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反人类”小游戏是游戏产业的“嘲笑鸟”

“反人类”小游戏是游戏产业的“嘲笑鸟”

43

0

0

2016-03-03 00:00:53

志志尾 限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文/张书乐

爆红的手机小游戏《Flappy Bird》(下坠的小鸟)应该是越南程序猿阮哈东给整个游戏产业开了个玩笑,这款因为极度简单、却又极度难玩的小游戏,在2月9日晚间,宣布将在22个小时内下线,阮哈东在推特上给出的理由仅仅是“我很抱歉,《Flappy Bird》的玩家们,22小时后,我将撤下《Flappy Bird》。我再也无法忍受了。”

果真如此吗?据说阮同学这款名字听起来像《愤怒的小鸟》、风格有点像《超级玛丽》的小游戏,其反人类的罪行仅仅是由于小鸟的爬升和下坠速度都很难掌控,还不给花钱买道具,而让玩家根本没有多少通关和得高分的可能,这使得众多玩家将其当做了一场“电子竞技”,疯狂的沉迷其间,以希望在他人面前疯狂展示自己游戏水准,以获得成就感。

让玩家斩获荣誉,这其实是许多游戏通用的法则,只是这款游戏太过简单,却又太过难玩,因此被媒体追捧,才在上线半年后,突然从雪藏中爆红。

尽管是意外,但这个玩笑也开的忒大了,让整个游戏产业突然觉得自己精心打磨的产品,或许还没有这个一夜之间就可制造出来的游戏更高贵。至少,据坊间传闻,阮先生有时候一天靠广告费就能赚5万美元。

这个玩笑中,尽管有太多意外,但也有一个必然,那就是它真正抓住了人在游戏中的弱点——无差别竞争,仅仅靠技术和毅力来取胜。而恰恰是这个必然,用嘲笑戳中了玩家的G点和整个游戏产业的痛点。

不能说游戏产业就没看到这一点,其实大多数游戏产品都是按照这个原则进行设计的,比如你可能刚刚还在玩的《天天爱消除》、《天天连萌》之类的,也很简单,也是靠朋友之间比拼“业绩”来刺激游戏欲望。所不同的是,因为利益的诱惑,一些破坏游戏乐趣的东西也就出现,比如各种游戏道具,只要花了钱就能得到。然后会如何呢?

表面上看,这些道具只是起到一点辅助作用,比如许多年前风魔一时的《跑跑卡丁车》,其花钱卖的卡丁车,除了造型卡哇伊点外,大多还有点特别的功能,比如起步快,或容易加速等,尽管这种优势可能只增加了千分之一的战力,很多时候还是要靠技术取胜,但这就开始创造了不公平。而这种不公平演化为玩家比赛花钱买道具来增强荣誉感之时,变身成人民币玩家之时,游戏的平衡也就逐步在利益中迷失,千分之一的影响逐步开始进化到百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

结果游戏的乐趣也由此消失,不管你游戏设计的多么复杂,有多少新颖的娱乐环境和变化,但一旦花钱就能改变玩家在虚拟世界的“排名”,这时候原本玩家期待的,在虚拟世界里,大家都重新是赤条条的来,回归同一起跑线的“竞争”,也就又回归到现实世界的残酷中来。原本有的娱乐功效被金钱打破,残余的那点逃避现实的念头,也被击碎。

游戏变得越来越不好玩了,这是大多数玩家的心声,而反人类小游戏,恰恰符合了玩家想要玩好玩游戏的念头,结果它就火了。至于阮哈东下线游戏的“压力很大”这个理由,不管真实原因是什么,我倒是想阴谋论的认为是畸形的游戏产业圈和嘲笑鸟之间的一场“饥饿游戏”。

 

来源:新浪·创事记

原文链接:http://tech.sina.com.cn/zl/post/detail/i/2014-02-10/pid_8442083.htm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