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阿里巴巴创业帮:依靠阿里同时防备阿里

阿里巴巴创业帮:依靠阿里同时防备阿里

60

0

0

2016-04-01 00:17:49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李治国几乎是最早走出阿里的创业者,而且已经几进几出。作为阿里巴巴第46号员工,他于2004年离职创办了本地生活搜索网站口碑网,在2006年被阿里控股后回到阿里,2010年再次离开,如今,他成了一名天使投资人。

李治国投资了自己一直很欣赏的陈琪,后者是淘宝离职员工,创办了卷豆网与蘑菇街,还拉来了在淘宝的好友李研珠负责整体运营。

就在几个月前,李治国与原支付宝2号员工蒋海炳一起,在杭州西溪湿地旁租下一栋楼,创建了“福地创业园”,希望在这里形成一个杭州互联网企业的小型据点。2011年离开支付宝的白鸦很快带着“逛”的团队进驻,挑走了顶层的最佳办公位置。

加上原阿里巴巴支付宝首席数据架构师、丁香园CTO冯大辉,以及原支付宝员工、现马伯乐招聘网创始人蒋海炳,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阿里巴巴前员工。

拜阿里所赐,他们的行事作风、知识体系都很相同:务实、专注,宁可在杭州闷头苦干,也不爱往外跑;平时交际的还是那些阿里的老同事,即使这几年“社会上的人认识多了些”;没有太强的“融资欲”,也不喜欢攀关系走后门;从阿里带来的“花名”还在延续,陈琪经常想不起胖胡斐(李研珠)的名字,而胖胡斐有时自己都想不起自己的名字。

这是一群很牛的阿里帮,他们的业务都有明显的“阿里”特征。

从阿里看到机会,然后创业

实际上,2010年辞职的陈琪,创业的第一个项目是卷豆网。从淘宝出来的陈琪,看到了社区和电子商务结合的巨大市场空间,卷豆网的灵感来自“淘宝客”的“佣金返利”模式,为社区提供电子商务工具。但做了一段时间之后,陈琪发现社区的电子商务转化率很低。

“社区电商做不起来,不能说他们在电商方面还没开窍,只是对于社区网站来说,他们肯定会选择现阶段路径最短、成本最低、利润最高的事情。”陈琪干脆自己做。

2010年11月,陈琪创办社会化电商蘑菇街——一个帮淘宝导购的女性购买社区。淘宝很扶持蘑菇街,给出的佣金比例也很高,陈琪从创业第一天就有收入进账。借鉴了Pinterest的模式,蘑菇街如今已经是最大的淘宝客之一。

和蘑菇街做一样事情的还有美丽说,2011年11月,白鸦在博客中专门写到了这两个公司,作为双方共同的好朋友,为他们能在竞争中齐头并进感到高兴。很快,他也离开支付宝,扎进创业大潮,创办了“逛”——一个和蘑菇街模式相似的导购社区。但“逛”切入的则是另一个人群:这些人面临刚刚买车、刚刚怀孕等特定的消费阶段,但手里没有购物清单,“逛”能帮他们列清单,做他们的购物向导。

创业之前,白鸦很认真地分析过局势,觉得导购的事情值得一做,“我们不是跟淘宝抢入口,而是把入口细分化。淘宝的商品实际上只有两种组织方式:类目和搜索,但是消费者需要的组织方式可不止这么多。淘宝不会遏制我们,只会扶持。”

“而且这个市场,阿里都为我们培育好了。如果是几年前,我们也许根本做不起来。现在电商领域可以做的事儿更多了。”陈琪说。

陈琪说,他与白鸦的商业思维都建立在对阿里大战略背景的“全景分析”基础上:消费者通过第三方导购到达商品,在淘宝上购买,最后会到支付宝上去支付,所谓“全网营销,阿里成交”(李研珠语)。

