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马云:逐一回应争议,时间会证明一切

马云:逐一回应争议,时间会证明一切

84

0

0

2015-10-13 00:17:50

萤火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导读]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首席执行官马云去年10月份接受《时尚先生》杂志的专访,对支付宝事件、与李一道长交友、阿里价值观、淘宝商城事件、腐败等做出回应,并辟谣称“闹离婚是胡扯”。

马云十大辩解:时间会证明一切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微博)

  腾讯科技讯 (Karyn) 1月6日消息,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首席执行官马云去年10月份接受《时尚先生》杂志的专访,对支付宝事件、与李一道长交友、阿里价值观、淘宝商城事件、腐败等做出回应,并辟谣称“闹离婚是胡扯”。

  以下是部分回应的节选:

  一、关于支付宝事件:时间会证明一切

马云:杨致远绝对给国内打电话,问是不是联合起来对付他。杨致远和孙正义跟我讲的话很明确,你们中国一向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一定是在骗我。我说,兄弟,你如果开个小煤矿,搞个小合资企业,没关系,没问题;你搞的是支付宝,是金融,越来越触及到敏感地带,都不是傻子,金融是数据,一定会出问题的。杨致远不相信。但他们后来相信了。我刚刚改过来,央行马上发文。央行一年都不发给你证件,改过来马上就发给你了。这还能说明什么问题吗?我认为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央行就是不发,不发,拖你个二十年。你去查查历史,我们刚一改,马上就发。这时候杨致远孙正义是明白了,哦,原来是这么个事情。

支付宝这个事情是个时间问题。一定会解决。难道我真放进自己口袋了?神经!要这么想,我第一天就不会把阿里巴巴股份这么稀释。你说对不对?处理事情是一件一件来的,是一步一步慢慢来。我们还有几年时间把这个事情处理干净。因为今天还有各种各样其他的关系要处理好。这个都不着急。别人冤枉你,如果你是对的,时间会证明你;如果你是错的,时间也证明不了你对。

  二、关于胡舒立:我只是损失了对媒体人的尊重

我很尊重的一个人(胡舒立,财新传媒创始人),先给我来一个定位,你们媒体的人。VIE。为了一个错误用另外一个错误把我按在那里。我生气不生气?我只是损失了我对她的尊重。我对媒体人的尊重,对(你们代表的)客观公正(的尊重)。这是我很生气的。现在不生气了。我觉得,你跟我是朋友,你有我电话。你问我一声,马云,怎么回事?媒体要客观,你采访了我,你采访了孙正义采访了雅虎的人,我的观点是什么,哪里可以批评,哪里是错的;你什么都没采访,就莫名奇妙地定论。最可恶的,又拿出个VIE,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事情。好像(我们)是为了VIE争论,转移方向,彻底往VIE去了。这是我当时很生气的。自从那以后,我就退出了微博。

  三、关于张勇:不会再出现商城事件

马云:一个企业家的营养素质是各方面的。吴永铭、三丰、王帅、张勇这帮人,他们越来越成熟。当年我为什么成熟起来,是没人替我做决定,我必须自己做决定,哪怕是错了。张勇今天再不可能出现商城事件,商城暴乱,他还会再让它出现吗?不可能了。他比谁都懂。这就是一次的痛苦带给他的。我没有说过张勇。你去问张勇,那次事情之后,我有没有去批评过他。没有。因为我知道他已经知道自己的错误了。而且不是他的错,是方法问题。对不对?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公司离开了我,某种程度上来讲,团队成长更快。

  四、关于孙彤宇:从来没有用价值观铲除异己

马云:我马云从来没有用价值观铲除异己过。孙彤宇小鬼是我带出来的。我比谁都知道每个人的强项和弱项。你说我要担心孙彤宇……孙彤宇要是能够取代我,我早就能够……放手了。我今天真想找到一个人(接替我)退休。老孙到今天为止,我对他的欣赏,没有半点减弱,这是两个概念。孙彤宇这个小子,我找到他的时候,他他妈的还得卖给我广告呢。每个人在什么环境下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是关键的。我要铲除孙彤宇异己,那彭蕾(支付宝CEO,孙彤宇之妻)还不弄死我,我们还怎么合作?

你说我要怕一个人来取代我,他奶奶的,那我不就见了鬼了,我这两年忙成这个样子,累成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五、关于腐败:哪个人身上没有细菌?

马云:2012年初的时候我们有6000亿营收,6000亿的钱在流动,出事的员工加起来二三十个,而我们有两万四千名员工。你觉得这是好还是不好?今天你去问三大互联网公司,腾讯百度我们,我们应该是the top,最好的。这不是一个腐败的问题。我们这个行业,有6000亿钱的钱,在中间出现一些问题,就像人身上的细菌,哪个人身上没有细菌?

