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未来可能出现破产潮的9大行业

未来可能出现破产潮的9大行业

49

0

0

2015-05-14 22:56:43

〆色計ㄕ╄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近日,一些行业内企业破产的传闻不断。去年来上演的光伏产业破产大戏已然让我们感到了经济寒流的威力。但接下来或许会有更多的行业卷入其中。

已经出现苗头的行业包括——造船业、钢铁业、LED业、家居卖场、航运业、信托业、第三方理财、PE等。身处这些行业的企业要当心了:破产潮或许就在不远处。当下,管理层大力整治经济,低速增长,刺激退出,钱荒,泡沫破裂,这些关键词都加剧了这个过程的发生。

1、造船企业——熔盛重工的样本:银行一旦抽贷 后果不堪设想

去年营收大降50%,今年一季度亏损4900万元,全球航运业低迷令现金流及收账情况均不理想。

因不满中国熔盛重工集团控股有限公司(01101.HK,下称“熔盛重工”)无法及时发放工资,7月1日及2日这两天,部分熔盛重工劳务派遣人员围堵在熔盛重工南通工厂的门口,希望讨回薪水。

2012年以来,受全球航运市场低迷的影响,这家全国最大的民营造船公司正在遭遇诸多挑战:现金流短缺、银行贷款收紧、船东的付款周期拖长且弃船增加,推迟交货的现象也屡屡发生。关于其即将破产的传闻更是不断。

财报显示,2012年,熔盛重工收入同比锐减了50%,仅有79.6亿元的收入,同时亏损5.7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尽管去年熔盛重工交付了21艘船,比2011年的15艘还多,但是该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在去年仅有21.4亿元(2011年为62.6亿元)。也就是说,即便有船舶交付,熔盛重工手头也并不宽裕。

事实上,熔盛重工的诸多问题,与全球航运业近来的萎靡不振密切相关。自从去年6月份开始,受各种因素影响,造船市场发生变化,部分中小船厂已经陆续出现破产倒闭的情况。

业内人士指出,压垮以熔盛重工为代表的船企的最后一根稻草将是银行贷款。据悉,目前熔盛重工尚有千亿以上银行授信额度,但或因投资回报率低、风险大等因素,银行方面就是不愿意提供新的贷款支持,加之航运市场低迷,船东将首付款比例压缩到10%~20%,荣盛重工资金链条异常紧张。

“银行只可能会锦上添花,不太可能雪中送炭”。业内人士指出,一旦银行开始抽贷,行业破产的多米诺骨牌将会倒下。

2、钢铁行业:萍特钢铁已现跑路

具备年产80万吨特种钢生产能力的萍乡萍特钢铁有限公司,一度曾是萍乡市安源区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而正是这家发展本来还算不错的小型钢企,日前也陷入了老板跑路的风波之中。

江西省萍乡市宣传部门6月25日对外通报,该市萍特钢铁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于6月24日停产,200多名企业职工工资无着落。随后根据媒体的披露,该公司董事长董建乐和总经理董建武携款2亿元跑路,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

这一消息既显得意外,似乎又顺理成章。在“钱荒”来袭的大背景下,身处行业寒冬的钢铁行业无疑雪上加霜,而小型钢厂极有可能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萍钢的事件并非个例。就在今年5月末,唐山地区多家小型钢厂由于经营始终不见起色,外加上环保环评不通过,被迫关闭高炉,导致经营受困,资金破裂,最终倒闭。

“在现在这个环境下,跑路的或许不再单单是贸易商,那些小型钢厂的老板看来也要加入这个队伍当中来。”有业内人士感叹。

分析师沈一冰说,“小型钢厂通常都是民营企业,因为我国没有利率市场化,考虑到风险因素,银行更愿意把钱贷给风险更低的国企,而现在随着钱荒到来,小型钢企能够从银行贷到钱则变得更加困难。”

来自环保的压力也成了加剧小型钢厂资金压力的重要因素。在5月唐山小型钢企倒闭的过程中,环保方面给小型钢企带来的压力非常明显。据了解,当时唐山市政府下发通知,决定关停取缔首批199家严重污染企业及落后设备。本来一些小型钢厂的规模就不大,关停了设备几乎就使得他们无法正常开工,从而导致在经营上严重受困,影响到了本来就薄弱的资金链。