几乎是理所当然地,这几位阿里旧将都选择在阿里周围找机会。最早离开阿里的李治国在2004年做本地搜索平台口碑网,如今被阿里收购的口碑网本质上和蘑菇街是一样的模式,只不过导购的是生活服务类商品。

“我当时就觉得本地搜索平台是服务业的电子商务,而且短期内阿里巴巴都不会涉足这部分业务。”李治国这样谈自己创办口碑网的初衷,他离职时,淘宝的影响力还不够大,口碑网涉及的两块业务——房屋租赁与餐饮,都是跟生活服务相关的电子商务。

几年后,电子商务大爆发,不少B2C网站正式入场,当时还在支付宝的蒋海炳发现所有商家都在向他抱怨,生意发展很快,急缺人才,他觉得这是个机会,辞职创办了马伯乐招聘网(以下简称“马伯乐”),一个专为电商做人才服务的招聘网站。

在他的预想中,“马伯乐”主要有三块业务:网店招聘,即在网站登载招聘;猎头服务,专猎高级电商人才;批量招聘,为一些大型电商批量找来几十名面试者。他还想到一个“云客服”的概念,组织残疾人或家庭主妇为网店做在线客服,为网店降低客服成本。“马伯乐”还会定期推出调研报告,发给付费用户。

“出去创业,求生欲更强”

离开淘宝的时候,陈琪的职位是M3(阿里的管理级别中,管理层M1是主管,M2是经理,然后是资深经理、总监、资深总监、副总裁、总裁等),得到的期权是按照百分比来分配的。而且老员工身价很高,收入丰裕,备受尊重,“阿里人”的身份甚至能让他们在杭州一些地方享受到消费折扣。

阿里还经常通过换岗让员工保持创业般的激情。以李研珠为例,从2005年加入淘宝开始,就被内部换岗多次:第一年负责广告站外投放,第二年负责站内的活动促销,年底又被派到B2C“品牌商场”,2008年团队与“淘宝商城”合并后负责整个站内的推广和促销,2009年又被调入口碑网。老淘宝人很喜欢内部换岗,乐此不疲,他们喜欢扎堆去新项目,因为有难度,反而更有激情,认为有更大的提升空间。

除换岗之外,淘宝鼓励员工“内部创业”,新产品的研发动机多是“自下而上”,只要与自己团队的业务相关,中层点头后,就可以开始筹备新产品。“用任正非的话说,就是‘让看得见炮火的人做决策’。”李治国说。

陈琪就常常带团队攻克难关,解决一些迫在眉睫的问题:网络分销、物流体系、设计外部网店等,李研珠说,陈琪本身就是开拓创造型的人才。

那么,为什么一定要出来创业?

“在内部做产品,你说好玩儿也挺好玩儿,在一个商业体系里,毕竟需要有人不停去换位思考;有时候也不好玩儿,因为你很难争取到资源,不是说和部门经理拍个肩膀吃个饭就能解决,你做的事情可能是与他们有冲突的。”陈琪说。

白鸦也同意陈琪的观点,他对外总说离开阿里是因为“自己的成长跟不上公司的发展”,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想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可是公司有公司的大方向,咬合不到一块去。”

就在前几天,冯大辉发微博说,淘宝几个级别不低的技术人在春节后离职了。有的创业中,有的退休。一位支付宝员工透露,淘宝一位同事刚刚离职,决定去做电商行业物流生意。

“他要的事情是阿里都搞不定的,但他的理由是:出去创业,求生欲更强,转换角色之后,反而可能成功。”那位员工说。

但为了创业,他们放弃了很多。

李研珠记得,陈琪在离开淘宝的时候和大家正式告别,说自己卖了房子,出去先尝试一年,还打趣说,以后失败了要寻找退路,大家要记得收留他。后来在一些媒体上,陈琪卖房子、舍弃千万期权的事,还被当做新闻点而竞相传播。

后来李研珠和陈琪,陈琪有时会谈起卷豆网的推广,谈起在创业中的新发现。“他的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我出来一年,感觉学到的比在淘宝五年还要多。他看问题的角度完全不一样了,我感觉他的气场都开始变得强大,开始明确自己想要的东西,你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种很坚定的情绪。他告诉我,他感觉成长很快,我就信了。”李研珠说。

