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周鸿祎:《拒绝平庸》—清华演讲

周鸿祎:《拒绝平庸》—清华演讲

56

0

0

2015-11-17 00:01:48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周鸿祎

小编按:无论是360,还是老周本人,对中国互联网来说,都是一个有着多重理解或不解的角色。新书《拒绝平庸》或许能够系统、全面地展示这位“斗士”的观点。耐住性子,慢慢看,“飞”一般的长。

2013年11月25日15:00周鸿祎携新书《拒绝平庸》做客清华大学大礼堂,在演讲中,他不但进行自我剖析,还就如何创业和互联网未来发展进行分析。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同学、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走进清华大礼堂,我们今天有幸请邀请到奇虎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先生作为主讲嘉宾,欢迎您。360大家已经非常熟悉了,打开电脑第一个启动的软件一般都是360安全卫士,而老周个人也是开创颠覆式创新,他所走出的互联网免费安全概念深入人心,他本人也是快言快语,成为新代创业偶像。今天他将和大家一起方向对于创业的经历以及这个过程中的感悟。今天我们也邀请到一些嘉宾跟老师一起对话,中信出版社第二分社社长卢俊先生;资深媒体人、《商业价值》主编张鹏先生,《创业家》杂志社社长牛文文先生,他们将和周老师一起分享对于创业创新的理解和感悟。在老周个人演讲结束之后也可以跟嘉宾一起对话。

清华创业堂第八讲拒绝平庸,创业就要与众不同现在开讲。有请周鸿祎。

周鸿祎:各位同学,非常荣幸能来中国NO.1的高等学府,当年还是因为偏科比较厉害,最后终于没有胆量考清华,很遗憾。但是后来在互联网拼搏这么多年,我认识很多VC,包括国内优秀创业者,都是清华毕业。所以今天能来清华跟大家交流创业想法,其实我也很紧张。今天下午听说有些同学旷课来听,我特别表示感谢,因为没有旷过课的人跟没有上过大学的人是一样的。

今天给我定的主题是谈谈创业。刚才我也听说现在高校清华大学内部创业风头很时候盛,我觉得创业最重要的不在于你做什么领域,也不在于你做什么产品,最重要的,一个创业者,在你刚起步的时候,你要人没有人,没有钱,没有名气,没有资源,什么都没有,这时候靠什么呢?如果总结很多东西,我有人说要融钱,有人说搭团队。但是我觉得创业一定要创新。怎么定义创新呢?我觉得创新就是要与众不同。我最喜欢苹果一句话,我就是跟别人想的不一样。这就是创新。我做了很多演讲,我一直想把创新从神坛上拉下来,因为有很多人对创新带来误解,我们从小读爱迪生的故事太多,我们老觉得创新就是发明灯泡,试验100次灯丝。实际上到今天,你想无中生有发明一个别人从来没想过的东西已经越来越难。所以这种创新可能是我们很多人很难做到的。但是今天创新的定义是什么?哪怕是一个别人正在做的事情,或者一个成熟的市场,你能不能换一种不同的方式去做,它可能也叫创新,这种创新一样会带来颠覆的效果。我们有很多公司一谈创新就谈研究院,就谈要雇多少专家、学者、教授、博士,投多少美金,投多少科研经费,发明多少专利,这也是创新的一种方式,但是如果你哪一天出去创业,或者你现在正在创业,你有可能走这种创新路径吗?不太可能。但是实际上,即使个人的创业者,一个小团队,只要你有坚定的创新决心,这个道你把我,创新的术并不难。

我也在很多场合总结过,有两种特别简单的创新,一种是微创新。所谓微创新是说,从用户关注的角度出发,可能从很不起眼的地方去做改进,但是它也叫颠覆式创新,因为你能够通过连续的改变做事的方式,你创造跟市场巨头不一样的游戏规则。我总结两点,第一,用户体验的颠覆。所谓用户体验的颠覆,这句话听着好象比较正规,用一句大俗话来说,就是你能把一个产品的使用变得极其简单,让很多小牌用户都不加思索就能够使用,这种简单的力量也是创新。不是说我们有一种技术,我们要把这种技术表达出来,觉得我们技术特高深,让用户觉得我们的技术无比复杂,就是对我们膜拜。而是说我们甚至让用户感觉不到技术的成本,就像谷歌的成功,人们用搜索引擎看不到背后什么技术,但是简单的搜索就可以带来所有知识。

