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界网

首页 > 教程经验 > 设计师必看系列:从无到有!谷歌的设计美学

设计师必看系列:从无到有!谷歌的设计美学

149

0

0

2015-04-23 18:51:57

萤火

分享一下,又不会怀孕!

本作品为转载作品,版权为作品原作者所有,感谢上传者的分享!

3016268-slide-p-179-feature-google-the-redesign

 

这会是一篇和《设计师必看!苹果设计历代启示录》一样备受欢迎的文章,值得设计师仔细阅读。

靠搜索起家,广告业和地图业的霸主,没错,说的就是谷歌。

曾经谷歌的设计饱受诟病,”只追求功能,不追求外观”。但是很快的,谷歌无师自通,自学成才,设计水平提高的很快,这个行业巨人变得比以前更强大了。

3016268-inline-i-6-179-feature-google-the-redesign

Matias Duarte 安卓设计总监

 

“我过去一度认为谷歌不重视设计师”

炎炎夏日的某个下午,穿着红黄印花T恤、紧身卡其裤、带着白色太阳镜的Matias Duarte跟我说了这番话。我们当时坐在Plex的谷歌会议室里面。他有一头很短的卷发,看起来更像是个夜总会服务生,而不像是谷歌的工程师。但实际上,Duarte是移动软件业颇有盛名的设计师。早在2000年,他就在Danger公司领导设计团队,在Danger他帮忙设计了Sidekick,这款手机问世后,迅速风靡了名流社会,因为这款手机发短信很方便。后来,他又领导团队研发了饱受赞誉的Palm移动操作系统的用户界面。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Durate 曾获得37项手机发明专利。

谷歌付出了很多努力,谷歌的美学目标很明确:简约到不能再简约。谷歌认为最好的用户体验是”隐形的”

三年前,谷歌联系了他。这家搜索公司急需人才,来提高Android的外观和操作体验。但是Duarte当时满腹狐疑:他觉得谷歌想要的东西和他的设计理念有点不符。”当时谷歌有个恶名,他们能把一切好设计都糟蹋了。”Duarte如是说。”这就是那时候的公认观点。”

然后呢,Duarte就去和创始人拉里佩奇以及谢尔盖布林做了次谈话。他们说想要调整谷歌的设计方法,想让谷歌更”接近”设计。这次谈话让Duarte很惊讶。

“他们谈到了设计对用户的冲击,这次谈话让我豁然开朗,原来谷歌这帮人也很重视设计啊!”

Duarte又补充一句。

“只不过当时的谷歌不知道该怎样设计出好的东西。”

Duarte接手了这份工作;现在他是安卓的设计总监

———————————————————————————————————————————————————————————–

拓展阅读:

Matias Durate和他的产品们:

1235282374186953

SideKick II(WebOS)

 

12352811039980805

Helio Ocean(WebOS)

honeycomb1

Android 3.0

original

 

Nexus 7(Android)

———————————————————————————————————————————————————————————–

本文讲述的是谷歌如何无师自通,掌握设计的故事。谷歌如何从设计门外汉一步一步,逐渐变成了设计业导向标。
2年前,佩奇成为了公司的CEO,谷歌开始转型,2年前,谷歌很出名,它是设计二流的搜索巨头。2年后,谷歌更出名,推出了很多简约、令人震撼的经典产品,随处可见。2年后的谷歌在硬件和软件市场中也能分一杯羹。实际上,转变是渐进式的,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个过程。但是你可以打开你的安卓手机,你可以翻开手边的Chromebook,你可以感受一下Google Glass带来的惊喜体验,再想想2年前的谷歌,两年前他们有这些产品吗?谷歌现在正在努力的打造一个充满科技、体验优秀的世界,这让人不禁想起苹果。

而现在的谷歌公司内部,大家都对佩奇赞不绝口。

 

109877-1280

Sundar Pichai,谷歌副总裁,安卓总裁

“拉里提高了公司的整体设计水平”