3、LED行业:巨头陨落 破产洗牌将加剧

2012年,对于中国LED照明行业来说,注定是一个危机之年。在宏观政策的指引下,中国大陆LED产业快速发展,但是受制于价格、技术、产品等方面的影响,终端市场处在疲软状态。即便是这样,依旧众多企业转投LED产业或者众多大型LED企业继续扩充产能,给市场造成更大的挤压,出现产能过剩的状况。

继2011年钧多立倒闭之后,号称中国最大中外合资LED芯片专案佛山的旭瑞光电宣布停产;自称“连续两年入围行业五强”的LED显示幕企业、深圳愿景光电子有限公司也走到末路,老板跑路。随后不到一个月,宁波安迪光电也申请破产,据安迪光电员工透露公司2011年3月份就欠债2亿,大概三个月就换一次总监,电费都欠了10多万。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大型LED企业频繁的倒闭证明了LED行业危机超出了行业正常洗牌的范畴。说到底,LED火了,也让LED行业自身上火了。LED产品节能环保不假,但是这不是人们投向LED事业当中的直接目的和根本动机,有钱赚,才是硬道理!政策补助的利诱让部分LED企业得陇望蜀,各地LED企业迅速上马,然后或搁浅,或陨落。

“今年LED市场将迎来真正的爆发”,勤上光电董事长李旭亮称:“前两年LED行业‘主菜’还没,企业抢着吃‘前菜’,结果谁都吃不饱。2013年,LED‘主菜’开始上桌,但还会有一些企业饿死。”

在经历投资热、降价甩货潮之后,LED行业正在步入微利时代。几千家LED企业中,2012年90%LED企业都是不怎么样的。LED产业天然具有集中程度高的特点,2013年LED市场将真正的厮杀,业内专家表示,未来两到三年,中国LED下游会有60%以上的工厂会倒闭或转型。在过去几年的巨额投资之下,产业规模开始增长,同时也带来了产能过剩,LED企业面临着优胜劣汰的惨烈竞争。不少行业内人士认为,行业短期或将面临寒潮,洗牌在所难免。

4、家居卖场:受电商、成本上涨冲击 接受冲动的惩罚

曾为国内本土最大的东方家园建材超市总部正在申请破产,美国第二大建材零售商家得宝宣布关闭其在中国的所有店面,英国百安居将中国区的门店由高峰时的60多家削减至40家左右……不断“消失”的店铺和倒闭的大型卖场告诉我们,国内家居建材领域正在遭受一次不小的冲击。

以东方家园为例,在东方家园前员工聚集的一个论坛上,一些员工还表示对每年都会出现的资金紧张、拖欠供应商货款“习以为常”了。

在2013年新年刚到之际,东方家园陷入了“崩盘”传言中,北京作为东方家园的大本营,5家门店全部暂停营业。一时间,索要退款的消费者、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和被辞退的员工纷纷发声,让东方家园濒临崩盘的传闻愈演愈烈。

日前,中国建材流通协会发布的全国建材家居景气指数(BHI)证实了过去一年市场的冷清。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12月的BHI延续了11月的颓势,各大建材家居市场已经进入市场的寒冬期。2012年全国规模以上建材家居卖场全年累计销售额12467亿元,同比下降2.46%。

2012年以来,国内楼市成交量因房价被严格调控而减少,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导致家居市场景气指数下降的重要因素。除此之外,投资主体盲目进行扩建,导致卖场面积过剩、闲置店铺过多,迫使其必须通过提高卖场租金来回收成本。这样一来,便出现卖场出租率下跌、难以招商等问题,最终陷入行业内部的恶性循环状态。某些经销商就表示,相比三年前,一家店铺的装修加卖场租金已高出五万余元。

此外,电商也被认为是造成家居卖场销售被分流的一大因素。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家居电商销售额490亿元,占到电商销售总额的4.5%。中国家具销售商联合会会长李俊明近日就对媒体表示,五年内,该行业的零售额至少有40%会在线上完成。

