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一个帝国的沉重背影:陈天桥要为盛大的失落负多少责任?

一个帝国的沉重背影:陈天桥要为盛大的失落负多少责任?

56

0

0

2016-08-28 00:22:53

金龙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大约就在十年前的时候,《传奇》还是最流行的网络游戏,在最高峰时有将近70万玩家在游戏中厮杀,七年前,陈天桥还以150亿人民币的身价成为内地首富,就在两年前,盛大的电子阅读器Bambook登场并成为电子阅读市场的新军。

曾几何时,经济系毕业的陈天桥在国内互联网市场上挥斥方遒,盛大的“中国迪士尼”梦想让无数人惊叹于他的野心和抱负,然而,现在这个听上去让人肃然起敬的目标如今正越来越多地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白日梦。

只有当盛大想再度张牙舞爪重新起飞的时候,它才会发现自己正被无形的枷锁束缚着。

ac57_1351845568354

帝国的残缺版图

比较4月和7月的国内网络游戏营收情况,《热血传奇》以及《传奇世界》基本维持了平衡状态,每月都能够为盛大提供1.8亿人民币以上的营收,可是《龙之谷》却从1.24亿元暴跌到只有5570万元。

而整个第二季度,盛大游戏的净营收仅仅为11.3亿人民币,较上一季度跌幅超过18%,净利润只有3.1亿人民币不到环比下降8.4%。

当游戏业务已经成为腾讯、网易和搜狐营收主要来源的时候,盛大的游戏业务却遭遇空前尴尬的困境。

在自主开发游戏的增长逐渐停滞的同时,代理的游戏大作也迟迟无法在市场上打开局面,曾经靠着网络游戏起家的盛大现在却接连被上述三家公司超过,由市场上当之无愧的霸主蜕变为需要和别人争食的追赶者。

盛大的三大业务线中,游戏正衰退,视频业务与之相比更加衰弱,今年第一季度的收入甚至无法排进国内视频网站的前10名。

现在的盛大最大的看点无疑在数字内容方面,盛大有起点等庞大的网络文学资源,有云中书城这样占据国内八成以上在线阅读市场的大平台。

今年第一季度,盛大文学主营业务收入为1.92亿元,同比增长38.2%,首次扭亏为盈,实现超过300万元的净盈利。据陈天桥表示,盛大文学今年的收入将超过10亿人民币,而利润将超过1亿元,而盛大文学的估值目前已经超过8亿美元。

十年失败史

盛大的退市已经显示出陈天桥转型战略的打算,但其实从很早以前他就开始思考盛大的蓝图了。

2003年,春风得意的陈天桥提出了家庭娱乐构想,2004年,盛大开始推行“盛大盒子”计划,在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和对“盛大盒子”的美好构想之中,我们看到的是盛大通过电视终端打造一个连通网络和线下平台的宏愿。

那时候,微软还为Xbox承担着日复一日的亏损,而直到2008年,苹果的App Store和AppleTV才付诸实践。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说是因为“盛大盒子“的理念太过超前也好,说是陈天桥好高骛远也罢,最终结果就是,经过两年多的惨淡经营,“盛大盒子”最终不得不黯然收场。

而这款产品无意中也预示了盛大之后在硬件终端的坎坷路途。

Bambook曾经一度占据了两成以上的国内电子阅读器市场,意图在中国市场复制Amazon以内容反哺硬件的模式,最终还是因为本身存在的诸多缺陷以及和国内消费习惯之间的差异而宣告失败,并随着如今平板的流行而彻底被市场遗忘。

两次可能领先的机会最终不仅没有让陈天桥得到胜利女神的青睐,反而阴差阳错地错过了开拓新市场的机遇。

现在,盛大正在通过Bambook智能手机进行着自己在硬件端的第三次尝试,但是从目前的结果来看,依旧不见多大起色。

尽管盛大官方表示对Bambook手机的销量表示满意,但实际上,从未披露的销售数据以及在市场上引起的冷淡回响都无法让人相信他们的这一说法,而盛大内部人员则直言不讳地表示,盛大手机完全就是一出彻头彻尾的悲剧。

8900_1351845605885

陈天桥的失败检讨

但是,仅仅有内容和平台对陈天桥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小米也只有在推出小米手机之后才获得自己的地位和价值。盛大有自己的数字内容,有自己的平台,但是却始终无法打通最后硬件终端的通道。

在捋清近10年来盛大的发展轨迹后,我们会发现,陈天桥的数字娱乐家庭梦想更多地还是基于传统桌面PC时代做出的判断和决策,在那个时代的确算得上匪夷所思,让人惊艳。

在Bambook推出的时候,盛大自身的内容平台并没有完全成型,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线上部分都无法提供给用户足够优秀的体验,以至于它最终成为昙花一现的产品。

在移动智能时代,陈天桥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勇气和敏感来,反而更多的反映出他的胆怯和保守。

他没有很好利用自己的平台和资源——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任何在移动话时代打造自己的这些优势,即使有盛大创新院的若干项目可以支撑他在这款市场上有所斩获时,他依旧和市场上的大多数人一样,选择了观望。

于是,雷军和小米成就了中国互联网在移动智能时代的新神话,而包括陈天桥在内的其他人只能被迫跟风。

从去年10月份宣布私有化盛大到今年2月完成退市,精通资本运作的陈天桥仅仅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在市场竞争如火如荼、机遇稍纵即逝的时候,陈天桥却忙着打造自己的陈氏家族企业。

盛大已经成为陈天桥一个人的公司,他的喜好、判断、性格将左右整间公司未来的命运,即使他独断专行,即使他犯错,也没有多少有效的监督和纠错体制,至少对国内互联网公司来说,这是很罕见也是很危险的。

不作为,无所作为,这是对移动智能时代的盛大最逼真的写照,这些问题使得内部的不少人都感到心灰意冷,就在最近两年内,超过20位的盛大高管选择了辞职,涵盖了包括游戏、视频在内的诸多盛大业务。

想做引领风气者,最终铩羽而归,想跟随时代大潮,却又遭遇败绩,这就是盛大如今的顽疾。而从某种角度而言,今日盛大之困境几乎有九成以上的责任都要由陈天桥一人负责。

而败因从10年前就已经开始埋下

沉重的背影

盛大还有大把机会,它依旧有着国内无人匹敌的内容资源和平台,它还有盛大创新院这样的战略性项目,还有盛大在线这样能够切实带来收益的产品。

从陈天桥提出数字娱乐家庭的那一年起,盛大就已经不声不响地开始了自己的战略投资计划,10年间它的投资金额超过10亿美元。

这些从某种角度而言,都算是盛大和陈天桥的后手,但是和市场上的其他竞争者相比,盛大的杀手锏明显没有多少杀伤力。

在最赚钱的业务上,它赚的的钱不够多,在最有前景的项目上,它又拿出一款真正称得上革命性的产品。

换言之,盛大已经不再是市场上的主角,它现在更像是一个看起来很华丽的傀儡,更像是一个夸饰更繁复的龙套,它还能吸引到观众的眼球,但是却已经换不来多少喝彩和掌声。

曾经创造出《传奇》奇迹的盛大如今还需要再次需要找到一个同样神奇的利器,否则它身上的那套透明枷锁只会将它逼到末路。

我们好奇的是,陈天桥是否还对他的那个“中国迪士尼”梦年年不忘,那个曾经在喧嚣和躁动中的帝国梦,是否已经随着盛大事实上的逐渐消沉而成为一段历史的往事和记忆而已?

没有人知道。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