在今天这个社会,我们每次都自己曝光自己的,对不对?这是我们这家公司最了不起的地方。我们这家公司有几个地方了不起。第一是小二的权力非常大,员工的权力非常大。这是最了不起的,我们敢于把权力交给员工,而且一定要交给他们。第二,我们敢于面对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打开了给大家看。这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市场。第三很重要,我不想像其他公司那样,被黑色和灰色产业链绑架。很多公司已经被绑架了,利益是分享的。我不愿意。因为这是我们的原则和底线。无论假货集团怎样怎样,别跟我来这套。

  六、关于李一道长:我有这样的朋友怎么了?

马云:我跟李一见过七八次吧,至今为止我还挺欣赏他。我欣赏他不是因为他神神叨叨的东西,而是他对道家文化的理解。我见过很多讲道家的人,没有他讲老子讲得那么生动有趣。他对我的帮助是,让我懂得静下来。他让我三天禁语。这三天我受益匪浅。我从来没有做过三天不讲话。三天不讲话让我舒服很多。后来我最多一次做到了八天不讲话。这事儿也挺神的。

李一,他是我朋友。我把他当朋友。怎么了?你说我怎么有这样的朋友。我有这样的朋友怎么了?李一怎么了?有天到大学里面很多人说李一,我说请在座的诸位告诉我谁见过李一?都没见过李一,你们凭什么说李一害人?是他骗过你一分钱了,还是怎么了?没有,莫名奇妙在骂,跟文革一样。我说我见过李一,他没骗过我一分钱。什么是我朋友?他对我好。我朋友要是杀人放火,只要他对我好,他是我朋友,该国家惩罚他惩罚他,把他抓进去,我会给他送饭。这是朋友。李一是我朋友,今天我还这么说。李一没害过我,李一没骗过我。别人这么讲,我不喜欢。

  七、我并不悲观

马云: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会有仅存侥幸的人,毕竟不多。这并不是悲观,知天命者才能乐观。知道结局的人才能真正乐观。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所以我很乐观的看待这些,干呗,反正最坏也就是这个结局嘛。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你不知道结局的乐观,那是盲目的乐观。我们要乐观但不能盲目乐观。所谓知天命就是你看到了结局,仍为之。何为无为而治,无为,无乃空也,仍为之。这才是人生。我知道结局很悲观。你还要去干。那才是高手。那他妈才叫境界。我并不悲观。相反来讲,我乐观了很多。

那段时间确实是,刚好又是商城,又是支付宝,又是我自己的事情。几件事情交织在一起。波动很正常。你不是神,你不是计算机,你是人脑。今天为止我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我指的没恢复过来,是指我的体能,我觉得是年龄的关系,以及我们在进入到一个新的空间,这个新的空间是没有力可借的。

  八、拿国字头的钱是为了“分享” 跟不安全感无关

国字头的钱进来,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阿里巴巴是一个社会企业。不管你们对政府怎么看,我个人这么觉得,我们这个公司的利益要跟国家分享。你说跟国家分享我跟谁分享?有时候我见了一个领导,我不喜欢这个人。但是我向他肃立起敬。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的职责。对不对?我不喜欢这个部长,但是我会站起来说:部长。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因为部长代表着国家和政府。同样,今天阿里必然的发展是成为一个社会企业,让这个社会能够分享,共同参与,共同发展。请问,你找谁分享?你给我讲个名单出来,它可以代表这个国家的老百姓。

上市,那是时间问题。上市之前呢?今天想投阿里巴巴的人多了,你选谁?我不是出于不安全感去做这些事情。

  九、关于毛派:没有人是Perfect

有人说我和史玉柱(微博)等人都是毛派,喜欢用毛泽东的东西。第一,要客观的看待毛泽东。毛泽东在建国之前,在军事上和思想上,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我们不能因为文革就否定老毛以前的东西。我对老毛在1949年以前的这些,他决策的方法和思考的方法,我是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的。我觉得我们这代人,1960年代人不可避免的都学习过。

但是这几年我花很多时间在看老毛后来的东西,六十年代,特别是五六十年代那些脑子撞坏的事情,我觉得对我的警示是非常大的。我对那些说老毛一钱不值的人特别反感。对说老毛好的一塌糊涂的人我也反感。你要明白你要学什么。这是部活教材。这是部非常好的教材。没有人是perfect。你只有收手,及早收手才能做到perfect。

  十、离婚传言是胡扯

马云:(过去一年)确实是身心疲惫。从2011年年底到现在为止(2012年10月份),身体非常疲惫。还有一些家里的事情,当然,传言说要闹离婚了,都是胡扯。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