安卓、Chorome、谷歌应用高级副总,Sundar Pichai如是说。

“现在设计被优先考虑。拉里让整个公司的人前所未有的重视产品的设计。”

佩奇——他喜欢让设计团队多多发表看法——这导致最近几年谷歌公司的设计作品是前几年的数倍,在今年七月的的谷歌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他告诉分析家。”我们的目标是设计一切,并且保持美丽的简约感。”

这种改变的影响是巨大的。曾经在设计上,苹果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苹果的产品像美丽的气泡一样充满了愉悦性,消费者愿意为快乐的体验买单,因此苹果的利润空前的大。谷歌意识到了这一点,要是谷歌也能具有这种左右趋势的魔力,会怎样?

尽管去年苹果宣布在iOS6中放弃谷歌地图,苹果打算用以及的地图应用取而代之。但是我们依然从那时的谷歌地图中窥见谷歌在设计上的用心。没人会质疑谷歌应用的质量和准确性。让我们感到震惊的是,谷歌地图在视觉效果上的提升——还记得iPhone上早期的谷歌地图吗?有着古板、毫无生趣的界面。而新版的谷歌地图,简洁,易用,视觉上甚至比苹果自己的地图应用都要好。这似乎是这家公司新的绝招:利用压倒性优势的云搜索和云数据,结合以简洁、通用性高的界面,打造更强的体验。相信谷歌利用自己无与伦比的优势,能够在设计上厚积薄发,而这,将成为苹果CEO Tim Cook的噩梦。

如果你问谷歌公司的设计师,这种大转变是从何时开始的?他们会给出一个确切的日期:2011年,44日,佩奇成为谷歌CEO的那一天,也是谷歌设计师灵感解放的开始。上任一周后,佩奇召集了公司所有的顶尖设计师,产品经理以及高管。他向他们描述了他心中谷歌未来的设计美学。佩奇的不光有理念,还有详细的计划,佩奇的理念和设计师的想法不谋而合。首先,佩奇提出,谷歌公司没有一个统一的设计理念,谷歌旗下有一大堆站点、一大堆服务,每个项目的负责人都按照自己的设计理念去执行设计。这让谷歌的设计看起来非常怪,风格不一致。用户在谷歌的服务间切换时(比如说从搜索切换到学术)可能界面会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体验不一致,而且对于品牌形象也不利: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公司的多种产品,倒像是竞争对手出的产品,为什么?设计风格完全不同啊!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谷歌的设计缺乏美。

3016268-inline-i-2-179-feature-google-the-redesign

Jon Wiley 谷歌搜索的设计主导

 

“谷歌的精神是简约、实用,但是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设计”

Jon Wiley如是说,他是谷歌搜索的主要设计师。问题的原因可能跟公司文化有关,谷歌曾经以”把设计师当成工程师”而出名。

2009年,谷歌前设计主监,Doug Bowman(现为Twitter的设计主导),写了一篇文章,严厉的批评了谷歌,说谷歌片面的把数据搜索、数据分析的经验照搬到设计上,作为设计主监,连网页背景色的决定权都没有,最愚蠢的就是”41种蓝”。(工程师会照本宣科的对41种蓝色阴影进行测试,以确定哪一种性能表现最佳。)

———————————————————————————————————————————————————————————–

拓展阅读:

臭名昭著的41种蓝

41shadesblue

 

鲍曼在他的博文中还直率地指出,谷歌管理层在对待产品外观设计事宜的态度,多是从计算机代码、人机对话大前提着手,而缺乏艺术设计的基本素养。他还不点名地指出,谷歌负责用户体验的美女副总裁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掌握着产品外观设计的”生死大权”,但她本人就没有多少艺术眼光。

鲍曼当时在博文中写道:”确实如此,如果谷歌内部一个团队无法决定该采用哪种蓝色背景,他们就会对41种蓝色阴影进行测试,以确定哪一种性能表现最佳。我最近与人(注:指梅耶尔) 进行了争执,主要是讨论一个图像的边框究竟应该是345个像素,并要求我拿出数据加以证明。我对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要加以讨论越来越心生倦意。除谷歌外,世界上还有很多艺术设计的工作需要去做。”

