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马云称做不成支付宝会进监狱 淘宝阿里都将瘫痪

马云称做不成支付宝会进监狱 淘宝阿里都将瘫痪

51

0

0

2016-09-05 02:31:11

金龙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6月14日消息,马云首次主动召集科技媒体就支付宝股权转移事件做详细沟通,就在前一日,马云与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激辩契约精神,马云称将给公众一个更好的交代。

“支付宝成立这么多年来,压力在于之前没有这样的机构,做不成功就进监狱去了”,马云在沟通会一开始就强调支付宝所承受的压力。同时称支付宝每个季度都向央行汇报,做的所有事都公开透明。

按马云描述,根据规定,有外资控股的支付企业申请牌照要上报国外院另行批准,如果是中资公司则可以申请第一批牌照。马云称如果支付宝没有拿到牌照就变成非法机构,6亿用户都在用,结果不可设想。

“没有资格,支付宝就瘫痪掉了,淘宝就瘫痪掉了,整个阿里就瘫痪掉了”。马云表示。

马云对媒体表示,2009年有个会议纪要,纪要的内容是:董事会授权管理层去为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去做支付宝的股权转移。“说董事会不知情,这个怎么可能”?马云像往常一样强调董事会知情的事实。

他还进一步披露,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有四个人:杨致远、孙正义、马云和蔡崇信。关于支付宝的事情,4人讨论了3年多,每次的争议都不一样。
近日,财新总编辑胡舒立撰文《马云为什么错了》引起广泛讨论,马云坦言自己也没想到事情这么大,这么受关注。他将此称为媒体的误读,表示跟大家交流得不够。

以下是内容实录:马云说,媒体的误读和误解,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也是我们沟通不足。我认为这个彻底的沟通还是很有必要的。

马云说,阿里巴巴今年是十二周年,刚好是本命年,事情特别多。今天的媒体沟通会,本来不在计划之中。 透明开放分享公开,一直是我们做企业的原则。

马云说,我先来谈两个问题:董事会这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有关契约精神;另外就是3.3亿是怎么回事。

支付宝CFO讲话。他说,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其实早就有协议安排。但2011年第一季度,我们做了终止协议的决定。

http://pic.97ui.com/pm_pic/00/01/41/68/thumb_606ab201abcc56aa0.jpg

马云说,我们在集团董事会讨论这个事情三年多早在2007年,董事会就有一个纪要,授权管理层去获得牌照。

马云说,董事会是有授权的,董事会有四个人——杨致远、孙正义、马云和蔡崇信,我们没有董事会决议,2009年有个会议纪要,董事会授权管理层去为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去做支付宝的股权转移。说董事会不知情,这个怎么可能。

马云说,如果支付宝没有拿到牌照,6亿用户都变成非法,结果不可设想。

马云说,我希望明确一个问题,即董事会有没有决议?我们开了几次董事会,此事就谈了几次。杨致远说,卖也行。孙正义每次都是回避,一提这事,就说“我还有一分钟就要走了”

马云说,这个决议不完美。用去年最流行的说法:我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马云说,雅虎和软银都认为,协议控制是没问题的。但按央行的报告,如果你不是100%内资的话,你就没资格申请这个牌照。

马云说,杨致远和孙正义都是董事,董事就要维护所在公司的利益,但他们现在代表股东的利益,所以我们管理层很尴尬。

马云说,今年1月份,国家的政策已经很明确了,并专门有给支付宝的通知。我们拿给雅虎和软银看。在这种情况下,已经不可能有完美的结果。我们必须做出当时唯一正确的决定:我们先申报。第二天我们就开董事会,开放地谈利益补偿。

马云说,3.3亿,这个只是注册资本的概念。我和谢世煌是个人控制股东吗?我想告诉大家,中国所有的ICP执照都是属于中国自然人。不信,马化腾也是如此。

马云说,我们将支付宝的牌照申请上报国务院,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在政府做决定之前,我们跟他们沟通。政府决定之后,我们就要服从政策。

马云,我们不需要有人来教如何绕开政策。现在央行明确规定不能用VIE(可变利益实体)。

马云接受记者提问

问:支付宝今年一季度之前还是沟通过协议控制,合并财报到阿里巴巴集团。是不是做协议控制,董事会是不是都清楚?

支付宝CEO彭蕾答:牌照问题,我的想法非常简单:在合乎监管要求之下,我们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心理。

马云说,我没想到美国大使馆,中美战略谈判都在关心支付宝的事情。我只做符合是国家法律的事情。这件事造成的影响这么大,我没想到。我们很坦荡,我们没有抱侥幸心理。

问: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马云答:原则是必须百分百地合法和透明,必须保障支付宝能健康持续的运营。支付宝不是paypal,paypal第一天就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支 付宝不是。一开始支付宝只是一个功能。今天的谈判,只有一点可以报告大家:我们三方现在都在很积极地在谈判。谈判细节现在不便公布。利益方面的问题,什么 事情都可以谈,阿里是开放的。

马云说,支付宝不是一个利益,更多是一个责任。我们一定会开放地与合作伙伴进行股权结构的讨论。

问:为什么是不完美的决定?

马云答:没有一个办法是完美的,没有一个人是完美。我们不完美,在什么地方呢?我把孙正义做一个例子:在他的眼睛里,只有六个字:软银软银软银。

马云:孙正义不会考虑到支付宝员工的利益,客户的利益。而你必须要考虑到国家大法,六亿用户,淘宝,阿里巴巴,还有阿里2万多名股东,这个决定是最难的,没办法做一个完美的决定。

马云:“可以不做嘛”,这个话是有人在董事会上讲过的。

马云说,你杨致远和孙正义可以关闭掉谈判的门,但我们不能关闭。交(申请)之前与他们沟通,交之后马上重启补偿谈判。

马云说,告诉大家一个理性的结果,再给我们十倍的时间,也没办法跟孙正义和杨致远谈清楚。在这个董事会上,屁股决定脑袋。作为董事,他们应该会为阿里巴巴承担责任,但他们是代表雅虎和软银 。

马云说,我每天把门开着,等着谈。我没有大限,今天大限在他们那里。我更关心的是支付宝后面的发展和转型是不是成功。我没有谈判大限。

马云说,董事会的会议纪要是:授权管理层调整股权结构,获取牌照。

马云说,孙正义是最不好谈的,这哥们的商业谈判是天下独步的。跟杨致远好谈,我们好谈。孙正义不是不见面,而是我跟他说,你不要跟我玩技巧。Yahoo已经看清楚了,必须吻合中国监管,孙正义不认可,他老说,我在中国这么多朋友都玩VIE,为什么你不能?

马云说,过了(截止日的)十二点,他们(两大董事,即杨致远和孙正义)既没说反对,又没说不反对,这只能说是制度的不完美。

马云说,跟yahoo的股权回购,能谈就谈,谈不了,我们这辈子就认了。

马云说,我现在真没法说补偿的钱从哪里出。现在还在谈。原则是:我们绝对不会伤害阿里和淘宝的利益。

马云说,所以我才跟舒立说,杨致远好谈,孙正义不好谈

马云说:在我们内部,就是一个商业利益的谈判。我们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他们是我个人很好的朋友。商业上有不同的观点,是很正常的。我们是很open地在讨论。我们最后一定能达成一致同意。但真不能同意,那我们只能让央行去改政策了。

马云说,我那天生气的是,是舒立没有进行跟我们的沟通,就做评论。我们不欢迎剧作家的评论。(财新记者王珊珊整理)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