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爆红的“流星应用”脸萌和Yo,证明文字内容越来越不重要

爆红的“流星应用”脸萌和Yo,证明文字内容越来越不重要

19

0

0

2015-05-14 22:27:03

萤火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摘要】脸萌和Yo都是“流星应用”,产品的潜能将会很快被市场榨干,最终以极快的速度从我们的视觉红区和集体意识当中消失。但至少教会了我们以下三件事:产品未来与“数字二元论”息息相关;文字内容正在让位;“更小的小孩”正在进场。


YO

脸萌和YO,是近期兴起的两大移动应用,两者具备相似的特点——崛起的速度令人咋舌,但未来的发展又都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所谓“存在即合理”,无论它们未来的走向如何,是没落还是继续走红,脸萌和YO引起的这一类现象背后,无疑有很多值得探讨的东西。围绕这两款产品,钛媒体的多位作者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读者可以在钛媒体网站搜索栏输入关键词查询(在此推荐两篇文章:“脸萌是90后的脸萌,互联网是90后的互联网”和“为什么恶搞应用Yo值得百万融资?”),本文亦是对此的探讨。

一个拼接个人漫画形象的App,在6月的第一周里,用户数增长2000万,吸引了来自私募股权基金IDG资本的400万元投资,A轮融资计划近千万;一个只能向好友发送一个单词“Yo”的App,在上线之前拿到了包括Mobli CEO莫舍尔·霍盖格(Moshe Hogeg)在内的120万美元的投资,在愚人节上线之后,用户已经互发四百万条Yo,成为以色列排名第一的iPhone应用——这是脸萌和Yo一鸣惊人的故事。

针对脸萌和Yo的走红,评论界瞬间划分成了两派,一方认为这其中有很大程度的资本泡沫,就产品本身而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另一方则认为物有所值,不为别的,如此多的活跃用户就已经值得投资方买单。不过比争辩更加发人深省的是,大家都得出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脸萌和Yo都是“流星应用”,产品的潜能将会很快被市场榨干,最终以极快的速度从我们的视觉红区和集体意识当中消失。

不过,短暂的灿烂并不代表这类产品不值得关注。脸萌和Yo,至少教会了我们以下三件事:

脸萌和Yo教会我们的第一件事:产品未来与“数字二元论”息息相关

“数字二元论”(Digital Dualism)的观点认为我们的虚拟世界和现实是彼此割裂的,比如Instagram和Facebook上的人与事真实程度已经越来越低,很多来自于人工美化。在脸萌和Yo中,脸萌是站在“数字二元论”这一侧的,它用漫画来表达不易表达的个人情绪和心理状态,挖掘“成年儿童”的童心,这是脸萌的用户痛点,而这一切,和真正的现实情况是截然不同的,漫画仍旧走不出虚拟世界。从目前的产品发展方向来看,“数字二元论”正在逐渐成为过去时,纯粹的虚构难以对产品进行强有力的支撑,这可能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脸萌成为“流星应用”是一种必然。

Yo的走红与脸萌不同,同一词汇“Yo”在不同语言环境中会产生不同的语义变化,上司发来的Yo很可能是工作提醒,家人发来的Yo很可能是嘘寒问暖,恋人发来的Yo可能代表思念,新闻网站的Yo可能只是告诉你有新资讯了。此外,在不同时间里,Yo的语义也会发生变化,凌晨两点的Yo和早上九点的Yo,即便来自于同一个人,也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

Yo的魔力就在于它其实是依靠用户的想象力来工作的,你认为Yo是什么,Yo就是什么。同样,Snapchat、Secret和国内悄然走红的无觅,都和Yo一样,站在了“数字二元论”的反面,将虚拟产品变成现实的外延,弥合二者间的割裂状态,这是未来产品的大趋势。所以对创新性的产品来说,如何理解“数字二元论”,某种程度上可能决定着产品的未来。

脸萌和Yo教会我们的第二件事:文字内容正在让位

不久前,在Twitter上的一个小伙子,在知道女友给自己带了绿帽子之后,他用一连串的表情进行了回击,无匹的犀利让他瞬间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爆红。这验证了App Annie的创始人伯特兰·施密特(Bertrand Schmitt)的话,“人们正在迈向更加图形化的交流方式”。

脸萌完整商业模式的第一步,我认为也一定是作为社交场景下的表情配图,但脸萌需要在个性化探索上走得更远。同时,在Yo的启示下,脸萌是否可以着手开发只可以发送表情的社交应用呢,我认为完全可行。在此之前,脸萌需要建立庞大的图库,LINE拥有10000多的自有贴图图库,每天用户可以发送18亿条贴图表情,这项数据给脸萌应该可以带来一些启示。

Yo进一步证明了社交产品中文字内容正在让位,是越来越不重要的事情,只说一个单词,可能无法形成有效的信息沟通,但完全不影响感情与情绪交流,甚至比酝酿语言更加轻松准确,因此Yo的用户应该还会进一步增加。但同时,Yo会需要另一款社交产品进行辅助,以应对用户真的有话想说的情况。所以,Yo处理了前戏的部分,重头戏还是会留给微信、LINE这样的产品。虽然只负责前戏部分,但前戏意味着一条入口,这是Yo最大的想象空间。

脸萌和Yo教会我们的第三件事:“更小的小孩”正在进场

原中国移动的董事长王建宙在尼葛洛庞帝的演讲上发言说,“下一个十亿手机用户”和“下一个十亿互联网用户”将出现在年龄的延伸和区域的延伸中,其中年龄的延伸,指的就是“更老的老人”和“更小的小孩”。无论是中国的脸萌,还是以色列的Yo,我们能感受到的是,“更小的小孩”已经在进场了,90后甚至00后,他们正在成为市场的主要力量,是他们在影响广大的80后、70后甚至60后。所以,无论是脸萌还是Yo获得的投资,投资方看重的应该就是“更小的小孩”所代表的未来。历史的经验已经表明,站在这一代人的视角预测下一代,是毫无精准度可言的,作为一个“老年人”,我其实迫不及待地,等待着由“更小的小孩”选择出来的产品向我涌来,因为他们正在大海的中央。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