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产品经理培训师:傻逼、苦逼和牛逼,只差一个转身

产品经理培训师:傻逼、苦逼和牛逼,只差一个转身

49

0

0

2016-09-24 00:09:18

破茧~~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导语:即便很多公司只是嘴上讲产品核心战略,起码他们还有产品的意识。为什么不植入公司的文化中,其另一个层面是现在产品经理职业化不够规范……

pm1

《产品经理的七个局——破局之术》、《产品经理的学习之道》、《苦逼青年的产品之路》这三篇文字其实我们公益课的分享内容,而后应朋友之邀把<破局之术>放到网上分享给大家,得到很多朋友和网友的认同,感谢大家的支持!

后续我还会陆陆续续把多年来工作中整理的想法、经验变成文字分享给大家,不一定能够给大家在产品工作中带来什么帮助,只希望能通过这些真实的案例带给你们一些思考。通过网络结交更多的朋友,仅此而已。

言归正传,我们今天谈谈产品经理们的一些苦逼经历。由于要谈苦逼,很多朋友都劝我别写的太沉着了,要幽默、轻松点;这还真的把我难住了,我认真的思考过,其实我不是一个幽默的人,倒是时常感觉寂寞,这种寂寞来自内心深处不被触及的孤独,而且我也坚信一个优秀的灵魂没有被孤独的陪伴,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如同孙悟空忘带了金箍棒,绿巨人脱了蓝裤衩,变形金刚不变形,强东哥和奶茶妹妹闹分家。

苦谛

首先,我们应该对自己有个认识,试着给自己归归类,我们是像美剧里有超能力的未来青年,还是满脑子小清新的文艺青年,或者是个宁可台湾不长草也要收复台湾岛的愤青呢?

想想我们翻过群山峻岭、躺过长江黄河,来到帝都,住在最贵的土地上、呼吸着内容丰富的空气,每天遭受着各种歧视与凌辱,(此处仅代表我座地铁时的心情),我们又得到了什么呢?所以当有人采访你:“幸福么?”的时候,你只能告诉他:“我姓曾”对做产品的人我想问一个问题:“你觉得做产品苦逼么?”现在产品热,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在搞产品核心战略,便引的好多人都往产品岗上扑。以为真的能改变世界,结果就像《围城》里讲的: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其实这些彷徨的人,想的并不是改变世界,而是想着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当你们这么想的时候或许已经沦为一个苦逼青年了。

在那个下午夕阳下的头脑风暴、需求评审、产品汇报,终将变成你逝去的青春!

我们要知道,无论是谁不是有个想法就能改变世界,如果你是一名产品经理,或多或少会有以下的经历:

做了产品策划的活不说,天天找设计对Timeline;求技术做后台做功能,MD还没有专门的团队测试,还得组织大家测试。好不容易产品出来了,还得天天看数据,有多少新增,提升多少活跃,有多少留存,几乎看遍每一个用户的反馈;

尼玛做完web端,又想做PC端,还想做TMD移动端,丫的连个美工、交互也不给配,苦逼的自己设计流程原型,不仅要用完axure、visio还的自己PS!

没事就头脑“疯”暴,有点屁事就封闭开发、经常的熬夜加班!

听起来好像是个网络段子,其实这就是当年我自己在前几家公司亲身经历的日子。包括搜狐的产品管理体系其实也并不是很完整,我个人认为有待改进的还非常多;但这也好理解,毕竟搜狐是一个媒体属性的公司,并不是产品驱动。顺便讲一下,其实在互联网行业中真正关心产品本身的公司并不是很多,很多的只是放在了嘴里,根本没有没有植入企业的文化中。这从产品经理的现状就能反映出这个问题的一个侧面。

集谛

即便很多公司只是嘴上讲产品核心战略,起码他们还有产品的意识。为什么不植入公司的文化中,其另一个层面是现在产品经理职业化不够规范,产品经理人的能力良莠不齐,也造成公司真的不太把所有精力、权利、资本压到某一个产品经理身上。同时造成了另一个怪异的现象——很多公司CEO就是公司真正的产品经理。我暂不去分析这种方式的利弊,单从人效比来看,这显然有点问题,一个公司CEO核心工作是要确保公司活下去,关于互联网boss一抓就死故事不是一个两个了。

回来我们在看看产品经理本身;

从内因上分析:做管理木有头衔,做设计不如UI,数据分析不如BI,写代码不如程序员,卖产品不如Sales,做用户不如UE,内容设计不如CD,谈合作不如BD;

再来看看外因:责权利划分不清晰,资源不足(资源:时、事、人、地、物的调配权)、工作职能不清晰(连美工、市场、运营啥活都一个人干)、领导很傻逼,没有思路还瞎指挥(多数都是总监、副总来从当这个傻逼角色),技术驱动型公司,产品说话跟屁一样根本没地位。

