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设计大咖经验分享!DROPBOX 设计师的一天

设计大咖经验分享!DROPBOX 设计师的一天

57

0

0

2015-05-15 09:53:42

萤火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在一个真正重视设计的高科技公司做设计师是什么感觉?这次接受采访的设计师Rasmus Andersson,就来自著名科技公司Dropbox,让我们从他的工作和生活,来一窥这个问题的答案。

Rasmus曾经在瑞典作为原创设计师,服务于Spotify整整4年,并与2011年移居美国并供职于Facebook,之后加入了Dropbox团队。Rasmus精于产品架构和宏观层面上的产品设计,不过在他看来,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创造者。

“我们都曾是孩子。在我们被社会规则和专业概念约束思维之前,我们看到的可能都是最简单的事情。一根棍子可以被想象成牧场中的牛,可以代表房子的一面墙,可以视作一艘船的桅杆,也可以做成一根弓箭。可是今天,我们看到一根棍子的时候,仅仅只是将其当成一根棍子而已,而它具备的属性仅与其工艺和材质相关。我并没有让设计师或者工程师的标签来界定我自己,我视自己为创造者。从某正程度上来说,我们都是。”

9:00 AM

明亮的公寓内,Rasmus 会在这个时刻自然醒来,无需闹钟。室内开放式搁架上几乎放着他所有的东西:衣服、相机、书籍以及扬声器。Rasmus觉得这样可以时常提醒自己反思,审视这些东西是否符合自己的需求,并帮自己从无用的物品中解脱出来。

为什么你会如此热爱你正在做的事情?

“我每天醒来,想到自己能让别人的生活更好就感到兴奋。众所周知,这是一场漫长的游戏,你必须时刻提醒自己,需要坚定地朝着这个方向前进。我能创造事物,然后审视它运用它,这件事情本身就令我着迷。小时候,我自己搭建树屋,自己做电子设备,直到现在,我还在坚持做着同样的事情。”

Rasmus出门以后,就会简单吃个早餐,然后在自己常去的咖啡馆完成一部分工作(通常是Craftsman and Wolves 或者是Dolores Park Cafe)。此后Rasmus会坐车去坐落于市区SoMA的Dropbox 总部。

为什么你会选择去Dropbox工作?

“在这里,我有机会改变人们看待记忆和其他事物的方式,这是一个神奇的经历。”

11:00 AM

Adam Polselli 和 Rasmus Andersson 一起同 Morgan Knutson 、 Ryan Putnam两人聊了一下。每个Dropbox的新员工都会收到一个充满氦气的气球来表明他们的新人身份,实习生是银色的,长期聘用的员工是绿色的。

12:00 PM

很少有员工会选择在Dropbox总部以外的地方吃午餐,因为总部的伙食确实很不错。总部的厨房有一个完备的餐饮团队,他们会准备各种各样的美食,从肉食到沙拉,从面条到墨西哥玉米卷,一应俱全。

在Dropbox内,设计师团队是如何交流与合作的?

“我们每天下午都会有一个小时用来交流,设计团队内每个人会在这个期间评判对方的作品并接受对方的反馈。我们会在一个有投影机和白板的房间里面进行这项自由开放的活动,并且展示作品,探讨设计,并且共同完成项目。如果有人想反馈什么信息,他会说‘我需要十分钟’,然后我们会在评论环节和他一同解决问题。”

2:00 PM

如果要你说出Dropbox中最伟大的设计师,你会选谁?

“我们的创始人Arash 和Drew。他们看准了机会,努力奋斗并且创立了这家公司。他们的这个特点和其他我所看好的人一样。你觉得什么东西不够好,那么就解决它,或者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并且找到合适的人来解决它。”

“下面是设计团队中的其他人:”

1、Adam Michela

Michela 是一个数码设备制作者,家住旧金山,两个儿子遗传了他明亮的双眼。他也是以产品经理的身份从Facebook跳槽至Dropbox。在前往湾区加入Facebook之前,Adam在德州奥斯丁同朋友一起用Gowalla探索这个世界。