6万美元与最喜欢的设计师共进午餐

尽管梅耶尔自认是技术奇客,但是她却不像普通奇客一般在着装上不拘小节。追逐时尚、保持有品位的生活是她的一大爱好。

梅耶尔喜欢穿名牌,用名牌。早在十几岁的时候,她就曾为了攒钱买下最新款的GUESS而去帮人家看小孩。梅耶尔认为对于时装的一个原则就是外套一定要买好的。梅耶尔有件绿色外套绣有精细的金色饰边。朋友们都称之为”沙皇皇后”外套,因为它看起来很有俄罗斯风情,让梅耶尔一下子就显得雍容华贵起来。

在去年2月份的纽约时装周上,梅耶尔与她最喜欢的设计师奥斯卡·德拉伦塔一起吃了午饭,听取德拉伦塔的时尚指点。这个机会可是梅耶尔在一次慈善拍卖上用6万美元买下的。照梅耶尔所说,这是她”在时装上挥霍的最大一笔钱”。

(编者注,个人认为雅虎最近的Logo设计颇为失败,可见Marissa Mayer在艺术上真的没什么眼光,附庸风雅之徒。)

———————————————————————————————————————————————————————————–

用户一直在变,需求也在不断变换。十多年前,使用谷歌服务的计算机都是丑陋的桌面工作站(那时候苹果的设备还算很稀有),因此,在乎美感的人也比较少。”你说一个Dell商务机,做的那么漂亮,合适吗?”但是触摸屏设备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固有的观念。”人类几千年来,一直在和实体物品交互——主要通过触摸来交互,”Wiley如是说,随着精致、便携的触摸屏计算机的出现,随着苹果以iPhone重新崛起——用户用手驾驶汽车,穿衣服,使用产品,现在用户用手的触控便能操作智能计算机,轻轻松松,无需复杂的按来按去。”我们在现实世界中交互所产生的经验,变成了我们在虚拟世界中交互的期望”Wiley又补充了几句。谷歌的设计师需要处理他们之前从未考虑过的问题:这款产品用起来感觉如何?体验是友好的,是令人感到愉悦的,还是让人感到迷惑?设计美观吗?

 

谷歌产品

Chromebook Pixel Laptop

很精致,触摸感很赞,唯一的限制是仅运行Chrome OS($1,449)

Nexus 7 Tablet

不仅比iPad Mini便宜,而且分辨率更高。($299)

Chromecast Streaming TV Dongle

这是谷歌对Apple TV的回击,精致而又迷你,几乎”隐形”的设计

Google Glass Headset

脸上佩戴个电脑?一般人都不会认同这种设计。但是谷歌开发了谷歌眼镜,展现了设计的弹性和他们在设计上的雄心壮志。 (价格待定)

 

2010年,谷歌做了一系列用户测试,研究用户对安卓的感受。结果让人感到危机四伏。

“很多人都觉得安卓系统很有用,很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是他们就是不’喜欢’安卓,”

Duarte如是说,安卓系统具有机器人一般的能力。

“这让用户感到很智能,智能?我觉得是一个贬义词,而不是褒义词。有情感的设计我们一点没有考虑到,冷冰冰,死板。”

这就是当时谷歌产品给人的印象,当你使用谷歌产品时,你感觉压力巨大,功能虽然很完善,但是不易于操作,不像苹果,让人有一种热情的感觉。

佩奇提出了两个设计上的目标,美感以及一致性,然后浓缩为一句话”一个美丽的谷歌”跟苹果不一样,谷歌不会强行提出一个理念,让员工执行。佩奇对设计严格把关,不断的要求修订。

3016268-inline-i-4-179-feature-google-the-redesign

Jonah Jones 谷歌地图的设计主导

 

“拉里不会跟我们说,’嗯,我觉得谷歌地图该这么设计,你按我的想法做。’”

