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马云深夜与胡舒立短信:称将给公众“更好交代”

马云深夜与胡舒立短信:称将给公众“更好交代”

46

0

0

2016-04-04 00:31:45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阿里巴巴集团主席与财新总编辑胡舒立进行沟通,讲述此次在支付宝转移及牌照审核过程中的所思所感

【财新网】(记者 王晓冰)最新一期财新《新世纪》周刊“财新观察”栏目发表了社评《马云为什么错了》。文章强调契约与产权一道构成市场经济的基石,并指出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未经股东授权转移支付宝所有权违背了契约原则。文章同时对央行在政策开放上的分寸表示失望和遗憾,认为正是马云出此下策的外因。文章还指出,马云向来是很受尊重的中国企业家,阿里巴巴也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之一。此次错误的代价,不仅是积累多年的个人国际声誉,还包括阿里巴巴潜在的长远发展机遇。

文章发表后,财新总编辑胡舒立在北京时间6月12日凌晨1时接获马云的短信。正在美国出差的马云与胡舒立以短信方式交谈了2小时;6月13日下午马云回国后,两人又继续就此事沟通交谈。马云打破沉默,讲述了此次在支付宝转移及牌照审核过程中的所思所感。最后,马云强调要“做回自己”,“给别人、给自己更好的交代”。我们征得马云同意,在此将他与胡舒立的短信略作整理,与读者共享。

支付宝事件并未结束,马云及其团队与大股东雅虎的谈判仍在进行,此前拒绝参加事后谈判的软银也尚未公开进一步行动。而央行在第三方支付牌照问题上的如何掌握政策底线也引人关注。此次事件引起的冲击,已经远远超出一家公司,在海内外投资界和互联网业界引起深层次反响。我们期待更完整的真相公之于世,最终推动事件以符合市场原则的方向合理善后。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左)与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新浪科技配图)

马云:大姐,你在基本事实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开始评论了。很是遗憾。呵呵假如没有契约精神我们能走到今天??可悲的是我们已经不相信自己国人企业会比人家更懂法和契约精神了。

胡舒立:当然是很珍惜你,所以抱憾呀。我们愿意听更多的基本事实。

马云:唉!!今天事情并没有结束,谈判一直在进行之中。讲述真相让朋友股东个人被告……我讨厌民族主义,更反对违背契约精神。对我们来说,企业受人尊重远比利益重要,因为我们企业的年轻人平均只有26岁。他们要走很远的路。我是娃哈哈事件的最大反对者。所以我希望是公平真相的(疑为“公布真相后”——编者注)谈论这事,而不是事情未出来前下自己的定论。

评论者注重的是评论本身,而当事人必须关心正确的方向和用正确的方法把事做完了才考虑参与评论。我们做的任何事都会让世人分析和评论,这是我们这代人的职责。但在尘埃未落地前就下定论是评论者的不客观和不科学态度。

你相信我会愚蠢到把公司这么低价卖给自己?那么多员工在做,我就留给自己和那个谢世煌?!今天这个世界我们这么幼稚的做法难道不怕被天下人耻笑?!晕倒。

胡舒立:你有此远见让我高兴。来路很长。我们如果说错了会改。不过央行政策还是要批评。

马云:是的。央行我没有办法,那是他们的考虑,我努力过并尝试过。但企业家要做的是大法发布前努力,但发布后尊法是我们的职责。批评是你们评论者的工作,我们当事人很难作为。

但另一方面,我理解的支付数据的安全是任何国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是安全问题而不是民族问题。我的开放主义并不亚于任何人,但我理解未来时代是数据的竞争。我们拥有了国家的经济数据。在美国,我们会碰上同样的问题。

胡舒立:我也在期待转机,一种新的协议控制形式?

马云:不可能(有)新的协议控制。我永远坚持的是利益完全可以谈,原则不能乱!假如你有空来看看我们的数据,你会明白这不是在争论娃哈哈。

胡舒立:我不太同意。当然这是个多层次问题(指上述政策理解—-编者注)。新形式,总要有一种制度安排吧?

马云:就象我不同意你(在财新观察中)的看法那样,我同意你的不同看法和所谓的不同层次,我更愿意说不同的角度。其实我们这样的公司,那么多跨国律师和职业投资者,最确(缺)的不是制度,最缺的是做正确事和决定的勇气。

胡舒立:什么样的赔偿安排是比较公平的?

马云:你说呢?!

胡舒立:我想你可能会有方案,但我想不出是个什么框架。

马云:方案一定有。但今天的局面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迫不得已。股东董事决策的复杂性也是未来企业治理的难题,我理解,但不同意不作为思想。

也许没有一个真正的框架可以让各方完全满足,但最痛的一定是孩子的父母,而不是那些永远想得到更多的人。也许我理解的财经杂志事件的根源不仅仅是利益、关系、政治环境等等的谈判……之类的讨论吧,事情往往和我们(这些)当事人以外(的人)想的不一样。我可以猜但我没有依据,所以我就不评论。

胡舒立:一个公平的补偿方案可能还是得显示(阿里巴巴集团)企业对支付宝的间接拥有吧?