李研珠是淘宝第162号员工,当时内部一直传言,淘宝很快就会上市。但是淘宝迟迟不上,后来他想通了,决心辞职,因为“不想浪费生命去等待一个别人的决定”。

实际上,离职后的阿里人有两个更现实的选择:B2B的很多销售人员都进入了之前合作的传统厂家,去做网络渠道的代运营工作,凭借在阿里积累的认知以及人脉资源,他们能拿到二三倍的薪水。

另一部分人选择去开网店。“我们眼看着七格格这样的小女孩,从不懂电商开始,到变成一个淘品牌。当你眼前有太多这样一两年赚一个多亿的案例,就会觉得,我管理网商,结果还不如网商挣的多,我凭什么不行?但是人们总是容易看到别人的成功,看不到别人的失败。”李研珠说。

和阿里的微妙关系

1996年,身在河南的李治国看到一则阿里巴巴的报道,写了一篇长信发过去,没想到阿里回复了,几年后他成为阿里的员工。巧的是,2003年学法律的蒋海炳在邮箱中收到了一封来自淘宝的垃圾邮件,当时淘宝到处拉人在网上开店,他虽然无意开店,但是对这家公司极感兴趣,也写了一封邮件过去。然后,他也如愿以偿进入淘宝,并成为之后创办的支付宝第2号员工。

这对好友的相识同样很奇妙,他们的相识不是在阿里,反而是在离开后。2004年,蒋海炳在网络上发现了口碑网,按照网页下面的电话拨过去,就这样认识了刚从阿里离职的李治国。之后的几年,李治国又进阿里,与他成为同事,然后两人又先后离开阿里。2009年,蒋海炳决定创业,他把“马伯乐”的商业计划讲给李治国听,但当时已经开始做投资的李治国并不感冒。

蒋海炳当时的想法是,电子商务的发展基于信息流、资金流与物流,资金流是支付宝的事儿;物流很麻烦,阿里巴巴已经那么大,都搞定不了,自己去做更是没戏。在这个爆发性增长的市场,到底还有什么要素?还需要人!他要做的就是专门为网店去做招聘。

“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也正因为我的判断是对的,我的生意做不大。”他用一句电影台词形容“马伯乐”的创业历程,“市场确确实实有这个需求,可惜的是,我猜到了开局,没猜到结尾。”

网站上线半年,免费用户有四五万,付费用户有2万名左右。接着他遭遇当头一击:淘宝也出了个招聘产品“淘工作”,不仅“扒”了很多“马伯乐”的设计,而且用户全部免费。

当时淘宝流传的小道消息是:老顽童(蒋海炳花名)气得不行,找到淘宝一位高管理论了一番,理由是,老员工出去创业,阿里怎么也得给口饭吃,怎么能直接来竞争呢?而且产品还是免费的!

后来蒋海炳得知,这款产品的诞生,完全出于淘宝“自下而上”的行事风格,是一个经理觉得可行才去做的,淘宝高层一直想把这个项目PK掉,因为不仅一分钱没挣到,直到现在,每年还要倒贴几百万。

这两年时间,“马伯乐”始终保持着十几个人的团队,虽然拥有忠实用户,但是规模很难长大。蒋海炳调整了方向,为那些传统厂商服务,帮他们招代运营人员,后来他把“马伯乐”交给其他同事负责,自己退到幕后。

“其实这个项目还是赚钱的,只是赚得比较少。后来我想通了,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淘宝抄袭我们,而在于这个生意本身就是薄利的,卖家到底愿意为招聘花多少钱,我没有做足够的调研。猎头行业收取年薪的20%很正常,但是淘宝卖家连10%都不愿意付,他们最多只愿意为招一个人花几千块钱,而且这个市场容量很有限。”

