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了解互联网,你必须知道的七个认知科学理论

了解互联网,你必须知道的七个认知科学理论

28

0

0

2015-05-15 09:37:12

江大可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笑天涯说:互联网时代,人人都会大谈互联网。其实大部分人对互联网的认识可能还是比较浅显的,在互联网行业混的人,认真阅读本文或许能加深你对互联网的认识。

认知科学

很多时候看似认知科学和现实无关,但是其实它和每个人的现实生活工作是高度相关的,就像互联网出现十年时间,手机出现十年时间,改变了多少人的生活,改变了多少人的工作。认知科学未来我们已经看到苗头了,已经开始被用到应用上了,未来十年二十年,一定会更加深刻地改造我们的生活,改造我们的工作环境。下文为海银资本创始人王煜全老师关于认知科学的演讲精彩实录:

认知科学第一代:

我们的潜意识是主宰者

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心理学教授迈克尔?加扎尼加(Michael Gazzaniga)的《谁说了算》一书,为人们介绍了大脑控制机制,但是实际上这个控制机制的核心讲的是我们的意识并不是主宰者,而我们的潜意识是主宰者。只不过我们的意识装作我是主宰的。

迈克尔?加扎尼加

因为科学史上一直是设备的改善和科学进步是互相伴随的。现在的认知科学有图形的进展,所以叫功能型核磁共振,它实际上是检测大脑血氧的变化,所以它能够对实时大脑的行为产生分析,于是就有很多新的科学发现。认知科学的第一代还有两位神经学家,维兰努亚·拉玛钱德朗(Vilayanur Ramachandran)和安东尼奥·达马西奥(Antonio Damasio),还没有功能型核磁共振的时候就开始了研究。

这三个人很厉害,在没有那个设备的时候,他们靠患者来做研究。像刚开始最早研究裂脑人的维兰努亚·拉玛钱德朗,过去有一类病叫癫痫,发病的时候就口吐白沫躺地上了。后来西方发现一个治疗方法还挺有效,就把左右大脑的棉质体,连接那部分直接给切了,那个连接很厚的,直接一刀给切掉,然后其他什么都不动,再给缝合装回去。显示这个人没有任何其他毛病,而且癫间就消失了。但是实际上,他去做研究,发现很多细节是不一样的。

不是他切的,他是拿来做研究的。这个我坦白讲,是无可指责的,而且很多的研究就是要靠这个来得到的结论。

?

因为害怕所以相爱

第三个安东尼奥·达马西奥,他出了一系列的书。他的新书《Self Comes to Mind》(自我在大脑当中是怎么生成的)。他有一个很著名的结论,一个叫emotion直觉情绪,另一个叫feeling感受,我觉得怎么样,我觉得受委屈了,我觉得被尊重了,这是感受。

他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原来都是混淆的,认为emotion就是feeling,他认为不是,emotion不能改变,见到什么样的情况你就会产生怎样的反应,是下意识的,是不能控制的。而feeling是“我”来作怪,feeling是这个所谓的“我”来控制的,这个“我”读取emotion的数据,然后编个理由告诉它说,我现在是这样的。

安东尼奥·达马西奥

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这也是原来心理学经常引用的故事,他们好像在加拿大做的实验。在一个石桥上和一个铁桥上招募一帮人去谈恋爱,随机抽取一对一对去谈。石桥因为很坚固,有风也不会晃。铁桥是铁索桥,是吊桥,有风就会晃。因为一晃就会紧张,紧张恐惧是一个emotion,恐惧来的时候又带来什么呢,内部是肾上腺素分泌;外部的表现,比如瞳孔放大,面部会发红,鼻孔会扩张,有各种各样的表现。

但是很有意思是,紧张的外在表现和爱情出现的外在表现是一致的。理论上讲,环境不应该对你是不是对对方有好感能够产生影响,不管你是在石桥上跟人谈恋爱,还是在晃动的铁桥跟人谈恋爱,理论上讲,你爱上对方的几率是差不多的。所以,这就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晃动的铁桥上爱上对方的几率大大超过在一个稳定的石桥上,因为刚才讲的feeling部分,就是这个自我部分,它不知道emotion出了什么事儿,它只是去读取。它读取的数据是,原来所有的征兆,所有的征兆符合谈恋爱的特征,我就一定爱上对方了,我既然爱上对方了,我就一定要真的去爱她,因为如果我觉得我是,而又没有真的去爱的时候,又会出现另一个,叫做认知失调。这样的话,他就以为自己是这样的,就那样去做了。这是真实研究的成果。

认知科学第二代

这些人基本上给我们揭示了,所谓的“我”不存在。当然还有更多的证据,尤其现在认知科学越来越发展,越来越多的证据表示所谓我就是一个幻觉。所以我其实特别喜欢还是一本书《self illusion》,叫自我的幻觉。所谓的我,是一个幻觉,是假的,不存在。我们实际上是个基本自动的机器,99.9%自动处理的机器。只不过这个机器有一个特别特殊的软件,就监控我这个机器本身,然后告诉我自己,这是我,就是这么一个东西。

这本书说我们的所谓自我很大一部分是社交用的,现在科学家基本上认为,我们大脑80%的处理能力是解决社交问题的。这个作者有一个挺有趣的结论,有了社交网络以后,社交网络相当于我们人的社交行为的类固醇,我们都知道类固醇是怎么回事儿,小孩过早分泌类固醇就是早熟。所以我们社交行为会因为有互联网,有社交网络而被提前。