Jonah Jones,谷歌地图设计主导如是说。

“当你的作品很棒时,他会赞不绝口,说’还能改善改善,让它再棒一点吗’当你的作品一般时,他会说,’嗯,再想想,你的作品还能更好’”

其他设计师同意这种观点:”佩奇从来不会给你提出确定的设计理念,这样会影响个人创意的发挥,而且他要求严格,一丁点错误都会让你改。”

“只有CEO能让整个公司重视某件事情,比如说,设计。”

Wiley如是说。佩奇雷厉风行,对进度要求严格,希望夏末就能得到谷歌重设计的初稿。

“当时我一直在提醒自己,立秋快到了。”Wiley开玩笑说:“我当时都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在截止日期前完成

———————————————————————————————————————————————————————————–

拓展阅读

Jonah Jones和谷歌地图

4791526c0a19dea6b1660805c24e8d79 a4eb70516ac8f3d3cac4f1349cccee2d

 

googlemap

越来越简化,越来越智能,当然,也越来越美。

———————————————————————————————————————————————————————————–

 

谷歌设计的新计划诞生于Googleplex的一次封闭会议,当时是2011年,在佩奇办公室的隔壁展开,很多设计公司的顶尖设计师聚集在一起——自从谷歌诞生以来,这可是第一次!

他们聚集在一起敲定谷歌公司标志性产品的新外观。这对谷歌公司的意义好比当年人类登月一样,表面的一小步,却是公司整体观念转变的开始。在那里,设计师们夜以继日的思考、讨论、改进泡沫板上的各种设计方案。此时此刻,谷歌的转变开始了,从一个小团队对设计的偏执追求,逐渐扩散到大团体,最后整个公司的人都开始重视产品设计!在夏季结束之前,帮人完成了谷歌重设计方案,非常具有一致性,谷歌搜索,谷歌邮件,谷歌地图,谷歌日历。

他们完成了联系紧密,具有一致性且美观的设计。这是谷歌新理念的揭幕。

 

google-now-cards

卡片式设计

当你打开谷歌搜索应用时,你会感觉非常空旷——大量的留白区域,简约的字体和图像。但是触摸搜索应用的文本框时,会进入 Google Now,同样的智能助理功能,这是对Apple’s Siri做出的应对。Google Now的主要设计理念是”卡片式设计”——精巧、白色的信息框,让人忍不住要触摸一番;用户可以通过滑动和触摸来操作。卡片式设计现在在谷歌的产品中广泛应用,从G+到搜索引擎到Gmail再到谷歌眼镜,卡片式设计是信息呈递的优良设计解决方案。能够以优雅、简洁的方式呈递大量信息,这样用户就不会感到信息过载。

我们仔细瞧瞧字体。文本的布局,整体的外观,感觉非常的具备可读性,而且看起来非常的大气。配色简单,图标浓郁,但是异常简约。和苹果的天气应用相比,Google Now的卡片设计既友好,更易用。主要还得归功于字体设计和图标设计。好了,我们使用Google Now,大声的问一个问题,给出的答案非常精确——这经过了我自己和很多用户的测试,这比Siri好用多了——应用能够很智能的理解你的意思,并且给出答案。

设计师一旦有了成熟的设计理念,他们便会向产品经理和工程师简述想法。然后他们会开一个会,讨论如何设计产品,敲定之后会成立一个大组,专门负责此产品。最后,像谷歌所有产品一样,Now在不同团队的通力协作下,顺利完工。Duarte坚持认为Google Now是谷歌的突破点,因为Google Now这产品,谷歌卖的是创意,而不是技术。Pichai说Google Now的模式适合在今后一直沿袭下去,希望能成为谷歌的设计模式。

“简约,对用户来说非常贴心”

Pichai如是说。

“如果你召集了一组人讨论产品,而其中很多人非常在乎产品的设计,那么自然而然的,设计便成为了产品的核心要素。”

 