5、中小房地产企业:挤压式破产

中小房企“退房”事件正在愈演愈烈。调控“寒冬期”,广东顺德、湛江等地房企的破产申请被公之于众。去年以来,中恒集团转让广西房地产100%股权,浙江刚泰控股宣布资产重组转攻矿业。分析指出,房地产TOP10企业及TOP20企业的市场份额占比再度提升,行业集中度持续提高。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预计,未来3年内至少有30%的内地房企被淘汰,企业总数将由目前约5万家减至3 .5万家。中小房企土地市场遇挤压、资金链不稳固成致命要害。而合作开发、以二手市场买地或收购股权等方式曲线拿地,成为房企维稳发展的“救命稻草”。

调控进入“寒冬”前,不少小房企进进出出,各种注册注销并未引起关注。直到2012年4月9日,开发规模过亿的杭州金星房产被爆向法院申请破产,一声惊雷震倒多米诺骨牌。

建设银行在2012年向全国38家分行下发的2012年房地产行业信贷调整文件中,规定“分支机构不得对小企业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同时“开发贷占对公贷款比例超过15%的一级分行、各限购地级市所在地分行,应严格控制新增贷款投放,降低集中度”。这令中小房企处境雪上加霜。

“从金融支持领域,中小房企根本就是金融系统在明哲保身或上级压力下的弃子。”正略钧策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房地产研究者薛炯文说。

广州市同创卓越房地产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卓文表示,现在一些企业的危机之果两三年前就已种下。在2009年左右房地产市场火爆之时,大量企业向房地产市场集聚,创造了房地产市场的“畸态繁荣”。无论主营业务是何种行业,只要成立个房地产公司,买块地、盖上房就不愁卖,就能赚钱。例如申请破产的杭州金星房地产,之前就是从事香精行业,到2008年才涉足房地产。

6、航运业:央企中国远洋可以不破产 其它企业可以吗?

中国远洋”老船长“魏家福正式离任中国远洋,把A股亏损王留给马泽华。

魏家福频频被称为"A股史上最大亏损上市央企的掌门人",旗下最重要的上市平台中国远洋被ST,并岌岌可危。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魏家福顶着三度"A股亏损王"的帽子,接受了众多媒体的狂轰滥炸。

作为央企,中国远洋可以不倒闭,因为有政府的补贴。但是航运业的其它企业或许没有这么幸运了。

“当前航运业正经历着百年不遇的大萧条,中国航运业连续两年罕见地出现全行业严重亏损,航运业面临着行业性‘破产’的可能。”全国政协委员、河北远洋运输集团董事局主席高彦明表示,应加快航运业振兴,解决运力过剩的问题。

航运业持续低迷,航运企业经营“惨淡声一片”,尤以干散货航运市场为甚。在2008年航运业最“风光”之时,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曾一度达到11793点;而去年BDI平均值为920点,比2011年平均值1549点下跌40 .6%;与此同时,燃油及相关成本又居高不下。航运业亏损仍在加剧。

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7日,A股13家航运板块上市公司发布的2012年业绩预报显示,其中5家上市公司面临亏损,长航凤凰、宁波海运、中海海盛等3家公司预亏13.9亿元。中国远洋也发布业绩预亏公告称,继2011年巨亏104亿元之后,2012年仍将出现较大亏损,并发布退市风险警示。

运力过剩是航运低迷的根本原因。高彦明表示,由于前几年航运市场的“泡沫繁荣”带来了“天量”的新造船,而大量的老龄船又没有及时退出市场,使得全球运力激增,超出正常需求30%左右,造成运力“灾难性过剩”。

航运业的出路还是解决运力过剩的问题,否则有可能发生航运业行业性“破产”的可能。

7、信托公司:坏孩子早晚会被管教

吉林信托诈骗案,将信托行业偿付风险再度放到市场面前,用市场人士的话说就是“信托通过几年畸形发展,到了开始还债的时候了。”今年以来,从“青岛凯悦”到“三峡全通”再到“舒斯贝尔”,甚至包括目前事件走向尚不明确的*ST珠江信托融资展期遭拒一事,信托业风险一再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

资产规模从3606亿元到8.72万亿元,信托业只用了不到6年的时间。目前,我国信托资产规模已超过保险业,成为仅次于银行业的金融业“老二”。但信托大跃进的背后,却是风险隐患的暴露以及竞争加剧的隐忧。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6月28日至12月31日,信托行业合计有1537只产品将到期,其中有582只信托产品是2011年发行的。集中兑付为信托业带来巨大的压力,不排除会爆出信托兑付风险的案例。

