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白鸦:互联网改变了的人生

白鸦:互联网改变了的人生

33

0

0

2016-09-01 00:09:28

金龙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2011年11月的一天,白鸦在微博上撂下一句话:离开支付宝,创业去了。

白鸦在这个时候创业,多少有些让人意外。

1S32H3b-0

 

(“逛”的创始人之一 白鸦)

2011年,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寒冬”,资本遇冷、团购网站大批倒闭、中小卖家“抱团取暖”……一切似乎都不是传统意义上创业的最佳时机。

创业后,白鸦似乎锋芒渐敛,微博上的口水战少了,更专注于谈生活、技术。而在此之前,白鸦以及一群“贝塔·朋友”咖啡馆的哥们在微博上开炮是常有的事儿。

这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2011年2月22日,白鸦在微博上炮轰当当网CEO李国庆,预言李国庆和俞渝的婚姻撑不过几个月,并摆下赌局,输了就在杭州黄龙大排档摆流水席请所有转发微博的人吃饭。

一开始只是快人快语,没想到这则微博迅速成为热议的话题。尽管输了赌局,却不影响白鸦兑现承诺,他果真在黄龙大排档请一群哥们喝酒狂欢。

记者见到白鸦时,距离白鸦创办前端导购网站“逛”已有小半年。创业后的白鸦,比在支付宝工作那会儿似乎更忙了,“贝塔·朋友”咖啡馆的老朋友总是抱怨:“鸦总最近很忙”。

而白鸦的另一个外在变化,则是措辞行动上更加谨慎,甚至衣着上也更讲究些。重提当日微博大战李国庆,白鸦笑道:“现在不会啦,毕竟我们现在还很小嘛。”

最近,白鸦还爱上一项新运动——钓鱼。一开始他只是想磨磨自己性格里的某些东西,现在却一发不可收拾,与“逛”的另一位合伙人钱志龙一起几乎把杭州周围的鱼塘都扫了个遍。

曾经与他一起“北漂”的哥们郭磊说,白鸦来杭州后变温柔了,但是,这只是外表,在白鸦的骨子里,奋斗的血液一直在燃烧。

  北漂:“理想主义”的胜利

2003年,21岁,因为一场失恋,撕掉自己所有的存折,白鸦跑到北京“北漂”并誓言“六年只做互联网设计”。

2011年,29岁,辞掉工作,和朋友凑了一千万,创办前端导购类网站“逛”。而此时,白鸦已经跻身国内一线互联网设计师行列。

都说,人生的轨迹往往是一环扣着一环,白鸦亦不例外。

“能去‘北漂’的青年,都是带点理想主义的,白鸦身上确实有点理想主义。”丁香园CTO冯大辉如此评价好友。

白鸦真名朱宁,白鸦的名字用了太久,以致他那些关系最铁的哥们也常常忘记白鸦的真名叫啥。说到名字,白鸦讲述,这源自一个寓言。

从前有一只鸽子和乌鸦,彼此羡慕。鸽子羡慕乌鸦自由,乌鸦羡慕鸽子在笼子里衣食无忧,于是,两人偷换了身份。乌鸦变成了乌鸽,白鸽变成了白鸦。乌鸽得到了食物,却因为被关在笼子里而郁郁而终。白鸦得到自由,却因为在外面找不到食物而饿死。

上高中时,白鸦看到这个故事,很受触动,于是决定取名为白鸦,用意即,宁可饿死,也不愿意失去自由。

白鸦成长的足迹确实是沿着寓言中对自由的向往不断前行,因打抱不平而与老师对着干,年少轻狂而辍学当水泥工,喜欢美术而再次回到学校,热爱互联网而“北漂”,在外人看来不务正业,白鸦却认定这是自己的选择。

2003年,大专毕业后,白鸦在郑州找到一份工作,但却因为和大学女友的分手,而决定“北漂”。

“其实每一个男人年轻时做的一个重大决定,都会和分手有关。我当时分析分手的原因,觉得是因为我在事业上不成功,为什么事业不成功,是因为我做事情不专注。”回过头看以前,白鸦更懂得剖析自己。

在大学里,白鸦做过舞美、室内装潢、设计、计算机等等,但每一样,似乎都没有坚持太久。在去北京之前,白鸦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六年内只做互联网设计,如果坚持六年还没有成功,再考虑转行。”

事实上,对于这个目标的设立,白鸦主要考虑两点:对于刚刚接触互联网的他来说,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自由,“互联网才是真正意义上属于任何人的,也不属于任何人,谁也别想把控它”;另一方面,在互联网行业中,他只懂设计,互联网设计无疑打了一个很好的擦边球。

  然而,“北漂”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白鸦在北京找了近一个月的工作,一直处于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这时,“非典”来了。白鸦和两三个好友只能蜗居在北京五环外的民居里,没有正式工作,只能靠接私活为继,为了节省,白鸦和几个兄弟的生活费控制在每天十几元。

因此,当白鸦看到网上一组广为流传的图片——《蚁族的奋斗》时,无限感慨,“这可以说是当时‘北漂’生活的真实写照”。那段苦中作乐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白鸦倒觉得乐趣不少。

“非典”过后,白鸦终于在一家互联网公司找到工作,在北京的生活也慢慢安稳下来。时间长了,白鸦接触到在北京一群同样热爱互联网设计的年轻人,为了 便于大家讨论行业信息,白鸦作为发起人创立了UCDchina。作为国内最早的互联网设计师协会, UCDchina不仅提供了一个行业交流的平台,也让白鸦结识了互联网设计领域的一群哥们。