再举个微博的例子。微博在美国叫推特,中国叫微博,这个有没有颠覆力量?有。而且这个力量很强大。但是我们研究一下,事实上他颠覆了我们获得新闻的方式,甚至颠覆很多媒体传播的方式,它怎么来的?当年我们有一个校友,他博士在清华上的,方兴舟(音)博士,他当年把博客引入中国,当时博客怎么做都特别累,一直不赚钱。你们写过博客吗?有人能坚持多长时间写一篇?我一开始特别勤奋,每天写一篇,坚持两天之后就改每周写一篇,坚持两周之后改每月写一篇,现在基本半年写一篇。我想很多人也不比我更勤快,为什么?因为太简单了,码字还是一个技术活,天天码不出来那么多东西,我们不像媒体人员可以写这么多东西。后来不知道哪个人,做了一个微创新,把博客改成140字,就变成了推特,变成了微博,这是它最大的变化。大家发现没有?140字,大家感觉变化吗?我感觉到变化了。为什么?像我这种文采差的人,写文章骂架比不过他们,但是140字,咱们不比人逊色多少,他的文采基本发挥不出来,而且微博把门槛降低到什么程度?即使我们是宅男,我们归用短信,你发微博的这些东西攒起来,回首一看,相当于每天写一篇博客。所以使用者急剧降低。对阅读者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今天还有人读书吗?我在网上写一篇一万字的吹捧中国的文章,估计也没有人看。所以140字满足人们阅读的需要,快速看一眼就知道要说什么。所以这个快速流行,最后流行的结果,不是说微博有什么技术,也不是说微博有什么酷悬绚的界面,就是简单的东西有亿万人用,最后它改变了这个世界。

所以我经常讲,创新没有像大家想的那么神秘,最重要的是你要与众不同。与众不同有两个方向,其中一个方向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你写1万字我写2万字,但我是140字。美国有一个软件Snap? chax,我第一次看到很震撼,这个东西还有人用吗?发一张照片给别人,10秒钟之后自己销毁,反正我是不会用,我要用肯定被企鹅截屏。但是这个成功了,这个东西可能也没啥技术含量,如果跟那么多同学分享,那么多聊天软件里,它为什么成功?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它与众不同。大家都在想着怎么照片分享,照片存在云盘,照片上载,让更多人保存,人家反其道而行之。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它也是使用体验上的创新。

还有一个颠覆,也很复杂也很简单,叫商业模式的颠覆。一说商业模式,大家觉得听高深,实际上就是很贵的东西变得很便宜,最革命的是把收费东西变成免费。你让别人挣不到钱,这也是颠覆,也是创新。这种例子更比比皆是。举个最典型的例子,360做免费杀毒,免费安全。其实我们也没发明什么,就是杀毒软件,做点没用的东西,每年软件换一版本,忽悠大家花200块钱去买,盗版的还被人骂,所以我们就免费了。免费之后没想到用户很欢迎,杀毒公司很恼火。所以这种免费,或者把很贵的东西变得很便宜,做到极致也是创新。

我举这两个例子是我今天要讲的第一个观点,如果你要创业,你一定要创新,如果你不创新,跟在巨头的屁股后面,跟人玩游戏规则,人家比你体量大,他一屁股就把你做死。今天中国互联网土豪流行,他们最喜欢的日本的相扑。所以你跟他玩不一样的规则,怎么样与众不同?要么做事比他更简单极致简洁,要不把他收费的模式做的更便宜。

对于小创业公司来说,你们面临的问题根本不是商业模式,根本不是赚钱问题,是面对互联网大土豪怎么以弱胜强,怎么找到自己的发展之路,怎么做点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我自己总结,如果你做一件事情,同行一致拍桌子说,你万八蛋,你太坏了,而用户一致叫好的事情,这时候你要心中窃喜,没准你找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拒绝平庸,这都是人家起的好词,说白了,巴菲特是炒股最成功的人,他说过一句名言,别人恐惧你贪婪,别人贪婪你恐惧。意思就说别人买股票你就抛,别人都抛股票你就吸纳,反正跟主流不一样,就是非主流。所以要保持你们90后特立独行的精神,就是非主流,就是不跟着主流,不要追随商业公司那样的主流。