但无论如何,老顽童的遭遇对大家是前车之鉴,因为几乎没人能摸清,淘宝的边界究竟划在哪里。陈琪的蘑菇街上线后,淘宝马上来山寨他,有一次他和李治国聊天,说目前淘宝有七八个小组都在做类似的东西,还把每个网页打开给李治国看。

从10年前就开始琢磨阿里战略的李治国如此解释,“在生态圈里创业就是踩钢丝,淘宝欢迎蘑菇街,但是也会看情况,它们永远是竞合关系,它做你也拦不住它。也许它做着做着,不知道核心战略在哪儿,或者做不过来就放手了,但是也有可能上升到战略高度。大公司都是这样,先选中它的第一块蛋糕,然后找第二个、第三个。微信是腾讯邮箱部门做的,马化腾(微博)总不能拦着,非要给QQ部门去做,对于马化腾来讲,内部出两个也比外面出一个要强。”

白鸦曾经说过,他们是阿里这棵树上长出的苗。但现在看来,他们要时不时面临阿里自家树苗的竞争,因为万一哪一天,阿里看树苗品种不错,就要努力把自家的苗扶持成大树,他们必定会处于劣势。

“我们希望跟淘宝的耦合程度不要那么高。要给淘宝创造更多的价值,但是不要过分依赖淘宝。它那边的数据接口会有调用上限,如果我们不靠谱就关掉,如果我们太火爆,它的服务器扛不住,也会关掉。万一淘宝不给我接口,我这边业务就挂了。在其他公司那儿,类似的案例发生过。”李研珠说。

陈琪觉得,要想胜过背靠老东家的那些树苗,唯有努力。

“和人家相比,我们的竞争力、钱、资源、渠道,差距都非常大,只能比别人更努力,人家一周干5天,我们干6天,人家一天干24小时,我们想办法干30个小时。客户永远会选择他认为成本低的东西,而你凭什么成本更低呢?因为你的生产力更高。”

他用从马云(微博)那里学到的战术,分析对付淘宝的战略。

“我们应该做自己喜欢的、擅长的事情,他进到你擅长的场地来跟你竞争,如果你还玩不过别人,那别玩儿了。就像马云形容淘宝和eBay的关系,‘我们是长江里的鳄鱼,eBay是大海里的鲨鱼,反正我也不出去,你要到长江里来跟我打,你肯定是打不过我的。’”

阿里的基因

白鸦曾经分析阿里帮,他发现这些创业者都有一个共性,都比较喜欢做“平台”,就是那种里面有买卖关系的生意。这也许是阿里帮创业的一个基因。

事实上,这个群体的基因还远不止于此。阿里帮身上的阿里烙印,几乎挥之不去。“我不知道现在的淘宝怎样,反正现在的蘑菇街很像早期的淘宝。”李研珠说。

“年轻,喜欢群居,一起吃一起玩儿,这些能算么?我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有时会因为一些事儿而体现出来。有一个新闻,一个孩子从楼上掉下来,阿里巴巴的员工接住孩子,结果手断了,其实我们会觉得,这就是阿里人会做的事儿。”李研珠说。

这几位创业者在进入阿里时年龄都不大,其中最大的也超不过27岁,“我刚到阿里时22岁,阿里对我影响很大,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我基本上把阿里的价值观全部照搬过来,那时候我所有东西都是阿里的,但是2010年我再出来以后,觉得可能有多半或者说一半左右是阿里带给我的,还有一半是这四五年我自己积累的价值观。”李治国说。

口碑网被阿里收购后,由于阿里收购雅虎,又被并入雅虎,几番折腾下来,内部形成了三派做事风格:淘宝人非常自信,觉得口碑网一定能成功;老口碑人并没那么自信,但只要激情被点燃,就会勇往直前;雅虎人是大公司范儿,做事正规,要走硬性流程。经常是淘宝的人往前冲,老口碑人抱着有些怀疑的态度,一旦发现胜利的曙光,立刻拼在最前面。

