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Skype的故事:你为何这么屌?(二)

Skype的故事:你为何这么屌?(二)

52

0

0

2015-05-14 23:40:31

江大可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接上回《有关Skype的故事:你为何这么屌?(一)》

钱来了

很快,几乎所有的风投都想要投资 Skype。因为此前受到的冷遇,Zennstr?m 对绝大多数风投都是置之不理,不过最后 Skype 还是从风投手中拿到了 1800 万美元的投资,主要来自指数创投、伯尚风投、德丰杰投资和红树风投。除了上述机构外,还有一位爱沙尼亚的投资者 Steve Jurvetson 加入了这次融资。他告诉笔者:“我记得当时在思考:Skype为何这么屌?从来没有一家公司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拿到这么多钱,微软当时拿到了这么多吗?前苏联对Skype的影响很大,当时的电脑性能很低,所以程序员必须认认真真地编程,充分发挥机器的性能,每一行代码都写得非常精美,运行起来效率高。再看看微软,在美国这种慵懒的编程环境下,才编出了一个充满漏洞和错误的操作系统。”(Jurvetson 早些年就投资过 Hotmail,赚过一笔,Skype 又赚了一大笔。现在他几乎把自己所有的身价都压在了特斯拉电动汽车的发明人 Elon Musk 身上。)

这一次风投的投资的回报“只有”40 倍。Jurvetson 投入的 800 万美元,最后变成了 3 亿美元。

创业海盗

为了躲避越来越多的法律纠纷,Zennstr?m 和 Friis 和两人开始学习如何逃避各国的法律。比如说,美国禁止的行为,或许在其他国家完全可行。通过种种方法,Skype 在法律纠纷上一直保持低调。尽管到了 2004 年,Skype 已经是一家跨国公司,它在爱沙尼亚、伦敦和卢森堡的办公室都没有挂上Skype的牌子。

Skype 在卢森堡的总部是一幢多层小楼,外人很难分辨这栋楼和其他建筑物的区别,非常普通。往高层走,就是主人的公寓。“会计在客厅和浴室办公。”Skype 在伦敦的办公室要稍显时尚,而且有很多福利。这间办公室有一扇透明的玻璃窗,中间磨砂,上下透明。碰巧隔壁是一家模特机构,每天都有模特走来走去,男性员工每天都可以看到身姿婀娜的模特,不过只能看清头和腿。

为什么Skype要把总部设在卢森堡?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增值税,卢森堡公国的增值税只有 15%,是整个欧盟最低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卢森堡的环境非常优美,而且还不会收到来自其他国家的法律文书或船票。Skype 公司后来加入的法律顾问 Rober Miller 说,当时敦伦和卢森堡办公室的邮箱里每天都会收到来自电信公司、政府机构的抱怨邮件,但是他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撕了。

Skype 前雇员 Tavvet Hinrikus 说:“Miller 是少数不会妨碍公司发展的好律师。一般律师都会给公司说一些不能干的事,他总是给公司建议该去干什么……作为创业企业,就得像海盗一样寻找生路,不可能遵守所有的法律。但是当你的企业增长到像微软那么大的时候,再像海盗一样就不行了。”

然而,Zennstr?m 说 Skype 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真在意义上的法律威胁,除了在中国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从一开始我就非常遵守法律法规,让 Skype 像电子邮件一样成为以电子信息提供商。这也是为什么 Skype 从来就不捆绑 Skype In 和 Skype Out 服务的原因。”

儿童乐园之外

直到 2005 年,Skype 的运营依旧非常随意。办公楼可以随意出入,程序员有想法就可以立即编程实现。甚至程序员早上想出来的点子,到了晚上就已经有超过 1 万个用户在使用。Skype Out(用 Skype 给座机和手机电话)的定价并没有经过市场调查,而是由两名雇员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用 Excel 做的。

可Skype 已经运行 3 年了,为什么没人组织一次年度预算呢?

Toivo Annus,当时曾任 Skype 全球开发总监,在大楼的客厅里弄了一个儿童乐园,里面居然放了 2 吨水,为此还跟大楼管理员大吵了一架。

大概每周 Skype 都会有 5 到 10 名新员工加入。员工筛选系统非常简单,当然也是随性的 Toivo Annus 的杰作:如果你通过了笔试,恭喜,你被录用了!薪资的讨论也很随意:能者多得。

Skype 的企业环境到底有多好?曾经从雅虎跳槽到 Skype 的员工 Eileen Burbidge 说,她在伦敦不领薪水干了 8 个月(后来补发了工资),但是认为在 Skype 工作的那段时间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段”。

Eileen Burbidge 说:“上班第一天我本应该和 Niklas 讨论一下合同的事,但是我们关心的并不是这些琐事,而是如何快速进入工作。然后我就把合同的事给忘了,一忘就是 8 个月。”

Burbidge 也说 Skype 团队工作神速,“我已经在硅谷工作了 11 个年头,依旧被 Skype 的技术领袖的谦逊、平等、友善所折服。他们身上有一种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责任感。”

“我在 Skype 习惯了跟别人用‘Piu’、‘人呢’、‘咋样’、‘早上好’、‘打扰吗’、‘我有个小问题要问’”。但是这些在 Toivo 眼里都多余的,他总结成一个词:“问”,就够了。

Skype 公司内部 IT 人员工作也很随意。Skype 公司的服务器究竟有多少、花了多少钱,只有 IT 部门的一个人隐约知道,他就是系统管理员 Edgar Maloverjan,人称“Ets”。