今年国庆的时候我们也出过一两个事,我们被六大门派围剿。我后来看这几家的缩写,我起了一个名字,他们名字中间有J、T、B、S,当然这个组合很多,有些组合很变态,有些组合不太好,比如把S跟B弄到一块,后来我总结他们叫BTJS,BT变态,JS奸商,我被变态奸商集团所围剿。我们干了一个功能,又是跟同行反着干,又是与众不同东西。同行们花巨资往手机里预装软件,浏览软件可能有三个,浏览器可能有五个,视频播放器可能有八个,不管你用不用,每个软件都在你手机中预装,所以流量消耗很快,有时候还被吸费。最令人意外的是你卸不掉,这是行业的潜规则,用户也天天抱怨说怎么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买手机发现也有类似问题,我就骂底下的人,我说你们这个软件做的根本不解决问题,后来他们一发火做了一个功能,未经我批准私下发布叫可以卸载任何预装软件。一下捅了马蜂窝。过了几天大家发现,这个用户很欢迎,每天有上百万人把不需要的软件卸掉,后来巨头们也模仿我们推出类似功能。我讲这个例子是什么意思呢?你真的想在巨头环绕土豪横行的竞争环境里,你一定要想想有什么事是人家不做的,名义是创新,实际是随大流。听说美国有一个团购,挣很多钱,所以我也想搞团购,而且一说团购宿舍小朋友们都支持,连我们宿舍楼底下看门的大妈都说支持你团购,团购是二十一世纪的商业模式,如果大妈都知道是团购是商业模式,全中国15亿人都知道,那还有你什么机会呢?所以两年前我们看中国是百团大战吗?千团、万团大战,到今天还剩几个团?这样的案例很多,大家仔细想想,我们看着很开心,但是自己做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坚持做一些在当时不被人认同的事,在当时做一些小众的事。

我也经常讲在中国创新,创新这个词无人不说,从大的领导,从上到下,每天都在谈创新,改革也是创新,创新也是改革。但问题是,真正不能创新的原因是什么?我觉得我们很多人都是有责任的。为什么?因为创新是需要好的土壤。老有人感觉中国出不来乔布斯,大家说中国目前有没有乔布斯?谁说我是乔布斯谁就是骂我,因为中国现在肯定没有乔布斯,都是A布斯、B布斯。读过乔布斯传,读过乔布斯语录,这很容易,但是中国没有乔布斯。但是我认为中国未来一定有乔布斯,未来乔布斯一定是各位。中国有那么多优秀的年轻人,但是如果我们不改变中国对创新认知的文化就不会有中国的乔布斯。

我举两个例子,比如我们谈创新,各位同学眼里浮现的是创新成功的样子,看着他们很成功的样子,大家都很羡慕。但是你想一想,其实真正成功的背后,都有一百家不成功的。所以我经常说创业成功是偶然,创业失败是必然。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创新的想法一定是失败,最后都是屡败屡战,从来没有创新点子一下就成功了。但是我们每个人,如果你今天出去创业,做一个必然失败的同学,你身边的同学敢追随你吗?你说你来做我的CEO,我女朋友做CFO,大家一定会畅谈成功之后你怎么样怎么样,我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如果你说我们这次创业可能失败,而且失败的概率高达99%,可能你自己都没有信心了,为什么?因为我们中国的文化,我们是害怕失败的,我们过于崇尚成功,我们对于成功的公司过于顶礼膜拜,对于失败的人我们比较鄙视。所以每个人的内心在做每件事的时候都会受一元价值观的影响,就是成王败寇。如果是这样的文化,坦率的说,谁还敢真正去创新呢?因为创新意味着你要承受失败的心理准备,所以你就理解为什么在中国互联网里真正的创新很少,大家更喜欢抄袭,更喜欢把美国的模式抄袭过来。

中国这种文化,行业里面小家伙出去创业也害怕失败,大家出去跟VC讲东西的时候,跟美国最大的一个不同,我一直讲过去老说中国没有硅谷,原来我们没有VC。最早我对硅谷有什么幻想?硅谷有很多树,树上有很多VC,摇一摇很多硅谷就掉下来了。但是今天中国的VC比创业者,做VC都在做秀,让自己更出名,要不然拿不到案子。我们不缺钱,但是为什么没有产生中国的硅谷呢?我们在中国看创业者,也者都要努力的证明我这个项目被别人证明,美国某某公司搞过,其他什么公司搞过,所以证明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证明这个想法比较靠谱。但是在美国,哪怕业务有点接近,每个人都声嘶力竭证明说我是与众不同的,我跟他不一样。比如最近出来一个月后即焚,每个人都要觉得自己的存在感,我们这边是我们跟人一样所以我有存在感,而美国那边是因为我跟人不一样,我特立独行,所以才有存在感。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跟人一样呢?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什么?在中国能够考上大学,都是应试教育成功的幸存者,包括我在内,我觉得我应试教育还凑合。在幼儿园的时候我们的想法跟大家不一样,后来老师训斥我们。中学到大学,我们成功改造成,如果老师说一个问题我们都不能表达。包括我们社会的价值观也不是多元的,都是一元的价值。我们可能不太认同少数异端的思想,我们觉得如果这个人思想跟绝大多数人不一样,我们就觉得他是另类。其实这个跟害怕失败是结合在一起的。

