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汉堡包菜单与设计原则的突破

汉堡包菜单与设计原则的突破

79

0

0

2015-11-27 00:11:56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周六晚间。这一周更像是秋天了,夜里窗子不可以开的很大,也会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了。

今天花了3个小时看了教父,让我又想玩GTA了;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意大利名字。刚刚呢,下去一些冰啤酒啊,少许威士忌啊,还嚼了个槟郎,烟抽的也有点晕。有朋友说了你丫是作死么?然也。我相信如果我手头还有其他东西的话我会一样不剩的全都塞进食管和气管。

最近几周情绪化的严重了,前面几分钟还在和喵一起躺在床上有的没的念叨着幻想这一切都是在从前推推斑斑都健康平安的时日,过一会便因为对斑斑身体的担心而极致低落,然后突然会想想工作项目里的事有哪些可以优化啊哪些坚决不能带上线啊,然后歇斯底里的让自己high起来,接下来便是神经的彻底疲惫如现在这样。Fuck me.

当然,接下来的译文并不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做的;之前几天抽时间写的。打住吧,汉堡包,我都恶心了。这篇挺逗的其实,没说多少汉堡包的事儿,后面聊起价值观了。下面进入译文。

Luis Abreu在他最近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要避免使用汉堡包菜单”当中对这一设计模式进行了有意思的解析。里面有一些不错的观点,值得一读;不过这篇文章也让我开始思考是否可以在某些时候打破一些设计原则。

我在对Glassboard的设计进行点评的时候,列出了一些问题——一些我在考虑使用汉堡包菜单之前通常会问自己的问题:

是否有某个较为独立的界面是用户会花很多时间来使用的?

是否有一系列数量会动态变化,但权重相等的菜单选项?

菜单选项中的内容是否容易记住?

不那么容易记住的选项是否会被用户时常用到?

选项数量有没有保持在一个最小范围内?

需要注意,这是一份问题列表,而不是使用汉堡包菜单的理由列表。有些时候汉堡包菜单并不是好的解决方案,而有些时候这种模式却是不错的选择。每个应用都有其特定的目标及局限,最终采用怎样的方案仍然取决于实际情况,不要贸然假设某种方案可行与否。

我在探索iPad版本的Unread应用时,发现即使是那些饱受争议的设计模式也有可能成为最佳选择。苹果的Phil Schiller当年在演示iPad时告诉我们iPad里的应用比绝大多数安卓应用好太多。后者多数是手机应用的放大版本,而iPad当中的应用更多的是围绕iPad的诸多优势(例如大屏)而重新设计的。不知你怎么想,我非常赞同Phil的评论,并且从那之后开始认为,所有将iPhone版本设计方案简单的放大然后塞到iPad当中的设计师都是缺乏自我尊重的。

但是我发现,将iPhone版本放大的方式却最适合iPad版本的Unread应用,因为那样的全屏布局最契合Unread带给人们沉浸与放松的体验目标;而且在那样的模式当中,你完全不需要将手从iPad边缘移开就可以执行导航操作。

创意工作当中的乐趣与挫败,它们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试着把每个项目都当成是自己的第一个设计项目去对待。Marc Edwards分享过一则有趣的故事,关于他曾经的一位设计leader,一个从表面看来非常优柔寡断的leader:

事情一下明朗起来。

他有意的去尝试各种不同的甚至是疯狂的想法,虽然明知道其中很多可能都是不可行的,但是他不在乎;事实证明如果我们循规蹈矩的去思考设计方案,那么很可能触及不到那些让人觉得难以置信的东西。有时项目进行到后面,问题甚至从“哪种方式最好”变成了“我们能想出多少种方式”,不到最后一刻便不做决策。做决策这件事本身的感觉可能很酷,但未必真的能够产生价值;价值由最后的结果所决定的。

而我们得到的结果就是漂亮、好用、打破常规的设计方案。对其他人,特别是其他leader们来说,这种事情简直不可思议;但在我们内部看来,这事非常自然,没什么神秘之处。

此外这种方式也很有趣,探索的过程相当有意思。在短时间里产出大量的替代方案,整个设计工作的节奏感很棒。我们不会在某个特定的方向上花费大量的时间,我们不会遇到设计师们通常会遇到的灵感障碍,因为我们允许自己去尝试“错”的东西,并且明白这些有可能是通往正确方案的桥梁。

本文作者?C7210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