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产品经理 > PayPal帮如何重新定义成功(上)

PayPal帮如何重新定义成功(上)

119

0

0

2015-09-11 00:01:12

萤火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Papal 帮根本就不是什么黑手党,而是流散犹太人之总称。

大体上可以这么说,他们烧毁了我们的庙堂,把我们逐出自己的故土。因此,我们流落到地球的各个角落,不得不建立新的家园。

Paypal 前 COO,Yammer 现任 CEO David Sacks 是这样描述 Paypal 帮的。所谓的“他们”指的是 eBay,这些创始人的出走部分要归咎于 eBay,而 PayPal 的成功也有 eBay 的部分功劳。

能从开始创办走到最后退出的初创企业是相当罕见的。而退出价值能超过 10 亿美元无疑更为少见。但退出能成为地方经济复兴与某种特殊投资类型的催化剂的更是凤毛麟角。

尽管这样的事情发生概率极低,但 Paypal 做到了。2002 年夏,PayPal 被它的创始人卖给了 eBay,其团队成员则继续成立了几家最重要的初创企业,同时还做出了一些有史以来最具战略意义的投资。

PayPal 帮,一个被硅谷带着喜爱与敬畏使用的词汇,其定义是 IPO 前的山景城 PayPal 团队,或者是或者被收购前的山景城 PayPal 团队,使用哪一种定义要取决于你问的是创始团队中的哪一位成员。这听起来似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但如果你知道 PayPal 的 IPO 仅仅比被收购早了几个月,也许就会认为那种定义上的区别纯属斤斤计较。根据前 PayPal CEO Peter Thiel 的估计,PayPal 帮的成员大约有 220 人。这其中并不包括那时候在内布拉斯加奥马哈市运营的 700 人客服团队。

这 220 人继续创业,此后又成立了 7 家不同的“独角兽”公司。所谓独角兽,指的是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公司。这 7 家公司里面,其中有 2 家的估值超过了 100 亿美元。这些公司分别是:

  1. 特斯拉汽车 – 市值275亿美元
  2. LinkedIn – 市值204亿美元
  3. Palantir – 市值90亿美元(股份不公开公司,估值)
  4. SpaceX -市值70亿美元(股份不公开公司,估值)
  5. Yelp -市值52.6亿美元
  6. YouTube – 收购价16.5亿美元
  7. Yammer – 收购价12亿美元

为了进行对比,我们可以看看 Google 的员工。Google 的员工数大概是 2 万人到 3 万人之间,但由 Google 员工创立的独角兽却更难找到。Thiel 估计 Google 员工成立的独角兽公司大概只有 1 到 3 家,且没有一家的估值接近 100 亿美元。

如果 Google 的独角兽公司数为 2 的话,那么就意味 PayPal 以 1/100 的人力达到了 3.5 倍的效果。换句话说,PayPal 成员诞生十亿美元公司的成功率是 Google 的 350 倍。

那么 PayPal 不一样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呢?

踏上征途

1998 年,Max Levchin、Peter Thiel 和 Luke Nosek 三人创办了 Confinity(FieldLink, Inc 的前身)。Thiel 和 Levchin 两人是在斯坦福大学结识的,Thiel 在那里做了一个嘉宾讲座之后两人就开始致力于数字钱包概念的实现。开始时,公司主要的聚焦点是发自 Palm Pilots 等 PDA 设备的移动支付,但 Confinity 的一位员工最终开发出了一种通过电子邮件转账的方法。1999 年,这一服务变成了 PayPal。

随着产品越来越受欢迎,并在 eBay 平台上进行了初步整合,Confinity 与 Elon Musk 的 X.com 进行了合并,并采用了母公司的名字。最终在 2001 年夏,在作为产品的 PayPal 取得成功后,公司采用了 PayPal 这个名字。


IPO庆祝日的活动之一是Peter Thiel(右)与PayPal员工玩国际象棋车轮战。David Sacks(中)是唯一击败Thiel的人。 图片:David Sacks/PayPal

从很多方面来说,PayPal 的早期故事都是非常独特的,但其背后的人的故事则更加独一无二。

“我们创办 PayPal 的时候,我记得跟 Max(Levchin)早年进行过一次谈话,内容是我想创办一家人人都能成为好朋友的公司,即无论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友谊可长存的公司,”前 PayPal CEO Peter Thiel 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非常乌托邦的东西。我们不仅雇用自己的朋友,还招那些我们认为可以成为真正的好朋友的人。”