我们今天,360免费安全,而且所有杀毒产业都认可这个免费安全模式,今天也有人向360学习,这就是成王败寇,因为360做成功了,上市了,大家就觉得可以听周鸿祎来说什么。但是在我们当年刚做免费安全的时候,行业是这么看吗?行业里都认为我们是大傻子,没有这么干的,我们卖了二十年杀毒软件,周鸿祎怎么可能免费呢?所以同行特别生气,因为我自己不挣钱,还让他们不挣钱,所以他们说周鸿祎就是250,250+110等于360。他们说上面有文艺青年有普通青年,还有213青年。所以我们这个行业有很多成功企业家,伟人企业家,教父企业家,普通企业家,文艺企业家,我被归为213企业家。

回想到当初,确确实实我们做免费杀毒没有人认同,不要说当时对手不理解,我们自己内部很多人也不理解。因为最早的时候我做免费杀毒之前,当时我也是逼的走投无路,也要挣钱,我创造性的把他们软件卖的很便宜,半年25,全年30,大家一听说谁不买全年。所以我当年杀毒软件快两个亿。我当时感觉心理不太对劲,最后我就变成一家平庸的杀毒软件公司,我跟他们挣一样的钱,一年挣几个亿,没有未来,所以我一定要做跟他们不一样的东西。别人很贵,卖100多、200多,我做的很便宜,但是这还远远没有到极致,因为到极致才能天生颠覆式创新。所以我决定免费,我一说免费,我的投资人跟我急了,通过免费弄来用户,编译卖杀毒软件,我的投资人,有人要在董事会大打出手,有人快要跪下来说再晚半年免费就可以把公司上市,上市以后我们把股票一抛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所以我跟大家讲,你要做与众不同的事情,这种压力是很大的。

我还可以再透露一个秘密,最早的时候,我在进这个行业之前,我进这个行业完全是被迫的,我当时一门心思想做社区搜索,当时觉得安全这个想法特别好,我当南极大陆和到北方森林看见省长公司,见了企鹅公司,我把360安全卫士想法告诉他们,他们觉得周鸿祎你很2,杀毒软件这个混水怎么能趟呢,他们不觉得免费杀毒是好主意。所以大家知道为什么360走到今天?因为我开始做的事这帮人看不懂。如果他们一开始看懂,一开始周鸿祎就敲锣打鼓的说免费杀毒是未来之道,所有行业媒体都跟进说周鸿祎太有才了,他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是革命的灯塔,所有人都一致异口同声认为免费安全代表中国互联网的未来,我告诉大家,今天我就不知道到哪去了,因为巨头们一样发疯一样冲进来。最近大家看互联网金融多热,但是反过来说,中国互联网是不是挺没创意的?热了一阵互联网金融,所有人比自己的流量,没有什么创新。最后互联网金融是你们玩的事吗?可能没有机会,最后就是比谁的体量大。所以我庆幸说,正因为巨头看不懂你干的事情,所以给了我们三年成长时间。你再看YY成功了,最早的时候巨头看得上它吗?可能看不上。我们可以举出很多这样的例子,无论是快多还是迅雷。

你刚开始做的事,自己看不懂都没关系,最好让巨头也看不懂这才叫创新。如果所有人都看懂了,这事真的就不是你的机会。反过来说,我今天跑到这来说半天,如果当你做选择的时候,你有这种勇气做一个少数派吗?你会因为有些人不理解你而放弃自己内心的追求吗?或者说,你会因为惧怕失败而选择一个更加安稳的人生吗?如果这些答案是的,我们就不要谈创新,因为中国互联网也好,中国社会也好,如果年纪大的,年纪小的,我们每个人内心的看法就代表我们社会的文化,我们的价值取向都是害怕失败,都要做主流,都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没有人敢于创新。我也听说前两天国考,很多年轻人,一方面最嘴上创新,一方面择业的时候都要考公务员。当然我不是说公务员不好,大家找工作可能投简历更愿意投给大的国企、名企,如果选择互联网公司也是选择大的公司,我觉得这种价值观是有问题的。如果你真的要想去创业,你为什么不去试一试到创业公司去学习如何创业呢?你总应该学会承担一些风险,承担一些变化。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希望别人有这种心理,我自己要保守,那我们每个人都这么想,整个社会土壤不会成为硅谷那样的土壤,它不会支持创新。即使我们有在多优秀的年轻人,有在多好的创新种子,这个土壤不支持,中国永远出不来乔布斯。

所以我觉得在中国做创新,很多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在这鼓噪,我觉得是每个人应该去想的,你们应该支持什么样的价值观,你们应该反对什么样的价值观。你也可以不喜欢用我的产品,你也可以不喜欢我这个人这种做派,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支持,在中国应该鼓励年轻人更多的去尝试,甚至尝试那些看起来困难的事。

