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摇摇招车”打政策擦边球:与黑车仅一线之隔

“摇摇招车”打政策擦边球:与黑车仅一线之隔

30

0

0

2015-05-15 00:13:05

 青青莲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摇摇招车

更酷的打车方式

“和站在路边挥半天手打不到一辆车比,有另一种选择:在十秒钟之内同时问100台车,师傅走吗?—附近可能就有一台适合你的车开过来。”在北京生活多年的邯郸人王炜建告诉记者,他的“摇摇招车”就能实现,他觉得用这种方式打车不仅更方便有效,“而且酷极了”。

实际上,每个打车的北京人都感觉打车越来越难。今年10月15日,市交通委发布的“9月份交通拥堵状况工作报告”中说,北京市9月份交通拥堵指数比去年同期提高10.3%。京城“豪堵”引发了一系列连带反应,其中之一是出租车“压客”情况严重,“停运”的也越来越多。一辆出租车每天大约运行400公里,空驶率30%至40%,但是市民站在路边招手半小时无果的情况却越来越普遍。

“小小的摇摇招车,有改变世界的梦想。”这句话写在“摇摇招车”的开始界面。今年9月份上线的“摇摇招车”基本上实现了这种设想:打开应用,地图上显示你所在的位置和在线的出租车,摇一下手机,自动定位上车地点,向所有安装了应用并在线的出租车司机发送打车需求。摇摇招车可以在十秒钟内处理十万人的同时请求。”

事实上,今年3月上线的摇摇招车测试版并不是出租车叫车平台,而是通过GPS定位你的位置,摇一摇手机,系统派离你最近的司机开车去接你,开的是租车公司的空置车辆。按当时的设想,下载了应用的私家车主也可以“接活”,按分钟收取租车费和代驾费,算下来和打车的费用相当。按王炜建的解释,这类似于国外的“私家车”短租,“比如说我要用车,要先去租车店租一台车,租20分钟,旁边那家店是劳务代驾的,雇你开20分钟车。我们只是把手续简化了,等于把司机直接‘放’在这个车里面,你在哪儿我把车派过去,这样就快了。”

“汽车共享”的梦想

对用户而言,摇摇招车最大的魅力,是提供了另一种出行选择,可以即时调用闲置的汽车资源,派离你最近的车接你,享受包括“私家车”在内的盈余运力,从而解决打车难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这其实是打破了国内的出租车专营的局面。同时这种“汽车共享”也是一种更为环境负责的消费行为。

“早晨和傍晚的高峰时段,在旧金山湾区的高速公路上,几乎每辆汽车里都只有司机一个人。大家完全享受不到‘在广阔的道路上自由飞驰的乐趣’。一路上没有多少时间是在真正‘行驶’,大家都保持‘走走停停’的爬行状态,导致司机们互相怨怼敌视,而汽车排气管还要排放大量尾气污染空气。”哈特穆特·艾斯林格在自己的新书《一线之间》中描述的这种交通局面和北京类似,艾斯林格推崇的解决方案之一和“摇摇招车”的最初设想十分相似。

如果多人同乘一辆汽车叫“拼车”,这个方案可以叫“拼人”。艾斯林格在书中举例说:比如你有份在旧金山上班的工作,买辆车然后每天开车往返于家和旧金山之间,既麻烦且开销又大。每小时的停车费可能就要18美元。而如果采取“汽车共享”的方式,你就可以按小时支付上下班车辆使用费(大约每小时5美元)。另一种更理想的方式是,“早晨家住东湾(EastBay)的你可以在附近开上一辆车,驶进旧金山然后将车传给下一个用户使用。下班后,你开着另一辆车回到伯克利的家中,再把车交给那里要用车的人,你无须支付停车费或保险,你家车道或车库也不会整晚停着一辆车,你也就无须为此项权益付费。而且每次打算驾车出行你也会掂量掂量:是否有必要呢?”他说,“这个方案相当靠谱,并且正日渐流行。”

哈特穆特·艾斯林格推崇的这种出行方式最符合互联网精神,因为,“所有的一切都表明一个基本事实:世界上的人没有谁是单独存在的个体。人们将越来越多地以‘我们’心态来对抗‘我’”。实际上,正如他所说:“设计师和商业改革者最佳的方案就是大张旗鼓实施绿色创意战略,参与塑造消费者的行为。”