就有因为这些不足,导致很多产品不仅要克服外因,还要各种恶补,由于片面的理解和不完整的思维,又被一下所谓大牛们的真理无数次的带沟里。

什么产品经理是产品的CEO,要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专注用户体验,任何功能都有大繁至简,做产品要创新、要颠覆,做产品要把自己当成用户,一会儿又用户是很难被教育的,要迎合用户,而不是改变用户,一会儿又来个产品设计如何用户教育。

我一直的观点,任何一个观点、一句话甚至一个人,没有放入它所在的场景中,都是扯淡。这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玩呢。但居然有人信了,并且付诸了行动;所以我们在市面上又找到了很多反面教材。

首先,我们看看乔老爷子告诉我们的一条真理——大繁至简,是如何被这些脑子不清楚的产品经理给玩砸了的。关于这个我不得不吐槽一下乐视盒子,我是乐视盒子的用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购买最低端产品的原因,乐视盒子的遥控器,简单的让人都不想去用。一共就六个键(方向键算一个键)加上乐视盒子禽兽般的交互,让你不觉产生一种自我怀疑、自我鄙视的幻觉;而且六个键,居然有一个是盒子开关键,先不说这根盒子上本身的键有重复,求求乐视你们调研过这个键的使用频率么,该简的不简,不该简的瞎简。

或许乐视不太精于产品之道,做的一些尝试我们尚可理解,大家以为做产品出事精于此道的人就不会被误入歧途么?我就再给大家看一个腾讯案例,最初微信窜红之后,腾讯把很多希望都又重新加载到了微信上,为了整个链条的完整性,微信支付应运而生;新推出的微信支付从流程上设计的很严谨,而且功能十分简便,起码比起当时的手机支付宝要便捷;但问题就出在这个便捷上,由于这与用户的钱息息相关,很多用户的观念里始终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越复杂的越安全,所以微信支付的便捷反成了用户对安全的担心,(2013年双11支付宝钱包用户已经过亿,截止2014年初:微信支付用户只有2000万,但是使用微信的用户却达到了6亿)这个转化率真的不是很高,当然刚刚提到的只是众多原因之一,还有很多Balabala,这就不去展开分析。当然后来的微信红包很快拟补了这些小瑕疵,所以在这点上腾讯教给我们两件事,第一,不能为了简而简,第二,任何事都有两个方向,小步快跑才会给你赢得更多的机会。

还有什么颠覆式创新,我只想说:“没有继承的创新就是缺乏自信,和没有积淀的颠覆就是耍流氓!”关于这些被大家误读的案例还很多,以后我们会找一个专门的时间来共同探讨分享。

当然,以上仅为个人观点。我也发现乐视电视的遥控器还是改进很多,起码有了触控板。所以,大家能体会到其实做一名产品经理真的不那么轻松,无论做的好与不好,总用一种不被理解的忧伤,没有知音的凄凉。每天都呗孤寂与无助煎熬——“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

说了这么多环境,我们也再来看看产品经理这个东西,从做产品的角度划分产品经理,其实可以画一两条像线X与Y,分别代表的是自己对产品喜欢程度和用户对产品的喜欢程度,分割成了四个区域,便有了四类产品经理:悦人悦己、悦人不悦己、悦己不悦人、不悦人不悦己。

这几个分类其实挺有意思,我们可以分别讨论;

第一,悦人悦己,我认为这类人很像艺术家,能创造一些很牛东西,这些东西就像是艺术品,不仅让创造者感到欣喜,也让周围的人感觉美好,这是人类里一些共生的情愫在起作用,所以这类做产品的人多数是要靠一点点的天赋的,像苹果乔布斯,360的老周、豆瓣的阿北,这里不是评论他们的成就,只是单从他们做产品的风格,都是有那么点令人钦佩的东西。

第二,悦人不悦己,这类人有典型的工匠情怀,他们能把一件很小的事,做到一个极致,做到一种境界,这类工匠虽然在完成一件杰作是,也会给自己带来喜悦,这种喜悦其实只是一种完成后的成就感,工匠的典型特征就是紧贴用户的需求,是用户至上的完美主义者,而非艺术家引领用户的需求的“怂”人。这也就是孟子说的:“梓匠轮舆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的道理。在中国互联网圈-企鹅系有典型的工匠情节,还有刚刚成为中国为数不多有情怀的企业家,老罗——罗永浩。

上面这两类我个人认为都是值得产品经理们去学习的,也应该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后面两个可能是要给我更多的启示,让我更多去思考不做什么。