如果开发团队需要些东西,Ets 就会走到商场里大手一挥,刷公司的信用卡。如果服务器要重启,Ets 就会提前通知公司的商业伙伴,说:“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究竟哪台服务器是你们的。不过有新功能,必须重启。”

如果 Ets 发现服务器资源不够了,他便 Google 一下“数据中心 卢森堡”,然后就选了这家超小的卢森堡数据中心公司(Zennstr?m 和 Friis 偶尔也会自嘲说 Skype 根本就用不到服务器,因为用户的通话都是 P2P 实现的)。还有一次 Ets 开着自己的车从瑞典运服务器过来。Ets 不关心产品在哪、价格多少,他只关心 Skype 能否正常运行。

但是随着公司规模扩大,IT 部门也开始逐渐专业化。

Skype 的规模全面扩大,面临的法律官司也越来越多。2005 年夏天,Tallinn 跑到伦敦摩根斯坦利的办公室里有 eBay 商谈合作协议。有人开玩笑说,“Tallinn,Skype 卖不卖!”“卖!我装钱的箱子都准备好了。”

果然,Skype 要转手了。

第一次出嫁

2005 年 9 月,有人爆料 eBay 要买 Skype,开价 26 亿美元。

在消息爆出的那一天,爱沙尼亚总统顾问 Ross Mayfield 前往 Tallinn 的办公室,发现公司一切运转正常,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Ross Mayfield 说:“要是这事放在硅谷,整个公司上下都要疯狂庆祝,开始数自己分到多少钱。Skype 的核心团队居然像没事人一样干自己的事。”

其实在消息爆出的几天之前,公司已经开过通风会。会议的气氛非常恶劣,为了公平分配,每个人都在替别人算账,“一方面,Skype 给你分了这么多钱;另一方面,Skype 不再是所有人的公有财产,而成了别人的资产。”

Skype 的投资人 Jurvetson 并不同意收购,他认为 Skype 的价值还能继续增长。Skype 的两名主要创始人 Zennstr?m 和 Friis 则下定决心要卖掉公司(因为他们每人将会分到 4 亿多美元的现金收入)。

Tallinn 说:“我们不断地收到 eBay 的收购邀请,问题是什么时候跟他们认真地讨论一下。eBay 每次的报价都比上一次高一些。“MSN、Yahoo、Google 当年都跟 Skype 进行过收购方面的约谈。Google 当时还想让 Skype 买下来之后变成一款免费打电话的软件。”Skype 的 6 人团队也很担心 eBay 的报价过期不候。

“我们的担心越来越重,当 eBay 的报价最合适的时候,就应该接受,然后把 Skype 卖掉。2005 年夏天,Skype 的用户也开始下降,我们也很担心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Zennstr?m 补充说:“2005 年,雅虎、美国在线、微软和微软都进入了网络电话市场。相比他们动辄过亿的用户,Skype 的 2000 万用户不算什么。我们也想改变市场策略,跟他们合作,但是每次谈判之后得到的结果要么是要收购 Skype 要么就是跟 Skype 竞争。再加上有公司的报价很不错,我们最终还是决定卖掉 Skype。”

企业文化冲突

eBay 收购完 Skype 之后,收购方便派管理人员 Brian Sweeney 来视察 Skype。出乎 Brian Sweeney 的意料,当他进入 Skype 的办公室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安静地在电脑前编程。

美国公司打来了电话:“那边怎么样?”

Brian Sweeney 回复说:“似乎没有怎么样……”

Skype 的那群人打动了 Sweeny,让他想起了早年艰苦奋斗、热爱工作的 eBay。但是在收购之后的 6 年里,Skype 改变了非常多。卢森堡的员工和伦敦的员工之间的代沟越来越大。

他们关心的一个议题就是用人。eBay 收购之前,Skype 团队中有大把出色的工程师,但是没有杰出的产品经理。伦敦的办公室里坐满了经理,而卢森堡的办公楼里坐着由 Tallinn 带头的工程师。

Skype 的工程师 Kaido K?rner 说:“最后,我花了一半的时间跟这群人进行无意义的争吵,试图告诉他们 Skype 只需要一个总部。而这群经理们则花了两周时间让整个公司按照他们想的方式来运行。”争吵之后,他失去了工作的动力。

Zennstr?m 在邮件中说:“Skype 当时面临着工程师和产品经理的争斗,以及爱沙尼亚文化和英伦文化交流的挑战。本来只在一个国家设总部就很容易管理,但是他们非要弄两个,管理起来难度加大。”

为了增强团结感,Skype 的所有国际员工都被邀请去总部参加派对。2006 年,eBay 的人员被邀请参加 Skype 史上最疯狂的派对,差点把人家酒店的酒吧给毁了,所有人都玩得非常开心。但是这样的派对并没有修复文化带来的差异。有一说一的 Annus 离开了 Skype。使用 Skype 的人还是很喜欢用 Outlook 来收发邮件,但是 Annus 非常反对这种做法:“我们都有了语音对话,为什么还要用电子邮件?”

2007 年,Tallinn 给公司的管理层和所有雇员发了一封内容恳切的邮件《Jaan Tallinn 的百万美元声明》,指出了 Skype 当前的技术和商业问题,并保证如果有人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就会得到他的 100 万美元奖励。

Tallinn 告诉笔者:“有过创业背景的人都知道,这些问题已经没办法解决了。开会的时候,我们讨论的已经不是怎么为用户着想,而是想着做什么能看起来更好看。”

最终,Skype 和 eBay 分家了。2011 年,微软以 85 亿美元买下 Skype。

(未完待续……)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