还有损于你的认知表现。伦敦的 Gresham 大学的心理学客座教授格兰·威尔森(Gelnn Wilson)将其称之为「信息狂躁症」。他的研究表明:如果你一边专注于一项工作,然而你的收件箱里又突然来了一封需要你查看的邮件,你的有效智商将会降低 10 点。

这里还得提到一下大麻对大脑的影响,人们总是抽了大麻之后能够让人更加具有灵感创意,降低疼痛和压力,但是请别忘了它的首要物质大麻醇能够激活大脑中的大麻醇受体,借此非常严重的影响我们的记忆,以及同时专注于几个目标的能力。而如今威尔森表示:多任务处理中对注意力丧失所造成的影响,甚至比大麻还要大。

斯坦福大学的神经学家拉斯·博德莱克(Russ Poldrack)则发现,多任务处理会让信息输送到大脑错误的部分。如果学生们一边学习一边看电视,那么有关于家庭作业方面的信息会直接进入大脑纹状体,这个区域专门是储存新的程序和技能的,而不是事实和看法。如果没有电视的干扰,这些信息就会直接进入大脑的海马体,在这里大脑会通过多种方式将其进行整理和分类,使得在未来更易唤起这部分的记忆。麻省理工大学的艾尔·米勒补充道:「人们不擅长于多任务处理,当他们说能应付的时候,其实是在自欺欺人。」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大脑是多么擅长于欺骗自己的主人。

网络时代会给大脑带来过多负荷,易于疲劳和精神涣散

同时,让大脑转换注意力导致前额皮质以及纹状体不断燃烧氧化血糖,这种物质对于注意力的集中非常必要。所以不断地转换注意力就会更快地燃烧这种物质,这也就在很快的时间内让我们感到疲惫且头昏脑胀。不仅认知和生理上所受影响巨大,频繁转换注意力还会造成严重的焦虑,焦虑会进一步导致进攻性或者强迫性行为的发生。相比之下,如果一个人更加专注于单一的目标,稳定地保持在一个状态下,那么大脑对血糖的消耗也会随之降低。

你以为多任务处理的危害就仅限于此吗?不,还没完。大量的多任务处理导致大量的决策:我需要回复这条信息还是置之不理?我该怎么回复它?我该怎么写这封邮件?我是否应该继续我现在的工作又或者现在应该休息一下?这种不断旋转向下延伸的思维模式无疑又会进一步加重大脑的负担。

我的同事彼得·米尔纳(Peter Milner)和詹姆斯·奥兹(James Olds),皆为神经学家,进行了一次非常著名的实验。他们将一个小型电极安装在白鼠头部内,一个叫做「依伏神经核」的大脑缘叶结构中。这个结构掌管着的,就是类似于一个赌徒赢钱了,瘾君子又吸食可卡因了,又或者人们得到性高潮时所具有的生理反应。奥兹和米尔纳称其为「快乐地带」。笼子里面有一个开关,老鼠们可以通过使用这个开关,直接向它们的「依伏神经核」上直接发出电极信号,使得它们能够获得极大的愉悦刺激。它们喜欢吗?它们喜欢死了!喜欢到了忘记吃饭睡觉的地步,就算它们饿了,眼前放着美味的食物它们都熟视无睹,就想着按那个小型开关。它们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的按下,甚至都忘记了性这回事。最后它们都死于饥饿和筋疲力竭。这个实验让你想起来点儿类似的事情了吗?

除了大脑所受到的影响之外,还有更糟糕的……

在过去,如果电话响起来了,而我们手头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的时候,我们要么关机,要么就让它一直响到挂断为止。如果电话是那种贴在墙上的座机,毫无疑问我们不可能总是能够准时地接起它来。我们也许在户外散散步,所以接不到电话是太正常的事情。而如今,人人都拿着一个手机,这其中有一个不言自明的道理: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时候去找到另外的人,而不用去管对方方便不方便。这种观念是如此的深入人心,以至于你可以看到很多开会当中就有人不断地接起电话,不断的道歉,说着:「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说这件事,我在开会呢。」而在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桌子上只有一个固定电话,如果想要一场专注的会议,完全可以让它设置为来电留言模式。这前后二十年的光阴,让人们在沟通中对彼此的期待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曾经,我们提笔写信,酝酿再三,虽然与电子邮件相比多了些步骤,甚至还要亲自去贴邮票,放到邮筒中,但正是这些细小具体的过程,让人们的交流更加真诚用心。在如今这个连写电子邮件都略显老派的时代中,年轻人们迅速用短信和视频来交流。便捷的交流手段让人们无法再在交流上做更加深入的思考。

毫无疑问,无论是大脑上的疲惫、还是人心间的疏离,这都是互联网时代中我们所不得不付出的成本。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