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Google佩奇:让Google变得漂亮在视觉上重构谷歌

Google佩奇:让Google变得漂亮在视觉上重构谷歌

29

0

0

2016-03-24 00:01:22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自从拉里·佩奇(Larry Page)近两年前重新掌握谷歌(微博)控制权之后,谷歌立即发生了一件奇怪和明显的事情:它开始设计外观漂亮的应用。

优秀的设计并非人们传统观念中谷歌应当做的事情,更何况该公司经常进行一些非常细微、递进的改变,例如在搜索结果链接中使用41种深浅不同的蓝颜色,而不是信任自己的设计师创造一种全新的视觉。这种“严格依照数据武器开展非生即死设计的理念”导致谷歌的首位视觉设计师道格拉斯·鲍曼(Douglas Bowman)于2009年离职。

然而最近,大量经过周密思考而设计出来的应用程序已经无法忽视,尤其是在不属于谷歌的iOS平台。Google+、YouTube、Gmail和谷歌地图应用的体验连贯,外观漂亮,这与谷歌过去的应用,甚至苹果自己越来越黯淡的应用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外界希望能够找到这种全新设计方向的负责人,但最终得到了一个奇怪的答案:这个人根本不存在。相反,由于一个小规模的谷歌设计师团队提炼了一种观念,谷歌的每个产品团队都在自己探索连贯和前瞻性的设计,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过程。

他们正在相互交流。

肯尼迪项目(Project Kennedy)拉开帷幕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谷歌的肯尼迪项目

  佩奇执掌谷歌之后,他的第一条指示非常明确。谷歌搜索首席设计师乔恩·韦利(Jon Wiley)回忆说:“佩奇说,‘嗨,各位,我们要重新设计所有的产品。’韦利和自己的同事只有两个月的时间给谷歌制作一件全新的外套,并且开始历史性地思考外界应当如何看待谷歌。韦利说:“我们得到的命令是,让这一切看起来漂亮。”

这并不是谷歌设计师们第一次尝试在不同产品中整合设计语言,但这是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一次尝试。“过去在谷歌也有一些设计师主张,‘我们把整个谷歌整合成一个漂亮、出色的设计吧’,但鉴于谷歌建立的宗旨就是速度,因此任何团队都难以推动整个谷歌行动。”韦利这样说。过去谷歌并不是没有设计师,而是他们没有沿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他们也没有足够的权威。

“五年前我加入谷歌的时候,我们的平台并没有一个共同的设计语言。”YouTube移动业务高级产品经理安德烈·多洛尼切夫(Andrey Doronichev)说,“我们一直希望开发美观的应用,但每个团队的优先任务不尽相同。”韦利表示,整个谷歌范围内的设计倡议“需要一位CEO设定理念,这位CEO应当有能力号召整个公司完成这项任务”。韦利将谷歌全新设计方向的代号定为“肯尼迪”,也就是现在佩奇提出的著名的新产品“登月”战略。

谷歌的高级设计师们齐聚一堂,商讨如何在拥有十亿多用户的数十款产品中公平、合理地利用一些设计原则。另外韦利在2011年一次题为《哇,谷歌也有设计师》的演讲中提到,谷歌创新实验室(Google Creative Lab)也提供了一些“外部帮助”。该实验室拥有公司纽约办事处的顶级设计师,最著名的是开创了独特和感人的营销项目,例如令人热泪盈眶的“超级碗”广告,或者创新的Arcade Fire音乐视频。佩奇要求创新实验室与谷歌其他设计师共同努力,打造全新的理念。与苹果不同,谷歌愿意在设计方面与外部合作,这在肯尼迪项目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谷歌应当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连贯的感观?”佩奇问他们。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各种设计草稿

  “我们得到的命令是,让这一切看起来漂亮。”这个观点要求专注于改进、整洁、弹性、用途,大多数产品还要求简洁。“在谷歌,我们想要追求速度,因此很多产品都是自主研发。”韦利说,因此在肯迪尼项目之前,他们并没有遵循统一的设计标准。“我们有很多简单实用的产品,”韦利表示,“因此我们将注意力转到让这些产品更加美观,但同时要与其他产品保持连贯性。”

确立设计理念是第一步,但是产品设计师们必须加以提炼和落到实处。“我们坐下来,把自己锁到屋子里,尽可能快地改进设计。”韦利表示,2011年,“我们创造了这些设计参考,并与工程团队一起将这些参考应用到了‘生产化’的过程。”

