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刘韧:别人的江湖

刘韧:别人的江湖

24

0

0

2015-05-15 00:13:21

 青青莲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这个故事有关于一个歌颂者的互联网梦想,发生在世纪交替时的中国IT黄金十年。

那时候我还在玩赛车模型,而一年前我莫名其妙走进互联网的时候,刘韧却刚刚走出监狱,所以我并不知道这个阜阳的记者曾经给这个圈子带来多么大的震荡。

如果不是南方这篇人物专访,我可能就永远错过了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和一个文人在这个资本市场里跌得彻底的新闻梦想(maybe?)。

给不熟悉刘韧的朋友的高密度无节操介绍:刘韧,中文系毕业,曾经的中国IT第一记者,著名IT写作社区DoNews(江湖人称斗牛士)创办人。DoNews后并入千橡互动,刘韧任集团副总裁。刘韧在2009年因“付费公关”被某教主告发,于2009年底入狱服刑至2011年夏天,而刘周二人在之前有着过硬的私交。低调归来后刘韧回到千橡,主要从事TMT项目早期投资。

很多事情发生得都很刚好,因为在两周前我还不知道DoNews是什么,所以可能就不会被这篇采访吸引,然后去读完它,也就不会产生内心这个不小的波动。

我在三周前写了一篇关于江南style对互联网产品启示的博文,借鸟叔横扫千军的爆红得到一些关注,有大大小小一些网站进行了转载。我这才发现,转载见人品。有的网站直接偷,去掉署名、标题硬加两个字然后全文照搬,你懂的。但是大一些的网站通常都会有运营人员联系,征求允许,转载时留名留链接(特别感谢创见tech2ipo,DoNews,速途,一些事等),直接而热忱的鼓励了我码字的热情。所以当两周前DoNews的运营联系我时我才第一次去关注了这个曾经混IT的人不可能不知道的网站。

今天在这里我无意去探究在这场曾经震惊业界的“背叛”中,是刘韧输了新闻人的骄傲还是周鸿祎丢了人类对朋友的忠诚。我仅仅觉得我放佛能在一些奇特的维度找到我和刘韧相似的地方,而十多年后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比那时的他幸运一些。

粗暴一点说我觉得这十多年我们看着科技圈从IT时代走到了互联网的时代,或者说从硬件到软件到服务的时代,也正是这样的变化让这个圈子对非技术出身的人有了更大的需求,也才有了“非技术创始人”这样放在十年前也许很蛋疼的存在。

刘韧在93年以记者的身份进入IT界,见证了中国IT业接下来的黄金十年。在中关村当年“卖盒饭的业绩都翻着倍往上涨”的时代,刘韧是第一个站在这些惊人的数据和财富背后去观察创业者内心的人。这个在当时“开创式”的IT报导方式,不仅让刘韧有了后来的一系列如《知识英雄》的人物传记作品,也让刘韧和这些他深情歌颂的“知识英雄”结下了深厚的个人情谊。瑞星的创始人有抑郁症,刘韧曾和他整夜整夜的聊天,刘韧的小孩出生时是雷军去接他太太出院,现在的记者可能再也没有可能站在和企业家如此亲密的位置,而这样的原本没有利益牵绊的亲密却在日后渐渐变了味道,为最终的引爆埋下了伏笔。

作为一个从世界上"the first & best journalism school"毕业,曾经受过西方正统新闻教育的人,我从某种程度上非常相信刘韧当年走在中关村半夜沸腾的大路上心中奔涌的热血,我也非常相信这个文学系有点小愤青的记者在观察那批创造时代的人物时内心的波涛汹涌。只是也许那时意气风发的刘韧没有意识到,当他在自己身边集结起一批人,不再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小记者,他的身份也就从记者变为了创业者,从旁观者变成了参与者,他的写作也再不可能这么自由自在。

刘韧在2000年创立DoNews,成为当时最大的IT写作社区,它的年会也曾经是这个圈子每年最大的盛会。2005年百度在nasdaq上市的那个夏天,刘韧忽然意识到“游戏规则变了,现在是资本的力量在主导,我要带你们用现在的方式赚钱。我们一定要加入一家上市公司”,DoNews在同年加入千橡,而千橡作为集团最终却并没能完成上市。

因为刘韧在IT圈广泛的人脉,他似乎一直都被迫充当着一个缓冲带和调停人的角色。当这个角色和他作为一个媒体旁观者的角色重叠时,刘韧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相当危险的位置,加入千橡的举动,只会加剧这样的利益碰撞。

DoNews的“付费公关”在一段时间内在业界似乎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刘韧是个重义气的人,对当年他放任手下的“小弟”四处公关,刘韧的解释是他认为他有责任让他们过上好的生活。作为一个正在创业的人,我愿意带着最好的意图相信他说这句话时候的真心。只是也许他自己也慢慢意识到了,他所深爱的这个圈子并不喜欢他以这样的角色出现,他们曾经无关利益的友情在刘韧从旁观者变成了参与者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变化,他对这个圈子带着越大的梦想,只会跌得越重。

刘韧说,“很多人做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我只能说我触碰了一个巨大的利益,而我当时没意识到”。

也许更本质的,刘韧拒绝去意识到,他曾经深情歌颂的这个平等的江湖,一直以来都是别人的江湖。

左右这个江湖的核心力量永远是资本,媒体只是这其中的一环齿轮,游戏规则从来没有变过。他们从一开始就来自对立的世界。

曾经的刘韧会一直想着,再挣几年钱就不做杂志不做网站专心写一本记录中关村信息产业史的书,也许现在的他已经觉得无从落笔。

关于刘韧的扩展阅读戳这里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