2、Alice Lee

Alice酷爱艺术,每天在Dropbox总部上班也不会放弃创作。她曾在微软、Foursquare和Path做过实习生,辗转多地的她从未放弃他的尼康D100,这台来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相机也是她的第一台相机。尽管它是一台低端的数码单反,但是它有限的性能也促使Alice深入研究手动拍摄和相机的运作机理,将懵懂的Alice引入了摄影的瑰丽世界。

3. Joshua Jenkins

Joshua热爱设计。实际上,设计就是他的专业。当大家聊到Joshua的时候,都觉得他是“理想的同事”并且“颇为严肃”。他乐于解决问题,而不是抠像素。当他向父母解释他的工作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你知道你是怎样在滑动屏幕解锁iPhone的么?我就是干这个的。”

4、Adam Polselli

来Dropbox之前,Adam曾在Rdio工作三年,在此期间,他与同事将Rdio打造成为目前世界上最流行的音乐服务。毕业于密歇根大学的Adam,热衷于科幻片,帆布鞋和……单曲循环。

4:00 PM

虽然设计团队被划分到不同的部门,但是他们每天都会聚集到一起讨论设计,持续了解不同项目的进度。曾是Facebook设计主管的Soleio Cuervo (不在图中)目前正领导团队。

在总部大楼内,Rasmus最爱的地方是Dropbox café。“那里非常安静,是个能让人没有杂念深入思考的好地方。我们还有一个会议室摆满了各种经典款乐高积木,你可以在那里搭出各种好玩的东西。在我们宽广的总部大楼内,每端都有一块开阔的公共区域,那里光照充足。那些地方都适宜于闲聊、整理笔记或者探讨问题。”

如果你还是一个初级设计师,你期待自己能学到什么?

“我希望我能明白成为一个设计师并不重要。在上世纪90年代末,我作为一名设计师拥有了第一份工作,并且清晰地知道我喜欢这份工作,我也意识到自己拥有了一个设计师身份。那时候觉得,拥有设计师这个职业,就意味着自己将拥有特殊的工作电脑,折腾不同的字体。当然,事实证明电脑与字体和设计没有直接关系,它们仅仅只是工具,仅仅和潮流与时尚相关。于是我想,我有必要找个学费昂贵的平面设计学校,并且‘成为一个真正的设计’。如果那时候我能明白我从来就是一个设计师,一直以孩子般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我的生活可能会有所不同。我应该从那时开始就专注于制作自己喜欢的东西。”

“倾听你内心的声音,做你真正喜欢做的事情,不要拿自己同其他的‘设计师’来对比,这会让你觉得自己永远学不够。的确,像Dribbble这样的网站颇具启发性,但是作为一个年轻的设计师,你会很容易被它影响,你可能会认为X风格比起Y风格更好,或者你需要X风格来解决Z问题。所以,摄取灵感需要节制,你需要的是灵感,而不是竞争。设计没有对错之分,重要的是你的思路有用还是没用。”

“最后的建议:永远不要让功能妥协于形式。形式与功能同样重要,视觉设计无法弥补功能的缺失,但是优质的功能能补充设计上的缺陷。你不妨问自己一个问题:有多少成功的APP拥有漂亮的UI但是功能是渣?但是又有多少伟大的APP功能强大,只是设计上有所缺失?”

6:00 PM

周五晚上,Dropbox总部大楼总会被各种各样的活动塞满。

当你闲暇的时候喜欢做什么?

“软件工程其实是我最大的爱好。通常大家喜欢用看电视来放空自己,但是我家里从来没有电视。相反,我喜欢写一些不起眼的小软件来愉悦自己,尤其是用一些非常小众的编程语言来编写。这种娱乐活动就像慢跑一样,编程时那些简单的逻辑让我的大脑可以打个盹。”

“此外,我还在摄影上花费了不少时间。有时候我也喜欢开着车看风景。”

如果你不是设计师的话,你会去做什么?

“我想我会做点动手又动脑的工作。比如一个纪实摄影师。”

这些来自Rasmus的Flickr的照片还是蛮能体现他在摄影上的痴迷。多年以来,摄影都是Rasmus记录回忆的途径之一。

是什么让你看好Dropbox的未来?

“我们的回忆是非常宝贵的,这些非物质财产是我们生活和回忆的锚点。往事如烟,不管它是不是美好,Dropbox都会帮助你记录和保存这些珍贵的非物质财产。”

来自:UI中国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