而这对谷歌的意义在于,设计流程终于起到作用了,可以达成产品设计的一致性。虽然在门外汉看来,现在好像和过去一样,设计似乎没什么规范的流程。现在的谷歌设计师给予了更多的权力,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应用和页面的设计风格。但是为了防止他们彼此风格差距太大,太个性化,产品团队会和UXA小组一起,检查设计是否符合一致性原则。设计师Wiggins是UXA小组的领导,虽然他的工作是审核设计,但是他有点不情愿:他不想用确定的准绳去衡量设计。

UXA小组有几条强制性的设计规范,这样就能防止设计师设计的太过信马由缰,从而造成整体设计风格不一致。不过除了规范规则之外,谷歌新的设计模式更依赖于对话和合作。谷歌鼓励设计师进行不同创意、不同风格的尝试,鼓励他们自我挑战、发表自己的创意。他们会通过email和IM保持交流,当他们面临特别棘手的问题时,他们会开会讨论。

“这可不是集权管理”

Wiggins说。

“我们合作的很愉快,而且联系紧密,我们经常交流的目的就是为了设计出更好的产品。”

部分设计师把这种改变比作生物学上的进化。

3016268-inline-i-3-179-feature-google-the-redesign

Jason Cornwell Gmail设计主导

 

“当应用设计师彼此交流时,创意正处于萌芽的状态”

Jason Cornwell如是说,他是Gmail的设计主导。

“交流时,经常会产生一些非常棒的创意,而且往往一开始听起来比较怪,如果按以前的设计模式,这种怪异的创意立马就会被扼杀。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们会热烈的争辩、讨论,最后打造出满足用户的设计。而且,如果一个团队有什么好的想法和改变,如果确实行之有效,那么其他团队会立马采纳这些新想法和新创意,大家彼此学习,彼此提高。”

这样整个谷歌的设计系统不断的升级、进化、更新。

 

概念如何量化?美又如何测量?这是谷歌旧有设计思路所遇到的问题。过去,谷歌设计师很尴尬,他们需要依赖用户数据进行设计优化。设计的好坏评定取决于用户登陆状况。现在数据与设计的关系完全不一样了,1年前,Gmail加入了一个弹出的撰写窗口,这样当你写新邮件时就不会占用全部屏幕了。为了确定这个弹出窗口的尺寸,设计师咨询了谷歌数据人员,询问他们”用户所能接受的窗口高度、长度的平均值是多少?一般一封信的信息量多少?多大窗口才够?”等问题。Gmail的设计师同时也注意到大部分人从来不用文本格式选项,比如斜体、加粗这些选项,因此他们隐藏了这些按钮。你看数据就是这样,非常高效的帮助设计师进行设计,同时也能让用户感到更舒服。

 

不过依然有很多人争论,认为不能依赖数据而设计。在苹果这种领导人强势的公司,这种争论会被高管的命令压下去。而在谷歌,以精英式管理而著称的公司,可不会这么做。不会仅仅因为你是老板而盲目听从你的意见。如何确定一个事物的美丑高低?什么样的设计才算美?很多谷歌设计师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无法把抽象具体化表达。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问他们,”什么是谷歌的设计美学?”他们会回答你:”一种以简约、深度、隐形为理念的设计观。”谷歌的核心服务——搜索,地图,翻译——在技术上非常棒。但是未免太冷冰冰了,如果,谷歌能让他们技术看起来像魔法就好了,没错,更像是一种暖心的魔力,而不是一种毫无感情的科技。这就是谷歌现在的目标。

我们可在Chrome浏览器中窥见谷歌的设计野心,Chrome,这个名词过去用来描述窗口、界面、菜单、工具栏。设计团队的目标是大幅减少按钮,让设计变得隐形。Google Now的设计理念也差不多。非常智能的预估你的需求,然后在你需要时适时的给出信息。我们看看Chromecast, 谷歌最新的流媒体电视设备,小得几乎看不见。

“对用户来说,隐形、迷你的设计是最美的”

