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信息过滤器过多还是不够?

信息过滤器过多还是不够?

43

0

0

2015-05-15 00:37:16

萤火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北京时间6月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科技博客GigaOM作者马修·英格拉姆(Mathew Ingram)发表署名文章,称信息过载的危险大于“过滤器过载”或“超定制”的危险。以下为全文摘要:

随着实时信息网络和内容发布工具以及多媒体设备的发展,很多人都被持续上涨的信息潮水所淹没。媒体大师克莱·舍基( Clay Shirky, 被誉为“互联网革命最伟大的思考者”、“新文化最敏锐的观察者”)曾说过,如今的问题不是信息过载,而是“过滤器低效” ,因此也涌现了很多旨在解决这个问题的公司已和服务。但Eli Pariser担心太多的过滤器可能是一种比疾病更糟糕的疗法。

信息过滤器过多还是不够?

过滤器的风险

Pariser是社会机构MoveOn.org的负责人,也是一本新书《过滤器泡沫:互联网把什么藏起来了》(The Filter Bubble: What the Internet Is Hiding From Yo)的作者。在《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他表达了对个性化服务,谷歌和微软必应在其服务中添加各种过滤器,以及《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这样的发布商使用推荐工具(它们会根据读者以前的浏览记录推荐他们可能会喜欢的故事)的担心。

Pariser认为,这样的个性化和定制化工具存在风险,因为它们会产生回音室(echo chamber)的效果,即我们只读我们想要阅读的东西,因此只会听到我们想听到的讨论。 Pariser表示:

民主依赖于公民参与多种观点的能力;如果互联网只提供那些反应了你已经拥有的观点的信息,它就限制这种参与能力。虽然有时只看你想看到的东西会很方便,但有些时候,看到你本不想看的东西十分重要。

Pariser认为我们需要知道:什么时候我们看到的东西是被过滤过的,是否由谷歌或其他一些机构所过滤。涉及过滤器的信息需要变得更加明显,这样我们才能够在有需要的时候拓展眼界。

如果算法决定我们会看到什么东西,我们需要确保它们考虑其他因素而不只是“相关性”。我们必须了解过滤器方面的信息,必须阅读一些拓展我们视野的内容,即使它们令我们感到不舒服。

更大的危险

我们真的处于太多过滤,太多定制的危险之中吗?我理解Pariser“封闭在我们自己的个性化的网上世界中”的观点,但我仍然认为,现在我们的过滤器还不够多。谷歌和Facebook使用的社交过滤(利用社交线索来突出显示一些内容)功能很好地在过滤和“把我们封闭起来”之间把握了平衡——尽管我是人工筛选和过滤的粉丝,而不那么喜欢算法过滤。

会不会出现只拥有单一社交图的人,任何形式的社交过滤都会让他们生活在一个网上回音室中?当然会有 ,其实这些人已经存在了,他们似乎生活在一个茧里,有没有互联网都能活得很好。社交过滤器并不会让这样的现象恶化。

此外还有 “意外发现(serendipity)”,即那些奇怪或不寻常的故事和内容,是我们没有预料到自己会看到的,但我们看到的它们时候也会觉得很有趣。传统的报纸就可以被视为是一种“意外发现”引擎,因为它是由其他人生成的,这些人对我们的阅读习惯所知甚少,因此报纸上会出现一些比较出人意料内容。

Web和数字工具使我们能够确切地知道什么人在阅读或看什么内容,并可以很容易地调整内容,以适应人们的阅读愿望,这是报纸和传统媒体永远无法实现的。像Zite、News360和Flipboard这样的服务根据我们的社交网络和我们的阅读习惯来定制我们读到的东西,因此Pariser可能也会把它们看成一种危险。但即使在这个领域中,一些服务(比如iPad应用News.me,让你可以浏览其他人的社交内容流)也注入了一些“意外发现”元素。Twitter最近也重新推出了让你看别人的时间表的功能。

因此在我看来,信息过载的危险大于“过滤器过载”或“超定制”的危险。如果数据和内容的量大大超过了人们消费信息的能力,有些人就可能会离开,彻底不再关注任何信息 ,可以说这个问题甚至比Pariser的 “个性化世界”问题更严重。有了推荐和社交过滤,我们至少有了一些希望——遏制信息过载的洪水,或多或少地从中找出有意义的东西来。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