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周鸿祎:抄袭+捆绑给中国互联网带来深远伤害

周鸿祎:抄袭+捆绑给中国互联网带来深远伤害

40

0

0

2016-04-01 00:17:49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4月16日下午消息,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15日在第十四届人大反垄断法高峰论坛上表示,大公司抄袭加捆绑的模式,给中国互联网行业带来深远的伤害。

“中国为什么出不了facebook?就是因为中国的互联网形成了天然的垄断。”在周鸿祎看来,百度垄断了互联网的流量,当百度自己做视频业务的时候,它把它的视频流量全部提供给它旗下的公司,奇艺、土豆、优酷便失去很多用户。

“而腾讯控制了所有的用户。创新由小公司做,小公司做得差不多了,腾讯就照着这个产品一模一样的抄。”周鸿祎表示,前几天网易谴责腾讯,同时很多游戏公司也都发微博谴责腾讯,中国互联网公司除了腾讯之外,所有公司的产品基本上腾讯都抄了。

周鸿祎说:“最可怕的是腾讯有几亿用户以后,它开始采用捆绑的办法,而且特别有效。中央电视台一星期影响1亿用户,腾讯一晚上就能影响3亿用户。很多用户甚至以为腾讯才是原创。”

在周鸿祎看来,抄袭加上捆绑的模式给中国互联网带来的伤害是非常深远的。“中国互联网尽管形成了几家领先的公司,但由于垄断,特别是抄袭加上捆绑,又让很多互联网公司没有创新的可能,甚至失去创新的动力。”

他举例说,当年微软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对待Netscape,做了IE,最后把网景浏览器干掉。“我认为死掉一家公司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国和欧洲对微软进行了长达十年的反垄断调查。从那以后是一个转折点,至少在互联网里,再也没有大公司像微软这样通过抄袭和捆绑扼杀小公司,迎来了美国互联网在最近十年的黄金发展。”

“美国的强大根本不在乎有几家市值很高的公司,雅虎很强大,微软也很强大,但美国每过十年就会出来一批像Google、Facebook这样的公司。我们鼓励年轻人创新,但在市场竞争上如果没有基本的保护,没有对于强制捆绑和对创新公司进行打击的保护,我们就不可能有美国这种真正的软实力。”周鸿祎最后说。

本届第人大反垄断法高峰论坛的主题是“知识创新与垄断规制:互联网行业的规范发展”。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社科院等十余所院校的学者,与来自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国务院法制办等政府部门的官员,组成了本次高峰论坛的专家团,做了相关主题报告。(爱文)

以下为周鸿祎演讲全文:

谢谢各位专家,各位领导。我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讲话,我也讲不到史教授那样的高度。

我在互联网领域工作的二十年,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我想结合360在互联网领域遇到的问题和困惑,通过一些具体的案例表述一下我们对竞争和垄断、创新和封闭的看法。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360。在2006年,我们提出一个理念,我们认为随着互联网越来越迅速的发展,我们认为网络安全会成为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就像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没有安全感,就不可能有好的生活环境。现在人的一半时间都用在网络中,让每个人在网络空间感到放心和安全,我认为这是基本需求和基础服务。我们认为销售杀毒软件的模式已经过时,网络安全服务应该成为一种基本服务。就像大家可以在网上免费聊天、发邮件、用搜索引擎一样,我们在2006年在全世界首创了一种商业模式,推行终身免费的杀毒和网络安全服务。

经过几年的发展,市场已经证明了360,我们已经变成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这种商业模式已经得到国际主流资本的认可。在去年4月份,360在纽约上市。

360主要进行了三方面的创新。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从销售软件到提供免费服务,聚集巨大的用户基数。在这个用户基数之上,我们开发了自己的安全浏览器。微软的浏览器是垄断全球,我们在全世界第一个打破了微软的垄断。在今天的中国,我们的浏览器份额已经超过微软,在全世界的浏览器已经排名第四,今年可以做到前三名。通过浏览器的巨大流量可以给公司带来良性收入,可以支持我们把网络安全的基础服务做得更好。

第二,我们击败了国内众多做杀毒的厂家,是因为我们在产品体验上进行了很大的创新。我们把安全软件从过去只有专家才能理解、专家才能使用的产品变成了今天的非专业用户,也就是我们说的“小白”用户,甚至我父母这样的人都可以很容易使用,通过360让他们的电脑更安全、上网更快捷。

大家觉得360总是卷在很多是非中间,有很多的案子。其实我也想解释一下。360做安全,大家看着今天的结果觉得好像很好,但实际上这是非常大的挑战。因为中国有句俗话,就是干什么别干断人财路的事情。360干的恰恰是断很多灰色公司或者是黑暗公司的财路的事情,比如查杀流氓软件。2006年的时候,中国互联网流氓软件横行。除了网易公司没有做,其他中国互联网公司,大大小小几百家都做。老百姓在网上遇到很多问题,我们的法律滞后于技术的发展,很难取证,导致众多公司用流氓软件攫取流量,一年的收入可能达到十几亿、几十亿。我们的工具查杀流氓软件,自然是得罪相当多的公司。我们得罪了黑道上的这些人,在网上有很多做木马的论坛。中国大概有几十万木马从业人员,他们做木马不是为了像当年的黑客一样秀自己的精神,他们都是无利不起早,他种的每一个木马的背后都是为了利益。做木马的爆发量极具降低,因为做木马的成本很高。做木马的小朋友们最痛恨的就是360,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会骂360。