李治国并不是这个圈中年纪最大的,却是创业经历相对波折的一个。口碑网经历了两次整合,曾经被马云寄予厚望,如今被一些朋友说成“命运不好”。

“几次合并,折腾得伤筋动骨,做本地搜索,结果两年没有维护过客户关系,这时大众点评就扎扎实实地做起来了。”李研珠是整合后第二个被调到口碑网的员工,直到现在,他和李治国都为口碑网的“支付宝落地结账”感到骄傲,用这张卡可以在商户直接刷支付宝,现在他们仍然忍不住拿出来秀一下。

去年,李治国投资了刘平阳创办的又拍网,后者曾经把网站卖给博客中国,后来又买了回来,这点很打动李治国。“我挺羡慕平阳的,这是创业者的基本素质,但我现在想买口碑网,估计已经没机会了。我其实挺想把那个事情做完的。”他最近看斯皮尔伯格的《战马》,很感慨,“好在最后结局还不错,战争结束,马又找到了。”

“在24~28岁之间,应当是人形成价值观的时间,那个阶段我们都在阿里。如果让我总结,我觉得早期老阿里人的作风很打动我:硬气、认真,不被金钱购买人格,永远积极进取。”蒋海炳说。

这帮人带着阿里烙印上路,行事做派风格也有些相像:实干,更喜欢滚动发展,对融资热情不大。一批批投资人来杭州拜访陈琪,之后蘑菇街的A轮投资与美丽说的B轮同时进行,B轮又与对方的C轮赶到一块,但他毫不在意,“虽然融资时也很谨慎,但我在这件事儿上花的精力不足1%。”

刚准备做“逛”时,白鸦和合伙人就给自己定了条件:不拿VC的钱,先自我滚动,他们算了算,几个人凑了1000万元,由于不去做推广,只需要垫付人力成本,还能撑下去。

2008年,白鸦创办贝塔咖啡,无意中成为中国最早的IT人集资咖啡馆,冯大辉作为发起人之一,经常会在贝塔咖啡里坐坐。白鸦说,做咖啡馆很苦逼,不挣钱,也找不到创业的感觉。桌子对面,冯大辉就怂恿他,以后可以试试开个饭馆,利润没准会高些,白鸦想都没想,苦笑一声答道,“那照样会很苦逼。”

最近大家抱怨,“好久没见到鸦总了”。其实鸦总很忙,刚创业三个月,他就体会到创业的劳神费心,“以后我可以给你讲讲创业者的苦。”白鸦说。

“我们打心里实实在在地应该感谢阿里,这不是冠冕堂皇的话。我们这帮人是阿里培养出来的,市场是阿里培养起来的,我们的启动资金也是阿里给的,李治国有钱做投资也要感谢阿里。我进过百度,那个时候对业务接触不深,只懂设计,但是在阿里三年教了我很多东西。虽然没事在微博上开开阿里的玩笑,但是我们都不愿意听到外人说阿里的坏话。”白鸦说。

2012年3月7日,聚划算发生反腐风波,消息首先是从冯大辉的微博上传来的。就连被免职的总经理阎利珉(微博)自己,都是在第二天开会前才知道。

聚划算风波缘起于内部员工徇私贪污,据阿里内部人士透露,目前聚划算的“黑市”已经是“明码标价”。小二腐败的问题,已经颇严重。

“看着这家公司一点点成长起来,现在听说有人在腐败。从老淘宝人的角度,真的会痛心。”李研珠说。

“我刚到阿里巴巴的时候,这家公司还没有名气,发期权的时候也没多想,公司让我签文件我就签,那么厚一摞英文单子,谁看得懂?有时候财富是一种负担,而我们那时恰好因为想得不多,才更专心和踏实。”2003年加入阿里的蒋海炳说,“现在来阿里的员工,有的想镀金,有的贪图安逸,有的只为名声。你总是面对着几万、几十万来自卖家的诱惑,除了马云本人,谁都抵抗不住。”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