我自己还有一个感悟,在中国我看很多案子,我也经常去参加各种创业大赛,我也经常收到很多商业计划书,你们很多人也在写商业计划书,我有一个感觉,我看到的东西在国内,用一个词来说就是这太合理了,所以太普通了,没有让人感觉被踢了一脚,或者被打了一拳的感觉。我去以色列,我去硅谷,我见到很年轻的创业者,他们的案子可能是不成功的,但是我很愿意去,我甚至觉得学到一些东西。因为很多项目让你感觉,它怎么能这么想呢,匪夷所思,我都不说奇思妙想,有些真是奇奇怪怪的想法,但是你不得不佩服人家敢这么想。有时候我自己总结,360一路走过来,可能也是我们有意无意,每次想的跟别人都不太一样。

06年我们为什么进入安全行业?特别简单,06年的时候中国互联网出了一家公司洁身自好,网易是一家有态度的公司,洁身自好,除了它,今天大家耳熟能详的中国互联网首富、二富、三富,他们屁股都不干净,他们都在做流氓软件,都在做各种各样的插件,有的人浏览器被人插了六个东西,一开电脑五六个窗口弹出来。咱们不谈道德上的问题,我们是追随大家也成为流氓软件的一员?还是对他们说NO,然后把他们都干掉?所以我们选择与众不同,我们做一个反流氓工具,叫360,不管这个流氓软件是谁干的,不管你后台是谁,我们就把你干掉。干掉的结果是惨重的,用户很欢迎,同行很愤怒,然后就把我骂的狗血喷头。中国有一个古话,干什么别干断人财路的时候,但是每次与众不同的时候都不小心把人财路断了。

当08、09年的时候当所有人油水很肥,我们是继续追随他们也充当卖杀毒软件的一员每年挣点钱?还是我们跟他们与众不同,他们收费我们免费,他们把软件做的复杂,我们把软件做的简单,他们把软件做的基于简单的特征码所扫描,而我们做成云端大数据的判断,我们选择后者。结果也是惨重的,我们赢得了几亿用户,但是从此之后,做流氓软件、木马病毒的算黑色,白道上的同行也对我们诅咒和咒诅。包括我们做搜索,本来挺好的事,为什么遭到熊掌重击呢?也很简单,中国搜索引擎自打狗熊垄断之后,大家没有选择只能用狗熊他们家东西。这里有很多虚假医疗广告,只要花更多钱就可以排到前面。所以为什么在电线干刷老军医治病,他们都到搜索引擎去了。一年光虚假医疗产业给搜索引擎贡献的收入占30%,甚至更高。

我们做搜索,我们有浏览器,我们有渠道,可以拿到份额,但是我们也有一个选择,我今天谈的选择不从道德谈,就从创新的角度谈,巨头这么做,你要跟它反着来,就不挣这个钱,如果我挣这个钱,跟你在一个境界,一个档次,一路货色,我又没有你干的时间早,又没有你流量大,又没有你们有钱有势,我凭什么跟土豪玩?我们要打土豪分田地,玩的就是心跳。所以他们广告放的多,我们广告放的少。他们故意把广告混在一起,我们要分开。他们接医疗广告,我们坚决不做。有一个事我很生气,有一个人是清华名人,经常有人说自己是清纯学子,我一看每年的收入,他做搜索,60%收入来自医疗广告。我觉得这种人不配说是清华校友。

其实创业和创新面临几个挑战,最主要的还是能不能遇到与众不同,能不能敢于面对失败,包括失败能不能屡败屡战,这是对创业者基本的要求。也就是说你要创业,你应该扪心自问,我能不能做到这些。有的时候一个人创业成功,一个人敢于创新,拼的不是智商IQ,情商当然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勇气,或者说胆量。

所以当你幻想要创新的时候,你没有这种勇气?当所有人都说你不会成功的,当所有人认为你不被看好的时候,你心里有没有这种坚强的内心,使得你坚信自己能够坚持走下去。今天所有的成功公司,成功之后都是冰山上的一角,它露出水面,然后反向做推理,根据他成功反向推理总结一个模式,这种成功学一点意义都没有,你照着它学根本学不到。所有成功的公司在刚起步的时候,你发现绝大多数公司都是非主流,都不是最火热的东西,都是不被人看好的东西,他们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两点,第一,因为绝大多数人不看好,所以没有太多人跟他们竞争,他们坚持做下来了。第二,他们屡败屡战坚持到底。所以成功确实偶然,但是如果你非要给成功总结一个必然,那么成功是熬出来的。据说越南战争的时候,我们国家支援越南,越南有一段被法国人、美国人打的很难受,中国一个著名战士叫林彪,说有什么方法以弱胜强。林彪说了一个字,就是熬。我认为这是很多创新者必然面临的一种痛苦,也是衡量创新者的一个标准。