到2011年6月底,也就是佩奇担任谷歌CEO之后仅仅三个月,谷歌就推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谷歌搜索、谷歌地图、Gmail和Calendar。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谷歌行动迅速,基于肯尼迪理念推出了全新移动产品Google Now,以及大量美观的新版iOS应用,例如Google+、YouTube Capture、Chrome和谷歌地图。这些应用是原始版本的继续,但是不同的产品团队进行了不同的修改。韦利称,过去谷歌设计所遵循的“布朗运动”已经变成设计理念不断更新,但都沿着同一个总体方向。

谷歌Android用户体验高级主管马蒂亚斯·杜阿特(Matias Duarte)这样说:“谷歌正经历着一场设计革命,以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谷歌现有产品与测试版(蓝色)的对比

  集体设计

每位谷歌设计师都反复重申这样一种观点:“没有哪个人是谷歌设计的主要领导。”谷歌或许没有约翰逊·艾维(Jony Ive),但是仍然能够在多个团队和平台上遵循相同的设计理念。

多洛尼切夫表示:“这全靠各个团队反复磋商,共享信息,确保我们的设计语言非常相似,适合每一个平台,但同时保留谷歌印记。”

这不仅仅是办公室内的各种常规协作。要做到这一点,谷歌还在纽约成立了一个名为Google UXA的小型设计师小组。这是一个相对神秘的小组,它的网络痕迹只局限于一些职位招聘启事,但是它在谷歌的存在绝对不可低估。UXA小组是随着肯尼迪项目而诞生的,它致力于“设计和开发真正的用户界面框架,将谷歌应用转变为用户看来美观、成熟、易用和连贯的平台”,并且致力于这个观点能够落实到谷歌的所有产品。

UXA小组与谷歌大多数重要产品的首席设计师都有固定的合作,它的独特之处在于规模小,甚至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事实上,这有助于核心设计团队更好地与谷歌其他部门合作,团队间的协作就是这个游戏的主旨。其实谷歌从来没有公开提到UXA的名字,包括谷歌设计师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是如此。谷歌创新主管克里斯·韦金斯(Chris Wiggins)曾在博客中发表了一篇关于首款“肯尼迪”改版产品面世的文章,提到了“所有产品进行一系列设计改进”的计划,除了这个非常隐晦的暗示之外,该团队的一切都隐藏在幕后。

本质上,你可以认为UXA是借为期仅三个月的肯尼迪项目为契机建立起来、并形成的谷歌的一个机构。与谷歌其他的真正机构一样,UXA设计转化为真正产品的工作方式,是一个由非正式和不懈的工作作风形成的奇怪综合体。为了更通俗地解释谷歌的设计会议如何开展,韦利表示:“我们聚在一起,共进午餐,并且不着边际地交谈。”

谷歌移动地图首席设计师达伦·德拉耶(Darren Delaye)表示,多款iOS应用的设计师会定期举行“休闲联欢会”,听取我们相互之间的评价,介绍自己正在进行的工作。他表示:“并不是说这些聚会就能最终确定应用的外观和感观,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个指导机会。”韦利则解释说:“设计师遵循肯尼迪项目等跨产品倡议的设计语言,并将其与用户对特定产品的需求结合起来。”

这样做的目的是“在所有谷歌产品当中,实现快速行动与为用户提供优秀解决方案之间的平衡”,为此每个产品团队都独立发布自己的应用。你可以在具体的落实过程中看到小幅调整,但由于谷歌已经将这种方法形成一种制度,每款应用的外观最终都会看起来就像是来自于同一个家族。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Google Now首页背景有多种备选设计方案

  谷歌的未来Google Now

你还可以通过Android版Google Now的开发体会谷歌的设计过程。Google Now作为一款承载了很高期待的新产品,它“最初是作为一个20%项目启动的”,正如Android产品管理主管雨果·巴拉(Hugo Barra)去年10月份所说,但最终它的规模变得更大。

杜阿特说:“从很多方面看,Google Now都是一个关于设计和设计文化兴起,以及设计在谷歌的工作方式的典型范例。”Google Now团队需要整合很多不同的谷歌功能,并将它们整合到一个界面下,使之“感觉仅仅是一个Android延伸,而没有失去任何谷歌特色”。为此,Android团队在“肯尼迪项目”之下遵循了网络团队的相同过程:在整个公司范围内开展协作。

“我们与乔恩·韦利的搜索团队进行了密切合作,因为他们打造的是Google Now的重要部分,即知识部分。我们与伦敦的Android团队进行了密切合作,他们负责的是语言部分。我们在山景城也有一个Android团队,他们理解你的地理位置。我们聚集在这个巨大的战争指挥室里,不停地行动、打乱和重复,只是为了创造最简洁的用户体验。”