舆论中,信托公司已经被当做”庞氏骗局“的典型。

历史上,信托公司曾经经历过一场清理。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信托有好几百家,后来经过清理整顿只剩了60多家。现在,信托业的风险积聚,“倒闭的风险很大”。经济学家谢国忠说。

尤其是在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高度依赖“影子银行”发行的单一信托将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此前,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认为,央行不会允许银行类金融机构破产,但不排除有信托或证券公司,在流动性问题、资产质量恶化的情况下,出现资本金短缺以至清盘风险。

据悉,《金融机构破产条例》已经在银监会部门内部征求意见,具体什么时候出来暂无时间表。但毫无疑问的是,一旦条例出台,信托公司很可能又将首当其冲。

8、第三方理财:或将倒闭600家

第三方理财机构主要靠销售产品来获取利润,其中占比最大的就是信托。今年以来,信托整体发行规模大幅下降、信托公司加码异地直销——上游行业的缩水,给第三方理财机构带来更大的冲击。“那些缺少核心竞争力的第三方理财机构或将面临被淘汰的危机。”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

作为领头羊,诺亚财富似乎已经感受到了这股“寒流”:其2011年年报显示,虽然全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90.6%、净利润增长107.9%,但是当年四季度这两项指标却分别同比下降了65.6%和16.8%。除了总体规模缩水外,第三方机构更大的压力是来自信托公司直销的冲击。

“去年洗牌的迹象已经出现了,影响最大的就是基金销售公司,今年信托销售公司的影响会更明显,洗牌不可避免。”上述业内人士分析。

而资金链一直是第三方理财机构发展的命脉,“在没有PE和股东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很多第三方公司随时都可能会倒闭;另外一些第三方公可能会暂缓规模扩大,包括之前很多计划设立异地分支机构或者网点的第三方也会暂时搁置计划。”上述业内人士坦言。并非任何第三方公司都有诺亚这样的实力,实现包销和成立强有力的产品研发团队,在这股寒流中,更多的第三方公司面临现实生存压力的考验。

南方一家第三方销售负责人也坦陈,这个行业本身就需要洗牌,许多第三方公司只是一两个人从银行或者信托公司出来,手中有一定的客户量,就成立上马了第三方公司,“其实,第三方并没有那么简单,需要有一定的门槛和筛选”。

一位金融机构销售业务高管表示:“第三方理财,要倒掉五六百家,才会像模像样的细分龙头出来。”

9、PE:99%PE投资机构会面临倒闭危机?

“错过了深圳,错过了浦东,不要错过天津滨海!”一句响亮的口号,曾是天津发展P E的招牌,天津也一度成为了P E天堂。不过,才仅仅几年时间,这个美誉就成了“烫手山芋”,不少公司和个人以私募投资的名义,涉嫌从事向社会公众承诺高额回报的非法集资活动,许多投资者被卷入了“庞氏骗局”中。

近期天津市官方对几年来一直沸沸扬扬的清理非法私募基金一事首次做出公开回应:天津正在妥善处理涉嫌非法集资等问题的26只私募股权基金,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

天津的案例是一个缩影。从曾经的“全民PE”热潮,到如今的谈PE色变,中国PE行业的急转直下,不过短短一年。盛宴过后,铅华褪尽。募资难、投资回报下滑、监管升级等一系列困难与挑战,似乎令PE的生存环境举步维艰。

2012年末,国内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领域内的一些主流研究机构发布研究报告声称:“在2013年,国内90%的PE投资机构会面临倒闭或转型的危机”这个说法是基于在以下基础上才成立的,因为目前在国内基本上90%的创业投资基金(VC)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PE)机构旗下所管理运营的真实性资金都是在人民币1亿元以下的。

投中集团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PE/VC行业成功募集资金数量高达503只,但进入2012年以后,市场遭遇募资困境,1-8月,已募资基金数量只有40只。不管人民币基金还是美元基金,募资上都出现大幅下滑。其中人民币基金从2011年的348亿美元募资额降到今年前8月的72亿美元;美元基金从2011年的44亿美元降到今年前8月的18亿美元。此外,LP与GP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不像两年前GP见LP有“初恋”的感觉,不少PE基金开始出现LP出资违约现象。

从大环境看,此前的PE泡沫是在流动性泛滥的背景下被吹起,如今的钱荒背景,会加剧泡沫破裂的过程。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