这一点是他大胆的预言,因为现在还早,社交网络一共没几年的历史,但是我们非常值得观察,而且至少我观察的一些情况发现,确实有可能会真实。比如说,现在的小孩用社交网络提早到什么时候呢,拜一个网站叫淘米网所赐,因为他们搞了一个东西叫做摩尔庄园,所以现在基本上几岁的孩子,从小学开始用社交网络。就意味着他未来的社交行为会比我们成熟和复杂得多,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观察,我认为这对未来会有巨大影响。

当然,到现在认知科学越来越细分,大的框架奠定了以后,都要往深了扎。往深了扎的代表人物,第一个是丹尼尔·雷文(Daniel Levin),代表作是由湛庐文化出版的《第七盏火》,核心就是继续深入描述刚才说的制造我的软件是怎么回事儿。只有人类有自我意识,这个软件就是自我意识。

生而向善

另一个达契尔·克特纳(Dacher Keltner),他的书《生而向善》,特别值得读。这本书我们觉得更安慰,老祖宗说的,人之初、性本善,现在已经被证明了的。确实人之初,性是本善。当然为了生存,里面有自私的部分,自私因素是存在的。这永远会保持一个平衡,不管是个人还是社会,我们永远是在绳子上舞蹈的,但是我们的技巧应该还算高超,应该能继续往前探索,这是现代科学带给我们的启示。

情绪在大脑有不同分区

第三位是Richard Davidson,他是世界上最早研究情绪认知上的表现的,他是第一个研究各种情绪在大脑里哪个地方会被激活的人。他第一个躺到核磁共振里面,躺进去之后有一个很有趣的发现,他发现情绪都是有各种不同分区的,其中一个快乐的区域,所谓的happiness区域,我们大脑每个人都有这个区域,你一快乐起来这个区域就会亮起来。但是有人这儿亮一点,有人那儿亮一点,整个区域不会特别大。Matthew Ricard躺到核磁共振里面去,做慈悲观冥想的时候,那个快乐区域整个亮起来了。迄今为止躺到核磁共振里面,能被观察到快乐区域亮起来最大的,所以他被叫做世界上最快乐的人。这很有趣,看似是悖论的东西,做慈悲观冥想,是为了修静心,不是为了找快乐。

?

下意识模仿对方情绪

这些慢慢开始深化下去了,在很多细的领域里面,利用核磁共振对我们的认知有了更深的解释。这个女孩叫丽贝卡·萨克斯(Rabecca Saxe),今年也就三十多岁,在MIT。

在她读博士还没读完的时候,她就发现一个了不起的研究结果。这之前我们都知道,大概是十几二十年前,我们发现大脑里面有一组神经细胞叫做镜像神经元,镜像神经元相当于一个镜子,这个镜子全都是下意识的。我看到对面坐这个人哭,我就难受。我看到对面坐的人笑,我就开心。下意识,我在大脑当中模仿对方所有的表情和动作,对方的情绪会被模仿过来。这就是镜像神经元。

她发现更进一步,不光我们会模仿对方的表情,大脑里面还有一部分直觉去解读对方的思维,相当于在猜一样。我看一眼,这个人的社交行为没有问题,不是自闭症,没有过早分化,我就知道他想的是什么,我就知道他喜怒哀乐是什么,这是我们的天性。而且这种本能,在所有动物里,只有人类特别发达。

另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案例,他们研究国际象棋高手苏珊·波尔加,他下快棋的时候,让人瞠目结舌,对方刚一摆子,她就下去了。后里用核磁共振研究她,她大脑里面记忆面部,一百万张脸那部分亮起来了,我认为说明她肯定记不住一百万张脸了,因为那个被挪用了,他拿来记棋谱了,就变成一种下意识反应。

丽贝卡·萨克斯

一万小时把任何技能变成“下意识”的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的《异类》,专门讲过一万小时,一万小时能把任何一个人想学的任何一个技能变成下意识的。因为这一万小时锻炼了你强大的模式识别能力,你这个下意识的是有道理的。反而思考一介入,下意识没有那么好了,做得变差。我们人就是这样具有能够通过长时间训练形成高度模式化的某问题专家的能力。只不过这个要很小心,你是A方面的专家,你去处理B事情一点用都没有,和任何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苏珊·波尔加下国际象棋那么牛,但分析《福尔摩斯探案集》谁是凶手,就没用。所以我们的技能高度分化。

新木桶理论:你要修一个巨长的板

这种高度分化意味着未来我们每个人没得选择,必须分化,因为不分化没有优势。我们提出新木桶理论。因为我们是合作的社会,所以关键不是要把短板修起来,你要修一个巨长的板,这样别人才愿意跟你合作,因为你有长板才有吸引力。这个时候,你反过来才有挑选别人的空间。因为我的板足够长,我会挑足够长板的你,要不然我不跟你玩。这个时候,长板和长板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大木桶,就装更多的水。

所以未来的竞争不会在个体层面上,尤其社交网络的出现会造成,都是长板互相紧密合作,会形成一个新的功能的这样功能集团,他们在竞争当中脱颖而出。我们商业实践的时候必须要研究,因为我们为它服务,或者你要预判,因为这是趋势,这是认知。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