杜阿特强调了排版在Google Now“表达知识与答案”时的重要性。“大量使用空白处,没有太多人为的表面分隔。我们想通过粗体字、空白区和大图像来进行强调,提供文字,并分层提供卡片。”这是谷歌的全新界面,并将在谷歌移动产品中进行普及。

杜阿特及其团队使用的核心设计方法就是过去他曾在WebOS上使用过的方法:卡片。当在网络上进行谷歌搜索时,显示“知识图谱”结果的时候,也会显示Google Now式的卡片。无论使用哪种方法,卡片代表着谷歌直接向你提供信息,而不是提供大量的蓝色链接。卡片就像是表格与函数传统架构理念的数字版本,意味着某事物的外观与它的功能密不可分。杜阿特说:“这些都是物体,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它们感觉确实是虚拟的。它们并不是想要成为虚假的东西,不是虚假皮革,不是虚假木材,也不是虚假的镏光铝材。”

信息交汇和软件界面成为可触及的数字物体,这显然是一种高深的理念。使用Google Now的真正体验并不是非常流畅,卡片经常无法准确提供你想要获取的信息,距离佩奇所要求的“令人震惊和激动的方向”仍然很远。这款产品本身可能并没有实现太高的期待,但无论如何,它迅速成为谷歌当前最具前瞻性的设计。

Google Now的设计能否最终进入Android?这完全是有可能的。杜阿特表示,Android并不像他所期待的那样。“从个人角度讲,我觉得它在连贯性、反应性和界面方面只实现了我期待值的三分之一,”杜阿特表示,Android的设计指导原则Holo过于灵活,难以接受Google Now的设计思路。由于Holo坚持这样一条原则,不迫使任何人看起来雷同和感觉雷同,因此它同时也解释了为何Android几乎没有任何设计连贯性,以及为何可以快速简便地做出改变。正当我们还在等待其他Android应用会不会采纳Google Now的外观和感观时,谷歌的iOS应用已经开始这样做了。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谷歌在短时间内发布了多款iOS应用

  设计与发布

Google Now的卡片功能,与肯尼迪项目推出的最初愿景,设定了2012年几乎所有改版的基调:现代化的内容框架,没有笨拙的下拉阴影,换来的是整洁的线条,一系列充满活力的颜色,以及高度清晰的字体,例如Helvetica Neue(iOS)和Roboto(Android)。卡片是Google Now最显眼的功能,它也启发了几乎所有的界面,从“知识图谱”搜索结果和Google+资料,再到iOS版谷歌地图。

“我们如何将谷歌设计中的优秀元素应用到其他方面?”韦利这样问道。这带来的结果就是全新的Gmail网络界面,“它不显示你不想看到的内容”,并且专注于简洁。你可能注意到了,存档、举报垃圾邮件和删除等按钮只会在你选定一封或多封邮件之后才会出现,这是一个符合逻辑的设计,同时带来了Gmail的视觉简洁。你可能也注意到,谷歌的很多互联网产品或资料图片中出现了红色的“撰写”和蓝色的“分享”按钮,另外Google+资料图像图片现在也出现在Gmail所有邮件群组的每位成员旁边。

韦利表示,谷歌应当是“为数字环境而生”,而不是“迎合打造实际物体的趋势”。这是介于苹果“同形物”和微软“Metro”设计之间的一种理念。新谷歌有深度,但并不闪亮,有一些细微的设计理念,将重心转向内容,例如搜索结果、电子邮件和Google+贴子。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Gmail首席设计师杰森·康维尔

  最大的挑战变成设计一个适用于各个平台的界面,主要包括Windows、Mac、Android和iOS平台,同时要对每个平台都有本地化的感觉。“你的收件箱是别人给你制作的需要完成的任务列表,它自然会非常杂乱。”Gmail首席设计师杰森·康维尔(Jason Cornwell)说。目的不是“使Gmail在网络、Android和iOS平台都看着完全相同”,康维尔表示,“但是汲取每个平台的本质元素,并将它们与Gmail总体的理念方向进行结合。”

iOS版Gmail 1.0就是一款匆忙完成、外观不佳的应用,而且有很多漏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定期的更新,到Gmail 2.0的时候,它已经成为一款界面简洁,速度较快的应用。康维尔表示:“我们在iOS版Gmail 2.0上花了很多时间,确实弥补了很多细节。”我们采访的其他人也表现出了这种态度。作为一个整体,决定iOS版谷歌应用的外观确实需要一些时间。“移动应用需要经过反复更新,才能真正表达我们的声音,”他表示,“你们看到的是不同团队经过多次反复、最终在我们的应用如何实现非常连贯的设计达成共识之后的结果。”康维尔问:“我们如何将谷歌设计的美感以一种本地化的感觉应用到iOS应用上?”他表示,指示应用正在加载的动画就是直接受Google+独特的“点击刷新”动画启示。