在中国互联网里还有一个特点,中国互联网经过二十年发展,确实快速形成了几个巨头垄断行业,有的人垄断用户,有的人垄断流量,这种垄断随着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大,垄断越来越强,而且这种全业务的垄断,围绕业务为核心,通过自己的市场支配度,不断把各种业务捆绑,所以你发现中国互联网公司做到最后大家都没有特点,什么业务都做,全产品。这样一种垄断情况对我们创业者危害非常大。一方面打官司行不行?其实打官司可能也不行,中国要实现真正的法制社会还有一个漫长的路要走。这种情况下大家怎么办?我跟大家分享一个方法。很简单,就是在巨头的重压下,你更要做创新的事。而这个创新的事,要让巨头看不懂,让巨头整不明白。今天凡是巨头已经在考虑的事,巨头很容易做的事,那个你宁可不要去。我刚才也举了很多例子,今天凡是能够做成事的公司,都是因为巨头给了我们三年的成长经验。你去想一想,今天你做一件事,你有没有这种精神。我们有很多创业者,我经常教他们一个方法,我说要做小狗策略。说的再多没有用,因为用户不会因为你做这些采访用你的产品。相反,你说的太多,哪一天李董、马董看到了,可能巨头一发现,就没你什么机会。所以有的时候你这种创新,可能刚开始的时候你自己也想不清楚,没关系,作为一个创业者,创新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接地气,就是你要到一线去,你不要管行业里面的纷争。包括我做讲演的时候,很多同学想讨论行业趋势、讨论行业问题,根本没有必要,这不是你需要的考虑。你需要的考虑是找到你的用户群,观察他们的行为,去观察他们的喜好,看看他们有什么需求没有被解决,或者他们用已有产品的时候还有什么没有解决的。比如快销这么小的一个屌丝公司,大家为什么用?他解决了很多宅男的刚性需求。所以你如果能够放弃自己的虚荣心,不要被行业暂时的评价所左右,更不要被行业评论家的热潮所驱动,评论家才是无责任,你应该找自己的发展方向,然后去找自己的用户,最后真的花两三年时间把你的产品探索出来,用户只要喜欢、接受你的产品,我觉得你的成功就不远了。

所以所有的创新,只要符合与众不同的精神,再加上屡败屡战的韧性,再加上接地气的非常务实的操作方法,在中国要成功,既要有理想主义的情怀,不能做什么事情只想着赚钱,同时又要有现实主义的操作方法,你要到市场中去,到用户中去,你才有创业成功的可能。

时间有限,也给大家留一些互动时间,希望清华的同学提一些问题。我最后补充讲两点,讲起创新确实有太多的话题要谈,但是我想补充几点。

第一,真正要去做一个创业者,你压扪心自问,你的创业动机是什么。这个动机不能太极端,如果你的动机过于理想化,虚无缥渺,比如你准备拯救世界,你会发现这种东西很难支持你。但是如果你的动机过于现实,就是为了在北京买个房子,或者开上宝马车,然后再回清华泡上校花。如果过于功利的目标,你也走不远。因为物质目标要么很容易做到,你的人生就失去方向。要么做不到,最后你觉得何苦呢。所以我觉得真正最后创业支持你走下来的目标,我觉得是有一点点理想化色彩的梦想。你希望能够作出什么样的产品,你希望能够怎么样改变其他人的生活,甚至你喜欢干一件事,这是你的兴趣,不管挣钱不挣钱,干这个事心理就爽。比如我当年做免费杀流氓软件的时候,实话跟大家说,如果当年抱着功利的想法,这事一定做不成,因为来找你谈公益的人太多,有人威胁你,有人会说我给你钱你把我放了好不好。当年我的想法是让你们干流氓软件,败坏我的名誉,我把你们都杀尽,我出了一口气就会特别开心。比如Facebook上市之后也有点装,说他有使命,准备连接人类。尽扯淡,你看社交网络,他当年做Facebook,他失恋了,荷尔蒙无处释放,相信很多美国大学生跟中国大学生一样,什么都少,没钱,但是时间多,荷尔蒙多,所以他要做一个网站泡妞。我认为有兴趣也是好的目标。所以我一直觉得,大家一定要有一个不那么物质化的目的,如果你的目标太物质化,在前进路上容易面临很多挑战,如果算经济价值,创业就很难坚持。