我们不仅得罪了黑道,我们也得到了白道。白道就是杀毒软件,就像卖药一样,他们非常希望大家得病,得病以后可以吃他们的药。360免费的东西比收费的还好用,很多杀毒软件的上市梦破碎了,他们很痛恨360。中国最领先的两家互联网公司,百度和腾讯,也特别痛恨360。因为360以最快的成长速度迅速成长为与他们的用户基数差不多的企业,形成的用户流量和垄断就给他们带来了问题。就像百度排名,谁花钱就可以排在前面。Google已经被他们打出去了,谁给的钱多,就可以把搜索结果放在前面。其实有很多欺诈网站可以花钱。众多互联网的小白用户又以为搜索结果最客观公正。我们做网络反欺诈,是要把搜索结果中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链接和网民投诉比较多的链接标志出来,这样就得罪了这样一条产业链,就得罪了搜索引擎。

对于3Q大战,正是因为有 用户的支持和认可,我们在3Q大战中才幸存下来。这几年360的发展还是来源于我们宁可得罪同行或者是公司,但还要做到用户利益至上,所以我们能够发展到今天。中国有将近5亿网民,如果按照杀毒公司的想法每个人买一套杀毒软件,每个人每年都应该花上百块钱。我们通过免费杀毒,让中国网民省了很多钱。从另一个角度讲,每年的欺诈、木马、盗号这样的产业链也是几十亿、上百亿的市场,也让网民节约了很多损失。这几年来,我们通过免费杀毒的创新,也为用户减少了很多损失。最喜欢360的是什么公司?是电子商务公司。如果大家上网就丢钱,网民还会上吗?最喜欢360的还有网游公司。只有创造安全的网络环境,互联网产业才有好的发展。

我说几个数字,比如我们每天查杀的恶意病毒6000万次,拦截挂马网站3400万次,每天拦截的欺诈网站2700万次。我们不仅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在全世界都是遥遥领先的。我想这也是360为行业做的贡献。

为什么2010年会出现3Q大战。我们非常困惑的是中国互联网今天的发展得益于它的人口红利。因为我们的人多,越来越多的用户用互联网,凭用户数我们也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大家注意到没有,十年前找互联网英雄,还是马化腾、李彦宏、马云这批人,那时候大家30多岁。过了十年,美国已经换了一批人。如果按照中国的互联网模式再做下去,再过十年,出来讲话的就是我们这帮50岁早就应该退出历史舞台的人。中国为什么出不了facebook?就是因为中国的互联网形成了天然的垄断。百度垄断了流量。当百度自己做视频业务的时候,它把它的视频流量全部提供给它旗下的公司,奇异、土豆、优酷便失去很多用户。腾讯控制了所有的用户。

我对反垄断的理解非常粗浅,我是从本能来讲。通过市场,腾讯的产品做得非常出色,我们也非常认可。通过它的产品,免费聊天做得好,积累了几亿用户,这是市场的选择,不能说人家市场份额大,就管人家叫垄断。最重要的是当它有这么大的市场份额之后,它的三个策略给这个行业和360带来很大的困扰。

第一个就是所谓的抄袭和模仿。大公司没有创新的动力。我们要谈创新,中国人人嘴上谈创新,实际我们是最不创新的国家。因为创新就意味着小众、少数派,我们是从众的文化。创新就意味着失败的文化,我们的文化是成者王侯败者寇。创新由小公司做,小公司做得差不多了,腾讯就照着这个产品一模一样的抄。无论是前几天网易谴责腾讯,还是很多游戏公司在微博上发消息,中国互联网除了腾讯之外,所有公司的产品,基本上腾讯都抄了。从08年开始,腾讯觉得360的产品不错,就开始抄360,用户根本分不清。

再进一步说,抄袭也不怕,因为别人抄我,但我可以一直不断创新。我一直鼓吹微创新。我自己作为产品经理,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我就每天想各种方法不断创新新功能。最后发现我就像被取熊胆的狗熊似的,我有一点想法腾讯就挤一挤,学一学。最可怕的是腾讯有几亿用户以后,它的捆绑办法特别有效。因为它抄袭,我是市场的先入者,本来有领先优势。中央电视台一星期影响1亿用户,腾讯一晚上就能影响3亿用户。很多用户甚至以为腾讯才是原创。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原来都用过开心网的偷菜。中国互联网尽管形成了几家领先的公司,但由于垄断,特别是抄袭加上捆绑,我觉得又让很多互联网公司没有创新的可能,甚至失去创新的动力。中国互联网里包括很多小的创业公司也不创新,大家都抄美国。因为创新成本太高。而我们的精神这几年在腾讯的围追堵截下还能幸存。