这期间,白鸦带着“北漂”的第一桶金跑回郑州老家创业,与朋友合资创办郑州锐目,通过以建立个人网站的方式搭建网络信息平台。虽然这家公司后来的发展一直不错,但业务倾向于软件行业,而不是白鸦希望从事的互联网,白鸦决定退出。

2004年年终,白鸦再次回到北京。相比几年前,互联网的氛围有了很大的改变,互联网公司开始重视网站设计和用户体验。白鸦一边在北大青鸟上课,一边和UCDchina的朋友做一些外包项目。

外包项目一直做了两年,白鸦先后参与263的聊天软件、高德导航系统、展讯科技的触屏手机等多达几十个项目,这两年也对白鸦的专业性提升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白鸦因此成为国内最早一批专注交互体验的互联网产品设计师。

2006年,在一次行业会议上,白鸦结识了百度设计总监郭宇,偏重技术的百度在当时还没有一个交互设计师。在郭雨的邀请下,白鸦进入百度。直至2007年离开百度,白鸦先后参与了近十个项目,其中包括百度统计、百度收藏、百度嗨等产品。

离开百度后,白鸦在外面继续做顾问以及外包项目,此时,白鸦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交互设计产品领域最为活跃的设计师之一。

1S32HW9-1
 

(入门后的第一个位置就是白鸦的办公室位置。之所以选择这个位置,白鸦说,坐在门口能看到所有人进门时的表情。)

  南下:支付宝“修炼”三年

南下来杭,颇有点“误打误撞”的意味。

白鸦来到杭州的最初原因,并不是找工作,而是为了躲一躲奥运期间的北京。奥运期间北京的交通管制、夜间活动管制等等,对一向喜好自由的白鸦来说,无疑是难熬的束缚。

而这时,正赶上支付宝在酝酿三年来最大的版面调整,由此白鸦来到杭州给支付宝的员工做培训。

尽管前几年在北京混得风生水起,在圈子里也颇有名气,但白鸦清楚地意识到,虽然自己参与的项目不少,看得也多,但却没有真正地沉淀下来,“一般一个外包项目,1~2个月就能完工,之后的事情就不需要我再管,拿钱走人,只管生不管养”。

进入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长期、持续做互联网交互设计产品才能帮助白鸦真正将这几年做外包项目的技术、经验沉淀下来,支付宝无疑是个大好机会。不过白鸦进入支付宝,却差点因为学历以及大公司工作经验的不足而未能成功。

这时,支付宝设计总监盛一飞给白鸦支招,先在支付宝干活,把支付宝改版项目做好。一个月后,当时任支付宝CEO的邵晓锋看到改版后的支付宝方案时,非常满意:“这就是我想要的支付宝。”白鸦知道,自己进支付宝的事定了。

相比在百度时产品主导、设计元素相对边缘化的氛围,支付宝对于客户体验的重视,让白鸦用户至上的产品理念找到了施展的舞台。

白鸦在支付宝的第一年接手支付宝的改版项目。一开始白鸦希望一边做一边调,但是后台操作非常复杂,一步步改进并不现实,白鸦决定将支付宝整个网站进 行全面改版。历时一年,白鸦对支付宝网站大刀阔斧的改版,得到高层的充分支持和肯定。对新人的充分信任,开放的企业文化,使白鸦在支付宝如鱼得水。

在支付宝的三年,白鸦将其定义为“拼命做事的三年”,同时也将他的执着劲儿发挥得淋漓尽致: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三年几乎没有休过假,清楚支付宝的每一处细节。如果彭蕾(支付宝CEO)打电话问某一个错误,白鸦能准确地告诉她弹出的文字是什么,会有怎样的结果。

在阿里巴巴,白鸦另一个大的收获,也许是结识了一群互联网圈子的朋友。坏人、大鸟、冯大辉等一群“阿里创业帮”都曾是白鸦在阿里巴巴的同事。尽管这些人先后离开阿里自主创业,但并不影响大家一起创办“贝塔·朋友”咖啡馆,激烈地讨论互联网种种新闻。

“南下”的白鸦,还保持着“北漂”时的理想主义,但白鸦早已不是那个狂放不羁的少年,而是修炼着用“更高的境界”审视自己与世界。

好友冯大辉对他颇为了解:“白鸦身上有浪漫、草根、务实、细致等各种特征,这些看似矛盾的标签,却是白鸦的境界,这与他的经历和遇到的人有关吧。”

如果说在百度,白鸦感触最深的是简单可依赖的,帮助用户用最快捷的方式获得有效信息,那么在阿里巴巴,白鸦感受到的是客户第一、开放、重视用户体验。这两种文化,都融入到了白鸦创办的公司中。

对于离开支付宝的原因,白鸦在辞职信中,说到是个人的发展跟不上公司的发展,理由颇有点冠冕。也许NOP创始人刘爽离职后写的一封《创业前夜,写给 京东的情书》道出许多“白鸦们”的心声:“大多数都劝我在京东再待几年,一边巩固积累基础,一边等上市后的回报,上市后再出来创业顺风顺水顺理成章……但 是等我们从上市公司出来,行业进入门槛和成本已经被抬高了N倍,那点钱根本就不够,要想创业,这一两年就出来当野猪。”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