第三,悦己不悦人,他们可能是有艺术家的情怀,但缺乏了一下时机、灵感和天赋,通常我观察到的,这种产品经理又分为两类,1、自己真的很牛逼,想法很多很新奇独特,但缺乏对用户的理解和影响,在中国这类做产品的人应该是大多数,他们一般自己走在创业的路上,有这这自己的理想,但总是不太被大众接受,最典型互联网人——白鸦,这兄弟真的做了很多尝试,我也看过一下他的东西,也跟朋友讨论过这些产品,想法是对的,但总感觉有点跳跃,总是高出用户一个需求阶段;2、这一类人之前我们也提到过(是谁大家心里都有数),自己就狗屁不是,然后利用手里那小权利,天天瞎折腾,看上去自己好像很爽,其实别人看了都直接绕开,这种人做产品就像拉屎,光自己爽了,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这类典型不用讲,如果你是在大公司里回去看看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分布的十分均匀。

第四,不悦人不悦己,这类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不是我们不想悦,实在是生活所迫啊,所以我们这类人统称苦逼青年或者叫IT民工型,对这些兄弟们,其实我想用宝宝的一句话给大家,“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从我一路十几年的工作经历来看,有些人仅仅是职位比你高,这并不代表他讲的都正确,有些人仅仅是因为机会比你好,这并不代表他比你勇敢,请记住今天无论在什么地方,其实都是在给你未来的自己在打工,不要失去理想,自甘沦为一个社会工具,既不是以自己为中心,也不是以用户为中心,完全听从包工头的吩咐。珍爱生活、独立思考!

虽然我们上面讲了这么多悲催的事,可真的到底什么是苦逼:“众生被困厄,无量苦逼身,观音妙智力, 能救世间苦!”其实苦逼这词还是出自佛门经典,《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佛家讲的苦,分为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及五取蕴苦。

刚刚我们讲的那些好像都不在这八苦之中,想想好像我们也没有那么苦吧,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所以既然不是真的苦,这点点有算什么呢,我们可以回头看看那些前辈,难道他们就是一帆风顺,一路坦途么。

牛逼是苦逼走过来的

牛人小马哥:2000年,网络泡沫破灭,腾讯进入了最为困难的时期,在面临资金困难时,曾险些把开发出的ICQ软件以60万元的价格卖给深圳电信数据局,300(80、60) 最后,找到IDG和盈科数码,投了220(400)万美元,40%的股份。当时OICQ作底价是550万美元(数据来源: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工商管理案例研究中心案例,2005年8月23日网络文章)2002年5月31有效注册用户1亿,同期,cnnic统计中国网民3370万人。

牛人老周2003年11月21日,作价1.2亿卖掉3721,加入雅虎中国干了18个月查杀流氓软件,2006年8月,周鸿袆投资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 ,3月21日奇虎市值134.16亿,可当年老周也并不是一帆风顺,1992年,老周读研期间就开始“不务正业”,编过游戏软件、杀毒产品。为了卖自己的产品还开过两家小公司,招聘人手准备在全国“自建渠道”,但以失败而告终。1995年加入方正,从程序员干起,1997老周靠自己搞了一套邮件系统,方正飞扬,老周彻底练了把手,做了把产品经理,把这个产品从头到尾做了一遍,结果来年1998年就被发配新疆了,直到98年10月回北京选择自己创业。才有前面的故事。摘自:《沸腾十五年》周鸿祎在方正的日子。

最典型的C2C(copy to china)产品经理王兴,在美国特拉华上学时,看到FriendStar网站在美国的成功,观察到这种模式在国内的空白,回国先搞了个多多友、又搞了个游子图,结果你们懂的,2005年秋天开始照Facebook抄出个校内,转年十月以200万美元卖给了陈一舟。从人人出来如法炮制又照着twitter抄出来个饭否,当时因有人在饭否网上发表八平方事件相关言论,饭否被小黑屋了,2010年 又照高朋(groupon)抄了个美团直到今天。

真正牛逼: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恍然回头黑一片,全城已被砍停电。

回来无论是做产品经理,还是做产品,都要牢记你的初衷想清楚三点问题,出发动机、自我定位、如何迭代。很多时重要的不是怎么做,而是做什么,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傻逼、苦逼和牛逼之间只差一个转身!转好了,你就变土豪,转错了你就成土堆了。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又到了最后的总结,千言万语一句话,手指粗的鼻孔大!鹏哥,写了这么多不是告诉大家做产品有多苦,而是希望大家能正确认识什么是苦,只有这些苦痛才会让你成长,只有逆境才能让你开始寻找方向,只有困难乃能激发你的潜能,只有苍老师和韩剧(分别针对男同学与女同学)才能伴我们走过那些激情燃烧不起来的青葱岁月。

来源:创业邦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