这种抄奔袭加上这种捆绑,给中国互联网带来的伤害是非常深远的。当年微软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对待Netscape,做了IE。最后把Cinic干掉。我认为死掉一家公司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国和欧洲对微软进行了长达十年的反垄断调查。从那以后是一个转折点,至少在互联网里,再也没有大公司像微软这样通过抄袭和捆绑扼杀小公司,迎来了美国互联网在最近十年的黄金发展。包括今天,以facebook的力量,可以抄袭很多小公司,但他们宁可采取收购加投资的方式。在过去十年里,中国的互联网还是丛林文化,或者是弱肉强食,谁的拳头硬、谁的用户多,最后谁能胜利。

3Q大战发生的时候,我也很迷盲,当时我也没讲太多。3Q大战的起因恰恰就是因为不断的抄袭加捆绑,最后逼得360无路可走。因为腾讯作为娱乐化的公司,它的安全功能做得跟360不能比。到今天它的市场份额并没有取得梦想中的数字。但刚开始的时候抄得跟你一模一样,就像一个山寨产品,外观完全一样,而且通过捆绑,我们实在觉得很难受。

当时我们就想了一个方法,有人说我想破坏腾讯的运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从用户体验来说我再不喜欢这家公司,只要用户喜欢它的产品,我们就要尊重用户的知情权和宣传权,也是消法的基本前提。当时我就想有没有办法做一个功能它根本抄袭不了,我就绞尽脑汁地想,我做了第一个产品叫隐私保护器。因为腾讯对很多用户有定向广告,实际上你装了它的软件,它知道你每天干什么。我国法律对隐私,没有严格的定义。所以我们做隐私保护器,在法律上败诉了。我就在想我们能不能约束它不敢抄这个功能。当年我们做杀流氓软件的时候,也败诉过。老百姓都认为这个软件不好,被360查杀的时候,我们就把它叫做流氓软件。后来我们就把这个软件叫差评软件,才避免了很多官司。

后来我们又做了一个产品叫扣扣保镖,它不是破坏腾讯的软件运行,而是让软件运行的时候垃圾更少、运行更快、没有广告。没有广告肯定是损害了腾讯公司的商业利益。但反过来是用户自己选择用这个工具,就像我在自己家看电视,我不可能剥夺电视台放广告的权利,但我至少有摇控器可以换台。但你原来装QQ的软件,它必须强制你看它的广告,你没有选择,也躲不开。我给用户提供一个选择,不用QQ的功能,可以把它关掉。我不希望装一个聊天的软件就让我的电脑变得很臃肿。我们做了这样一个产品,用户很欢迎,而且它确实让用户的QQ体验有所提升。腾讯在这种情况下就认为我伤害了它的商业利益。因为我们没有办法,我觉得QQ总不会抄袭我的这个功能。腾讯在这种情况下,它认为它对市场已经形成了垄断,它非常自信地逼用户做二选一,要么用腾讯,要么用360。我觉得这倒是很好的例子。

过去我们谈反垄断,中国的公众经常不关心反垄断。垄断不垄断都是企业的问题,是企业为了竞争互相找的由头,跟消费者没有什么关系。但通过3Q大战,把互联网的潜规则暴露出来,让公众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一个企业垄断到一定程度可以直接命令我在我的电脑里用什么软件得由他们决定。这也是为什么公众在互联网上发出很多批评的声音,给腾讯形成了巨大的压力。这是非常好的案例,不论是政府的主管部门,还是法律界的专家、新闻媒体界的朋友,还有很多的公众,以及很多从业的公司,大家真正认识到如果一个公司形成事实的垄断,并且滥用市场的支配规则,最后受害的不仅是从业的公司,用户最后也没有选择。

我们最近有两个官司,一个是腾讯继续起诉我们的扣扣保镖。我们的保镖肯定有很多做的不严谨的地方,但我们从不损害用户的利益,也没有破坏QQ的运行。第二个就是我们诉腾讯的反垄断。因为我觉得这个很重要。360由于自己的产品创新能力还使我们没有被腾讯打死,我还可以站在这里讲话,我们还可以到纽约上市。我也是天使投资人,我看到很多投资公司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做了一个产品,如果被腾讯抄袭怎么办?如果腾讯抄袭,最后捆绑怎么办。

前两天一个美国公司收购了一个游戏叫“你画我猜”,又被腾讯抄袭了。我想长此以往,中国的互联网领域就是几家巨头,他们把整个互联网的人口红利和互联网的价值变成了这几家公司的市值。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有几千亿、五百亿的公司,可以在全世界排在前几名,但这些公司真正给产业带来的推动只是通过垄断赚更多的钱,并没有在真正的技术创新和产业模式创新上比得上Google和facebook,也没有给互联网带来巨大的推动,只不过是通过消灭其他的公司把价值带给自己而已。

我认为互联网在颠覆很多行业,在颠覆很多产业。我们总是感慨美国的强大。美国的强大根本不在乎有几家市值很高的公司,雅虎很强大,微软也很强大,但美国每过十年就会出来一批像Google、facebook这样的公司。我们鼓励年轻人创新,但在市场竞争上如果没有基本的保护,没有对于强制捆绑和对创新公司进行打击的保护,我们就不可能有美国这种真正的软实力。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