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中国移动开发者生存调查:64.5%都在亏损 仅13.7%盈利

中国移动开发者生存调查:64.5%都在亏损 仅13.7%盈利

24

0

0

2015-05-15 00:30:44

破茧~~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刘方远 北京报道

陈刚的心情最近有些郁闷,他的AdMob(谷歌的广告平台)账号刚刚被谷歌查封了,这意味着他这两个月的收入都打了水漂,“差不多一个月损失两三万吧,我已经写了申诉,但基本上是要不回来了”。

在软件和互联网行业打拼多年的陈刚,今年5月正式辞掉了原有工作,投身时下IT业最火热的职业——个人开发者。在当前最为流行的三大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苹果的iOS、谷歌的Android以及微软的Windows Phone上,他都做了一些小软件,并通过广告等手段获得了一些收入。

不过,封号事件让他颇感挫折,也更加意识到了个人开发者的不易。“看来不能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陈刚说,以后他还要多尝试其他的收入模式。

在很多投身这一行业的开发者心中,都怀揣着一夜成名的梦想,希望有一天能做出像《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等等一样风靡全球的应用。这些在智能手机上盛行的游戏都是出自小团队之手,并获得了令人羡慕的收入。

12月7日,《水果忍者》开发商HalfBrick Studios的CEO Shainiel Deo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水果忍者》今年带来的收入达到了3000万美金,超过4000万的下载量,其中有30%的下载都来自中国市场。

这样的成绩自然是国内所有的开发团队都羡慕不已的。但是,在国内,除了像《捕鱼达人》、《二战风云》等少数用户熟悉的应用,大部分的开发者都是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甚至有人说,属于开发者的个人英雄时代已经过去。

另一组数据或许更能让你看到中国应用开发者的生存现实。艾媒咨询统计显示:2011年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实现盈利的仅占13.7%,主要以依附企业本身(如腾讯公司的开发者)或者个人研发应用产品继受广告获利为主;亏损的占64.5%,持平的为20.8%。

小团队艰难时世

在国内,像陈刚这样的个人开发者或者三五人规模的小团队多得数不胜数。据艾媒咨询统计,目前中国手机应用开发者总数约100万人,其中苹果iOS平台14万,谷歌的Android超过70万。

但手机游戏平台当乐网的CEO肖永泉告诉记者,“现在独立开发者越来越难做了,特别是在iOS(苹果的操作系统)上。”他甚至认为,如果未来广告或者其他盈利模式没有顺利发展起来,很多独立开发者又得回去重新找工作了。

可资参考的是,临近年末,苹果刚刚公布了其在线商店App Store在2011年付费应用软件的排行榜。在中国区的榜单中,《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三款游戏牢牢占据了付费应用的前三名。

另外,在收入最高的前30款应用中,也有20个都是游戏。这样的排名也很形象地反映了整个应用开发市场的格局,那就是大部分的开发者都死盯着游戏。原因是,用户对于游戏类应用相对来说有更高的付费习惯。

应用商店模式的出现使得手机游戏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定位于手机游戏门户的当乐网CEO肖永泉告诉记者,过去的手机游戏开发者主要有两大类:一是做单机游戏开发,通过下载或者游戏内付费盈利,数量约有超过800家,主要是基于诺基亚的Symbian系统开发,“一个能卖几十万就收入不错了”。另外就是做网游,大约有200家,通过网游道具收费,“特别好的能有一个月三四百万元的收入”。

现在,这两类开发者基本都转向了苹果iOS与谷歌Android系统游戏的开发(少部分转向网页游戏)。这些人群和一批新进入市场的开发者,共同构成了现在游戏类应用的开发大军。

不过,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问题也开始显现。“比如现在有三四十款游戏都在抄《二战风云》。”肖永泉说。另外各种模仿切水果、割绳子的游戏也有不少,很多人是想借模仿、抄袭迅速上位,同质化严重,俨然一片红海。

肖永泉认为,现在苹果iOS的生存环境已经对独立开发者有较高的门槛了,“你看最新的榜单,基本都被一些大公司占据了”,没有强大的产品团队,没有资金推广,要想在数十万的应用海洋中脱颖而出,实在是难上加难。

至于在Android上做游戏,肖永泉判断:未来社交游戏和网游会有更大的市场。但是,做网游对开发商的能力也有一定的门槛,“一般需要6个人以上,30万元以上的投入。开发出来之后,还要服务器成本,推广投入”。

肖永泉表示。如此看来,个人开发者做游戏应用已经日趋困难。

生存第一

苹果已经累计为全球开发者分成25亿美元,而中国开发者从中分到约10亿元人民币的收入。据此计算,平均每个开发者分到不到1万元,除去那些排名靠前的开发商拿走大部分收入,普通开发者得到的收入就更少了。

而在Android上,基本就没有付费下载的习惯。那么,如此庞大的开发者群体靠什么维持生存?