马云:当然,记住我和团队是集团最大的个人股东,阿里集团的利益远远远大过整个支付宝的利益。

胡舒立:按央行政策,还是会放的,支付宝是否可在今后获批,重回阿里?等于是临时转出?

马云:呵呵,你是个好记者,你对获得信息的兴趣之大远远超过对事件正确与否的探讨,哈哈,不过你给我们的过早定论让阿里人失望。

胡舒立:马云,我原来是着急失望,现在是想办法。

马云:我做事的三个原则:1、100%合法。2、100%的透明。3、必须可以让公司持续健康的发展。今天的结构很难。你懂放和不放的真实意思的。

胡舒立:我认为这事不应当搞内外有别。中国长远发展应当坚持开放。

马云:呵呵,我和雅虎问题容易解,那是利益的问题。而我和孙正义的问题不仅仅是利益问题,有对员工发展的看法原则问题,所以谈判最终落在对未来,对员工和对社会股东的原则问题上的难度。

胡舒立:我建议,还是应当争取国务院批。这样全解决了。

马云:是的。我完全同意开放。但今天让美国的Google和Paypal完全让中国人拥有大股东(或为“一个中国人当大股东”——编者注)也不可能。

胡舒立:你掌握控制权,可以谈呀?支付系统开放很正常,比如万事达。

马云:不行的。未来支付宝一定要开放,而且必须引进外方和国内的其他(股东),让公司治理更加科学和透明,今天的结构没办法持久健康发展,而且报国务院也没有人比我们更知道如何对未来更好、更健康。

支付宝不仅仅是支付系统,那也是为什么美国政府这次给我们的压力那么大。为什么万事达怕我们?为什么银联担心我们?为什么Paypal天天封杀我们?

胡舒立:你是说你和管理层控股为宜?

马云:目前是,但未来绝对不能是管理层控制而是科学多元化。记住我们不仅仅是管理层!!!!

胡舒立:(还包括)员工?

马云:呵呵当然啦!!(这次),大姐,比你想的复杂啦。这不仅仅是利益。

胡舒立:主要还是投资人利益吧?你是不是太政治啦?

马云:晕倒,我不好那口!你有空来杭州看看吧。那么多年,你知道我在做啥吗?呵呵……说实在你不了解我。也不了解互联网对未来真正的意义。大姐,有空来看看。我不好政治那口,我既讨厌左也反感右,我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胡舒立:是呀,我一直欣赏你这一点。但这回确实很着急。我当然知道你本人不政治,我是说对这事的判断,不必太政治化吧?

马云:(央行)我估计是因为安全考虑。我第一次对国家央行有对未来国家安全考虑而敬重。现代支付是跨越了银行和信用卡支付的新一次金融洗牌,我们集团做的比欧美各国都现先进。

我也急但我必须为未来急。今天的事我两三年前就急过了。我更急的是未来……

呵呵,千万别政治化,这是我们市场经济的原则。但假如我把支付宝今天弄瘫痪了,大姐我不仅仅是公司倒闭而是进监狱。

胡舒立:有这么严重?你控制公司呀。

马云:唉!!你有空来看看吧。你用的是层次不同的说法,就象我说你们评论者把事说的那么大那么严重和歪曲一样。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做的和说的是对的,但我们都不愿意多花时间去听去学习……

胡舒立:你是真的阿里巴巴我就高兴。

马云:是朋友不用太多解释,不是朋友解释再多也没有用。哈哈我只做自己。

胡舒立:可惜你不仅是自己啦。

马云:我时常提醒自己不能装……呵呵。别人说我好,我没有那么好。别人说我坏,我也没有那么坏。我觉得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做回自己才能给自己,给别人更好更多的交代。Be yourself(做你自己),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今天我可以不装了!(至12日凌晨3点)

6月13日马云再来电:

马云:你不负责任的文章言论让坚守底线的阿里年轻人很是愤慨!

胡舒立:马云,这是很普通的批评。现在这种还批评还少吗?还是希望你听得进去,可以讨论。我们前天夜里的交谈,我们能略整理后发表吗?

马云:当然可以发表。我们愿意倾听批评但绝对不是在真相和事实不符的情况下被人下定义,更何况你是著名总编在没有和我们沟通了解事实情况下。。。。你的定论太早

胡舒立:好。我想发表出来,大家都可以说话嘛。这次就是我们的沟通。

另外,马云,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但面对诸多批评,我真的希望你也仔细想想,监(兼)听则明。你的作为是有示范性的呀。

马云:我当然知道我们在做啥,所以我们提出创建新商业文明,希望为我们下一代的企业家树立榜样。我还是会回学校教书,我必须会面对未来年轻人的挑战。我遗憾的是国外企业和投资者这次认为我们做对了,而你们确(却)不信。我从不怕被批评。我皮厚但我怕你们会误导年轻人。

来源:财新网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