变形

在移动互联网这个平台上,王炜建说,实现“汽车分享”的梦想在技术上并没有困难,但在现实中,“摇摇招车”的理想遇到了挫折。虽然王炜建强调“我们并不租,是会员直接租,我们只提供信息”。但这其实是打了个政策的擦边球,私家车提供载客服务跟专门的“黑车”只隔了条模糊的界限。

摇摇招车的测试用车一般是比较低端的车型,无论车型还是价格都与出租车相似,相当于跟出租车公司的合法运营“撞车”了。王炜建说,今年3月份,摇摇招车先后有三辆测试车被北京市交通执法大队以“黑车”查处。曾经看过摇摇招车项目的天使投资人王京说:“哪天政府出条文,你随时都可能倒。”

今年9月份改版后的摇摇招车转变为直接跟出租车司机合作,在司机端加入了出租车认证机制,所有注册的司机必须通过身份认证,输入出租车监督号码才可以使用。

谈到出租车的专营制度,王炜建说:“其实本身所有的经济行为应该由企业来做,而不是政府来做,政府做事应该是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环境,这样的话,乘客才能享受到最好的服务跟最好的产品。”

改变显然是无奈之举。王炜建发觉跟出租汽车公司谈合作真难,因为它没有利益驱动:“我们的司机有拉不完的活,满大街都是,不差这一点儿。”

“但出租司机真的是有这个需求,我说完这个软件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有哪些功能的时候,司机们很兴奋,很好奇。那些司机有的年龄很大了,有的四五十岁,他们觉得这个东西真的能这样吗?他们太需要了。”王炜建最终把合作对象定位在了出租车司机身上。

出租车司机是海量的,如果能吸引足够多的出租车司机使用摇摇招车,也将满足更多的用户需求。但司机必须手持Android手机,但北京目前只有一千三四百个出租车司机在摇摇招车上进行了注册,而经常上线的司机并没那么多。在每天一千多的订单中,有些出租车司机每天从里面挑一些“甜活”,去机场的,路段不堵车的,再加上多数时候路上的活儿都拉不完,司机无暇顾及在线订单,因此,很多单都流失掉了。为了让打车的人真能通过摇摇招车打到车,王炜建在新版本中增加了“赏金”功能,就是让用户给司机额外的奖励,他认为这样用竞价的方式获取相应的服务没什么不对,只要供求双方都愿意。

看看王炜建的创业经历,不难发现做物流起家的他做摇摇招车是顺理成章的。靠经营出租车车身广告赚到第一桶金后,王炜建在邯郸做起了全国第一家送奶到户的牛奶公司,就是这送到楼下和送到门口的区别让王炜建再次成功。

2009年,王炜建投入一千万成立北京2+1汽车租赁公司(摇摇招车最早的测试用车就来自2+1)。但是汽车租赁毕竟是个重资产行业,一千万只能买几十辆车,规模不大。王炜建于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互联网。他说自己是个善于解决问题的人,“有些人发现一个什么问题很困扰他,由于适应能力很强,可能就凑合着这样,但是我是一定要想去改变的,可不可以把问题解决掉呢?”他把乳品厂交给姐姐经营,自己再次创业组建了摇摇招车。

设计应用程序时,王炜建要求会员和出租车司机双方交“保证金”,用户需要先充值,账户分为“余额”和“调车费”。“充值的目的是证明你是认真的,叫了车要等一下司机,司机真的来接我的时候,不会被放鸽子。”

另一方面,司机在接下订单时,用户方面会收到一则带有密码的短信,“司机输入这个密码,一点击“结算”你刚才付的钱就自动到我账上了,我就可以付给司机奖金(调车费)了。”

目前公司的盈利模式主要是扣除一部分“调车费”作为服务佣金,未来也可能完善会员机制,收取月服务费。在有一定的用户之后,也可能通过数据分析,向用户推送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信息,赚取广告分成。现在摇摇招车最大的问题是可供调用的出租车不够用,他们在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增加运力”。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