Pichai如是说。

而谷歌在安卓和Chrome上的长期设计策略也立足如此。在大幅提高自身应用的质量后,Pichai说谷歌现在会致力于打造一个”设计理念”的平台,这样就能保证第三方应用和官方应用的一致性。

“当你在屏幕上点击应用,界面转换时,效果、视觉风格一直吗?动效的设计如何,是否让用户感觉更加直观、更加自然?如果安卓平台上所有的应用都能够衔接的自然,那么安卓将非常的美,无缝的切换、一致的风格也能愉悦用户。”

所有的这些努力,都只是为了一个美学理念:隐形。最美的用户体验是见看不见的。

 

 

3016268-inline-i-5-179-feature-google-the-redesign

Isabelle Olsson 谷歌眼镜设计主导

 

谷歌的工业设计师Isabelle Olsson 正在努力实现最简洁的设计——同时也是颇具挑战的设计——她要将谷歌的科技隐性化。两年前,Olsson在Fuseproject工作,这是伊夫贝哈尔在旧金山的设计公司,当她收到谷歌招聘人员的电话时,她被告知谷歌在寻找能够完成一个大项目的人。英语带着点瑞典味儿的Olsson一路过关,最后留了下来。

“有些问题真的特别怪”

她说,

“比如会问你,你喜欢黄色吗?”

在谷歌工作有点怪。工程师向她展示了一个3D打印的塑料眼镜框架,没有镜头,每一边都纠缠了一堆电子元件。Olsson的工作是将这堆丑陋的电子元件处理掉,换以精致小巧的、能够显示数据的屏幕,同时也处于佩戴者的视野范围内。而且要让这个”小眼镜”佩戴舒适,能够被社会认可,还要够时尚。

 

Olsson向我展示了她在谷歌眼镜两年研发中所设计的原型。两年中,眼镜逐渐变得精巧、圆润、易于穿戴。测试版有42克,能够稳当的夹在你的脸上,而且够时尚,效果也不错。

“这是前所未有的产品,我们也没可供我们参考的先例”

Olsson说这就是她和团队遇到的问题。

“通常设计都会是这样的:作为设计师你会浏览市面上的产品,找到一款之后,你会说’这个产品不错,我们来改进一下,加入点我们自己的东西,然后进行推广销售。’而谷歌眼镜呢?谷歌眼镜前无古人,我们只能凭借自己了。’”

 

没错,现在谷歌眼镜还没有被社会广泛接受,这项技术让人感觉太新奇,很多人会本能产生抗拒。但实际上Olsson和她的谷歌眼镜设计团队正在努力的创新,努力的面对美学挑战,努力的去征服大众审美,从而展现谷歌在设计上的野心。

 

———————————————————————————————————————————————————————————–

拓展阅读

“一减再减”的谷歌眼镜

Google-Glass-prototypes-1

Google-Glass-3d-print-prototype GoogleGlass_15 Isabelle-Olsson-designer-behind-Google-Glass

———————————————————————————————————————————————————————————–

Duarte,安卓设计总监,他也说,正是谷歌这种庞大的设计野心吸引了他。

“我感觉未来的谷歌将是设计巨头”

他说。

“谷歌成为最棒的设计公司是必然”

Duarte指出,谷歌是为数不多的、敢于尝试下一代设计,敢于为未来下赌注的公司,比如自动驾驶汽车和面部可穿戴设备,更智能化的未来离不开设计。

Duarte还说,谷歌进化的另一个关键在于谦逊:谷歌审视了自身的文化,发现他们太轻视设计,处理问题太公式化。而现在,谷歌已经改正了他的问题,更好的适应了当下充满变数的环境。

谷歌,新的设计模式,定义了谷歌风格的美学。

GOOGLE

 

原文地址:http://www.fastcodesign.com/3016268/google-the-redesign
翻译:@MartinRGB
转摘请注明网译文出处,谢谢各位小编。

 

已有0人赞过

+1赞

认真评论的都成大咖了

还可输入1000个字

  • 刚刚
  • 登录优界网 ×