中信帮我做的这本书里,我自己有一个感慨,大家知道书店也很多,机场也有很多书,基本都是武侠小说和穿越小说的写法,都是某某人如何成功,成功之后如何怀念当年,高瞻远瞩、运筹帷幄,但是一看书里都是神,但是我们都是人,神只能顶礼膜拜。所以我在这本书里,我说的话都是真的,这点可以保证。对我人生最重要的一点,我大概高中毕业的时候就有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支持我走到今天。我当时觉得既不想到一个单位被人领导,看领导颜色,我觉得我应该干计算机,因为计算机这个行业可以一个人编程序。当时有很多北大的游戏软件,当年的apple2,“2”在我们行业是很重要的,苹果最重要的产品是当年的“苹果2”,当时我的人生理想是有一天我能不能也做出一个很牛的软件,让千千万万的人用,我就觉得特别得意,有特别大的成就感。后来我没有想到这个东西变成我终生的一个梦想,无论是我当年创业还是到方正打工,还是做风险投资,还是今天做360,我发现一直是这个想法,所以我的目标、我的梦想实现了吗?实现了一部分。但是真的实现了吗?还远远没有实现,所以在每个时代,在软件时代、电脑时代、互联网时代,未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或者未来的智能硬件时代,无论我是亲自操刀还是在背后做投资,我的想法就是能够再做出下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可以让很多人用。包括我们鼓励同学做谁是wifi,这些产品怎么挣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能做出来一个有趣的东西,你能做出来让人觉得有价值的东西,这种成就感才是支持一个人走下去。我今年刚40出头,说起来也不缺钱,我为什么还能每天这么有活力,让南极企鹅和北极熊感慨,周鸿祎怎么是打不死的小强呢?这个动力是为了挣钱吗?是为了干什么吗?这就是我的梦想支持。

我也希望对各位同学来说,如果你能够给自己想一想,自己人生未来五年到十年,甚至二十年,你希望做什么,你总是应该有一个目标。当年有一年来清华,围观清华的运动员,清华有一个特别著名的标语,勤奋锻炼多少年,为祖国勤奋工作五十年,这个标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觉得你们今天应该想一想,未来十年二十年最大的梦想是什么,这可以支持你未来几十年人生的道路。

第一点我讲的是设立目标,这个目标设定之后,下面的事变得特别简单。我们经常说三观尽毁,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我讲讲价值观,其实价值观特别简单,你如果是一个没有目标的日,他不知道在选择面前如何做取舍,他就没有价值。当你人生有了目标之后,当你毕业的时候,当你择业的时候,当你决定是否创业的时候,当你创业面临很多选择的时候,你就可以拿这个目标衡量。凡是对你达到这个目标有利的事情就可以做,凡是对这个目标不利的事情,再大的诱惑,给你在多钱,你都不要做。就像我刚才举的例子,一个公司在互联网里如果没有价值观,它绝对走不远。我刚才也说了我们免费杀毒,我们公司后来也有一个价值观,06年我看《建国大业》的时候受到一个启发,这个价值观我们在互联网李易之有,就是互联网里最重要的用户价值。很多商业模式刚起步的时候,即使没有商业价值,或者看不到商业价值,只要你重视用户价值,用户对你很忠诚,你有海量的用户群,你总能找到一定的方法把用户对你的认可变成一种商业化的收入。所以09年我们做免费杀毒的时候,我们董事不同意,后来我请他们看《建国大业》的电影,我军撤出延安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老毛说16个字,地在人失,人地皆是,地失人在,人地皆得。我说看到了吗,六十年前,甚至七十年前,互联网游戏规则就被确定了,延安就是收入,人是用户,只要用户在,收入丢掉,一些业务放弃没关系,只要用户在你还可以接着做。但是相反,如果为了某些业务,为了某些收入,你伤害了用户,让你的用户离你而去,当用户这个基础坍塌之后,你所有的商业模式的基础就没有了,所有商业就完了。做公司和做人有些道理是一样的。我们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做出很多选择,不是因为我们比别人更勇敢,也不是因为我们比别人更果断,是因为我们知道追求的目标是什么。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你毕业的时候,一个单位给你一个月5万块钱,一个单位给你3万块钱,大家一定选择去5万块钱的。但是去更高工资的单位一定是你人生的理想发展目标吗?如果另外一个公司工资很低,但是有机会学习创业,有机会让你离自己创业的梦想更靠近一步,为什么你不可以放弃更高的工资呢?这一个简单的试验就可以试验出来你有没有想清楚你的梦想,你有没有想清楚自己的价值观。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高中的时候我就选择了蒙蒙胧胧的这样一个价值观,所以后来当我创业的时候会损失很多既得利益,但是这个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当我后来离开雅虎的时候,雅虎威胁说你敢早走扣你几千万美金,但是对我来说我能够自由的追逐我的梦想,做我想要做的事情,这是最重要的。前面讲了很多创新和创业,最终这个问题要落到地面上的时候你会面临很多选择。今天创业创什么?是要去打工还是自己创办公司?