然而,它与Google+动画并不完全相同,而是一个谷歌协作设计过程的一个良好范例:一位iOS版Google+团队的设计师想到一个出色的主意,并且像野火一样迅速传达给了其他设计师,因此也就传达到了其他的应用。谷歌地图是谷歌在iOS应用的全新设计方向的最新例证,它的独特之处在于,谷歌地图团队能够完全从头开始。“在很多方面,这都是个非常好的礼物,”谷歌移动地图首席设计师达伦·德拉耶表示,“我们可以实验、反复,最后推出一款全新的产品。”

德拉耶表示,这样做的结果就是iOS版谷歌地图成为一款包含肯尼迪项目、Google Now和Google.com元素的应用程序。“我们使用了卡片、白边,以及柔和的阴影来区别界面上的不同部分。”很多人认为iOS版谷歌地图比Android版本漂亮一些,但是德拉耶认为,这两款应用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反映了不同时期的谷歌。他认为,谷歌地图的成功并不是因为它的外观,而是因为它的速度。“有几个步骤?每个步骤的难度有多大?你需要等待多长时间?”德拉耶为iPhone版谷歌地图添加了一个“预计到达时间”的提示框,用户提出关于方向的问题时立即会出现。

这个版本的谷歌地图最近已经推出,这是佩奇观点的最完整体现:一个简单、实用、充满美感的设计。它预示着谷歌发展的新趋势:多个平台、不同团队和应用之间的协作。随着每一款应用的发布,设计经验和视觉提示就可以延续到下一款产品。德拉耶说:“所有人的工作都着眼于谷歌最新潮的东西。”韦利解释说,这个过程其实非常直接,核心的跨学科设计团队抓住最本质的东西:“当产品拥有了可供更大范围采纳的有趣的新元素时,我们就会把这些元素整合到总体的设计语言里。”他称这是“我们开放文化的特点”,也是到目前为止起到良好效果的系列设计理念。

很多谷歌员工都提到了这句话:“一个简单、美观、实用的谷歌”,尽管有时候这三个词语的顺序会发生变化。韦利说:“通过相互交流,而不是严格遵守设计规定,不同的团队打造出了具有谷歌色彩的应用。”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佩奇领导下的谷歌更加重视设计

  重组传统格局

几年之前,谷歌应用几乎没有什么特征。它们都由谷歌开发,但是没有什么可以联系起来的共性,除了一个小写字母g。在拉里·佩奇担任谷歌产品总裁的十年间,或许他意识到公司需要一位设计独裁者,仅仅是最终并没有让设计成为公司的主要任务。谷歌的孩子们已经逐渐成长,但是它们并不像来自同一个家族。“我们渐渐开始在全谷歌范围内培养一种真正的设计文化,”杜阿特表示,“各个团队仍是独立的,但是相互间有了越来越多的交流、友谊与协作。”如果没有佩奇的全面结构重组,使公司围绕着7个关键的产品部门而发展,那么谷歌的一些成果和充满活力的设计将永远不可能出现。如果没有做出建立一支与所有产品团队合作、使理念保持连贯的核心设计师团队的决定,一切都将回到没有连贯性的混乱状态。

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担任CEO期间,谷歌是一家由数据推动产品发明的公司,设计只是标准运营程序。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佩奇担任CEO之后,谷歌更加愿意由人,而不是算法来做出设计决策。多洛尼切夫表示:“过去工程和产品团队只是专注于解决大数据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机构越来越成熟,我们开始专注于细节。”到目前为止,这种做法成效明显。谷歌在过去一年半里成绩卓著,接连推出了核心网络和移动产品的改良版本,使之在网络、Android和iOS领域都具有竞争力。

谷歌的这一过程正是谷歌精髓所在,也是以经典的谷歌方式发生。佩奇要求形成全新的设计重心,使球体不转滚动下去,而不是专注于每一个步骤的细微管理,他让员工在得到充分授权的核心设计师团队带领下完成其他的工作。他们组成了一个典型的谷歌结构:跨学科、非正式,但是向着目标不断前进。

或许施密特时期的谷歌以“不作恶”而闻名,佩奇时代的谷歌则会很快被冠以“不现丑”。

佩奇的美丽革命:重新打造“不现丑”的谷歌

  谷歌设计里程碑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