其中的许多友谊始于斯坦福。Keith Rabois、David O. Sacks、Reid Hoffman 以及 Ken Howery 几乎都是同期进入斯坦福的,且大都先后被 Thiel 招入了 PayPal。Max Levchin 也从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那里招募了一些开发者和以前的同学。

其独特之处在于,大多数早期的PayPal员工,以及PayPal帮都是通过一个朋友圈而非猎头招来的。Sacks说这些都是“一路货色”。他说这一点解释了为什么这些人一开始都有着如此强烈的创业专注。

但拥有一支顶层团队并不能让 PayPal 免于遇到麻烦。实际上,PayPal 的故事,以及其员工的成功,部分都要追溯到团队早期所面临的特定问题和相关解决方案。他们遇到的其中一些主要问题包括:

—被消费者接受
—欺诈
—监管问题
—Visa和Mastercard的敌意
—来自eBay的竞争

“可以说初创企业有可能碰到的所有主要问题我们都碰到了,因此大家对于处理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类型都有了应对的经验,”Thiel 说:“这些问题解决起来都不容易,但我们还是找到了解决办法。”

这些问题产生了压力,团队必须对此作出响应。PayPal 团队没有被问题压垮,相反,他们把压力当成了维持“疯狂的专注”(前业务拓展执行副总裁 Keith Rabois 语)的手段。

“环境非常紧张,所以跟保护好这艘船和确保我们的船不会沉相比,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未来的问题,” Rabois 说。

压力也能锻造出钻石。Sacks 说现在的许多常见功能(包括新初创企业里面的一些功能)都是由 PayPal 第一家实现的。

1、 首先推出病毒式应用的公司之一:PayPal 用户可转钱给没有账号的人,但后者要想领钱就得开户。

2、 首先采用平台战略的公司之一:Sacks 说 PayPal“基本上就是一款基于 eBay 的 app”。

3、 首先提供嵌入式小部件(widget)的公司之一:用户可将 PayPal 支付标志放到 eBay 拍卖上。嵌入式内容后来成为了 YouTube 及其壮大的关键。

4、 首批依赖互动式产品策略的公司之一:功能只要开发完成就马上发布,不受产品周期的支配。

PayPal 的企业文化也与众不同。Rabois 把这种文化描述为“对抗性”文化,称为公司提供的想法可在充分的辩论中冒出来。

空降过来的管理极少发生。相反,PayPal 一般都是内部晋升,而且是部门的先进员工成为该部门负责人。比方说,所有设计师均向首席设计师汇报,而首席设计师应该就是最好的设计师。刚获得 MBA 学位的工作申请人往往会被拒绝,因为这些人的灵活性不够,不足以处理产品迭代。

“我觉得 PayPal 在很多方面都是现代硅谷初创企业的模板,”Sacks 说。

比方说,Facebook 那条“快速行动、打破陈规”的开发者座右铭就显示了敏捷概念和互动式产品战略,这些东西现在已经渗透到硅谷的初创企业之中。

尽管这些实践做法很多现在似乎已是司空见惯,但要知道,15 年前的硅谷情况是很不一样的。Rabois 说现在他跟别人交流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目前硅谷的运作方式是一直如此的。

“我觉得由于现在的许多人还比较年轻,所以对我们那时候是如何的离经叛道是缺乏理解的,”Rabois 说:“我们就是一群不合时宜的人。无论是在思想意识上或者是在文化方面,我们都远离硅谷的中心。但有趣的是,在非常短的一段时间之内,我们就从极端异类变 成了受到官方承认的群体。”

从某种意义来说,PayPal 无疑是网络泡沫时代的产物。该公司曾自诩其月烧钱率达到了 1000 万美元。然而,PayPal 团队经营企业的方式是硅谷前所未见的。

用自己的办法做事令 PayPal 团队得到回报。2001 年末,PayPal 提出 IPO 申请,随后又在 2002 年 2 月实现了 IPO。据 PayPal 网站的资料,公司上市首日股价就飙升了 54%,以每股 20.09 美元报收。

IPO 之后,在 2002 年 6 月的一次 eBay 用户大会上,eBay 用户穿上了 PayPal T 恤来表示对 PayPal 集成进 eBay 的支持。1 个月后,PayPal 同意出售给 eBay,同年交易完成。

 

编者注:此文是Conner Forrest的文章,原文发表在TechRepublic上。

本文编译自:techrepublic.com

原文来自:36KR

 

paypal帮如何重新定义成功系列文章:

PayPal帮如何重新定义成功(下)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我要评论 我要评论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