最后一点,还是要给大家泼点冷水,或者说冰火两重天,我不赞成大学生直接创意或者狭义创业。我在中国看过这样成功的例子非常少见,大家可能说比尔盖茨,乔布斯连大学都没上学,问题是地球有70亿人,你举出这几个个案不具备说服力,怎么可能你是下一个比尔盖茨呢?有可能你是,我不是。所以我下面的建议给普通人,我们都是普通人。

我觉得创业有两个概念,很多人把创业理解成哥们开一个公司,我回去印一盒名片,我叫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名字很洋气,也不知道什么意思。给自己的同学封一堆CXO,如果把这个理解为创业就大错特错,因为创新是你有没有创新的主意,把创新的主意变成用户接受的产品,把这个产品在市场推广出去是用户接受的商机,在用户群基础上探索出一定的收入模式。我希望大家怎么理解创业呢?把创业看成一种心态,把创业看成人生未来几十年的一个状态,你现在就在创业的状态,但是你为了更好的创业,你要把创业分成不同的阶段,在人生不同的创业阶段要做不同的事情来完成这个阶段的目标。如果我们把每个人的目标都变成我今天出去成立一个公司,明天上市,后天市值超越Facebook。对不起,这种创业方式从来没有成功的例子,人的路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而且这个路一定不是直线。为什么这样说呢?我觉得在中国的环境确实太复杂了,中国到今天来说,一个公司最终获得成功,无论是创新的土壤,文化问题,巨头的垄断带来的抢杀问题,包括商业环境的复杂度,今天对创业者来说,要求最高的是你的很多商业经验。在早期你没有经验,没有资源,特别是在你没有行业经历,你提出创新的想法也可能仅仅就是一个主意,经不起验证的想法的时候,你需要的是判断力,需要的是经验,需要的是知识。所以我认为在刚毕业的时候,加入创业公司,甚至加入风险很大的创业公司,去学习创业,或者加入一些公司,找到一些师傅,让这些师傅能够教授你创业的经验,它也是创业的一部分。很多人老觉得我加入别人的公司,我就是打工,我打工就不认真。错了,你觉得自己是打工的人,你一辈子都打工。哪怕别人觉得你在打工,但是你觉得我是教着公司的学费,练着自己的能力和经验,我遇到产品经理、技术高手,或者公司创始人,我从他们身上学到成功的经验,甚至是失败的教训,如果你加入这个公司,这个公司两年之后死了,恭喜你,你一分钱没损失,你参与一个活生生的公司从生到死的例子,你以后就可以避免重蹈覆辙,你一分钱没花,你让一个公司死了一回,你学到了如何避免失败的教训,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这比你拿多少工资,比你到一个有名的大公司,别人一见你都说你在北京公司太了不起,那都是虚荣心,一点意义没有。所以我一直强调,如果你怀着创业的心态,你什么状态都可以叫创业。哪怕今天你还在校,有人说我在校是不是创业?如果你是搞电脑,如果你不满足于只是把学分学好,不满足于把考试应付,你花很多时间提高你编程能力,它也是为你将来创业打下好的基础。十几年前很多学生都是通过打工参与社会实践,他不是打工,他也是学习创业的一部分。等到有一天,当你自己要创业的时候,很有可能你发现,你不一定是做CEO的料,你可能是优秀的CTO,你可能是很好的创业销售主管,你要学会找合伙人创业。对少数人经过历练,最后说我自己成立公司,我当CEO,我招很多人,最后公司上市,这是创业的最高阶段,也可能过五年、八年以后的阶段。只要你坚持这种创业的梦想,你能不断的在各种状态下积累创业的经验,学习创业需要的能力,这都叫做创业。

所以,我一方面鼓励大家创业,而且鼓励大家培养创业的精神,如何学会创新。另一方面,我又不主张大家马上一定出去成立一个公司,那只是一个形式。硅谷很多人不成立公司,他就在家里的车库,利用业余时间先搞出来一个产品,这也是创业的一部分。今天大家无论是有机会看我的书,或者跟我的交流,我觉得最重要的,我不希望传授什么成功学,我最希望的大家能够想清楚未来几年自己心理想要什么,想清楚之后,不一定拘泥于今天是不是打工,是不是加入大企业,而是说我加入这个企业,能不能学到对我未来创业有帮助的东西。从今天开始你的广义创业之路,在你创业的时候,不论遇到诱惑还是遇到挑战,都能够记住我说的那句话,与众不同,拒绝跟人一样。不一定要追随当时的主流,也要有这种耐心耐得住寂寞,甚至有这种韧性屡败屡战,在未来长达五年或者八年、十年的时间里一直坚韧不拔的探索,我相信五年以后、十年以后,可能中国新一代的企业家,中国新一代的创新领袖应该从你们里面诞生。我觉得互联网是属于年轻人的,互联网跟一些四五十岁的老年人长期占着,我认为这是不正常的,互联网应该属于90后,甚至95后,应该属于你们的未来。我跟你们分享的是思想上的武器,是AK47,希望你们用它打土豪分田地。谢谢大家。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