“为其他企业做外包”,是其中一些人找到的办法。

熊军在两年前正式成立了一家名为摩博的公司,做移动互联网业务。“对我们来说生存是第一位的。”熊军告诉记者,由于是自己投资的公司,所以不想冒太大的风险,于是选择了面向企业市场的外包之路。

“现在也没太想过去自己做产品。”在熊军看来,那个一条风险相对较高的道路,开发几十个产品说不定都不能成功一个,而且大部分团队是靠投资的钱生存。

“现在无论是传统企业,还是一些互联网公司,都有做移动客户端的需求。”熊军表示,这其实就是一个很稳定的市场,由于大部分的企业还没有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性,所以未来的市场空间更大。

认同“生存是第一位”的开发者还有很多。赤子城的创始人刘春禾去年12月才开始全职投入移动应用开发市场。“一开始进入的时候,也想过做自己的产品。”刘春禾说,但最终选择了“培训+外包”的稳妥方式。

“我们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移动互联网基础服务。”刘春禾说。比如他发现移动互联网人才是一个瓶颈,所以就先把培训做好,顺便再承接一些外包项目。据其透露,目前公司只有不到10人的团队,一年能实现300万元的销售额。

而在成功的把公司运作起来之后,刘春禾也开始考虑自己做应用了。据记者了解,他们同样是想切入游戏市场,预计很快会推出一款游戏类应用。

赤子城技术总监李平告诉记者,其实大家平常对开发者到底如何生存都有过很多探讨,现在看来,除了已经成型但是竞争异常激烈的“付费下载”之外,还能看到5个主要的趋势,包括:免费应用+广告;应用内收费;应用内容商业合作;与移动设备厂或者运营商合作;为企业量身定做产品,即做外包。

对于大部分的个人开发者或者小团队来说,广告或许是大家未来的希望所在。

100万“愤怒的小鸟”:中国手机开发者生存调查

陈刚告诉记者,在被AdMob封账号之前,他每个月大约能分到超过2万元的广告收入。据其介绍说,他总共开发了二十多款应用,累计下载量有100万,主要是工具类的小应用,也有少量简单的游戏。

“但最近几个月AdMob封了一批账号。”陈刚说,AdMob被谷歌收购之后,就推出了一系列新政策,比如对广告恶意点击或者广告条位置造成误点击都可能做出封号处罚,“关键是它不告诉我具体的原因,比如是到底是哪一个应用违反了哪一条规则”。

陈刚说,现在只能一方面向AdMob提出复议,一方面考虑转向国内的一些广告平台,“不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陈刚认为,如果国内的移动广告平台能迅速发展起来,大量的开发者都能从中受益。

但对普通开发者来说,现实依然残酷。曾有某广告平台的负责人开玩笑地表示,现在的国内的广告平台主要移动互联网圈子的“自娱自乐”,“因为品牌主还没有认可这一渠道的价值,基本都是拿到风投的应用开发商在互相投来投去做广告”。

恶意软件之殇

嫌侵犯用户隐私的问题遭到曝光,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起手机应用的安全问题。甚至有业内人士发表言论说,国内的一些手机应用比CarrierIQ的问题更加严重。

金山网络安全工程师李铁军告诉记者,他最近专门下载了130个Android应用做测试,结果发现这些应用100%需要网络权限,70%查看手机标识号,50%要定位,10%要访问地址薄,7%能发短信打电话,还装了两个广告木马。

最近不断暴露的恶意软件问题,再度为开发者的生存环境蒙上了阴影。据海外媒体报道,由于涉嫌违反美国联邦反窃听法,CarrierIQ(一款手机数据记录软件)以及HTC和三星两家手机厂商遭到美国用户的集体诉讼。

CarrierIQ监控手机操作数据

李铁军说,很多开发者都会在应用中留下所谓的“后门”,可能现在不用,但记录下用户的位置、短信、通讯录等等各种信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成为安全隐患。

记者也从与一些开发者的交流中了解到,现在业内确实有一些这样的做法,而且不局限在一些个人开发者,甚至有的大团队也在做这样的信息搜集。

就算情况并没有一些安全厂商描述的那么严重,但如果这样的做法继续蔓延,最终的后果对中小开发者来说将是灾难性的。因为用户会由于害怕木马而抵制“不那么有名”的应用程序,这样大部分开发者都赚不到钱。如果正常的盈利手段失效,导致更多的人去寻找非法的赚钱手段,势必形成恶性循环。

由于苹果的iOS以及微软的Windows Phone平台对于应用上线都有相对严格的审核机制,所以恶意软件的重灾区主要在于谷歌的Android。

在肖永泉看来,规范Android的价值链对中国的开发者来说更有意义。因为苹果的App Store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游戏规则,开发者或者运营商只能服从。而在Android上如何依靠广告或者其他手段盈利还需要更多的参与方来完成。“这是我们能参与掌握的东西。”肖永泉说,产业链能否构建起来,明年是关键。

12月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了《移动互联网恶意程序监测与处置机制》,提出将对移动终端上“窃听用户通话、窃取用户信息、破坏用户数据、擅自使用付费业务、发送垃圾信息、推送广告或欺诈信息、影响移动终端运行、危害互联网网络安全等恶意行为的计算机程序”,进行检测和查处。(应被访者要求,文中陈刚为化名)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